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jump/佐藤正午(未讀勿入)



  這本小說與其說是推理小說,倒不如說是一本「如果」小說。看過雙面維若妮卡嗎?如果她趕上了那班電車,她就會經歷這些;要是她沒趕上,那麼就會遭遇那些。

  如果她沒去買蘋果、如果那時我沒有喝醉。這麼多如果堆疊起來的,是一個再也無法改變的事實。回憶如果,其實是一個徒勞而耗費心力的的追尋。畢竟我們無法也無從確認,若是那個如果成了真,萬物隨著維若妮卡的遭遇而改變,或是如同蝴蝶效應的主角一般,無論改變了哪個小細節,最終的結局終究令人心碎。

  然而我們仍然好奇著如果的如果。

  我無法理解的是為何主角能夠一臉悠哉的在一個女朋友消失的同時繼續跟另外的女朋友約會。難道完全沒有想到雙重生活曝光的可能嗎?這種沒神經的傢伙居然還有女人搶著要,真是異常的超乎我的想像之外。

  書中有說到,若是能夠冷靜的回過頭去看,假設如果,那麼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已經準備好去面對現實的一種表現。對於這種說法我不是百分百的認同。就我的經驗而言,雖然也許能夠這樣的稱呼「如果當時」的想法,然而更貼切的,毋寧說是對現實的一種不滿與失望,期待著當時若是「選擇另一條路」的自己,現今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呢。依照著這種想法,才會衍生出「如果當時...」的思念。

  對於書中所示的,因為買鞋子而失去女友的例子。我只想很宿命的說,若是一個前男友就能讓女友跟著跑掉,那麼就算勉強下去,也許終究也只有慘烈的分手在等待著吧。只是男方能夠比較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已。話說回來,這本小說裡的男人看起來好像都活在霧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他們只會發出微弱的問號。或者說,是作者的寫法讓他們成為只能如此發聲的樣貌吧。無論是哪種,這種人看起來真是夠討厭的。

  其實本書是從意外的失蹤起頭的。她去了哪,她做了什麼。到後來原來問題出在他去了哪,他做了什麼。意外延續著意外,線團拉出了線團。彎進米陶諾斯的迷宮,才發現線團的開頭還是公主。

  其實還可以延伸出去討論隱私權的問題。不過我懶了。

  最後我要說我不同意書背的警告。小心你做的每一項決定。

  依照宿命論的說法,你的選擇早已被決定;依照自由論的觀點,你只能為自己的選擇而負責。不知吉凶的前途要如何決定?擲骰子或是爬格子又有什麼樣的差別?

  主角溫吞的性格至少在書末轉變成一項優點。也許結局好,一切都會很好吧。

2 Comments

888 says...""
и殻□タ□Ч
2005.08.26 12:14 | URL | #- [edit]
lunaj says...""
我最近正看完這一本小說
看到最後的結局
我在想 如果是我
會不會在星期一的上午
留下來等買蘋果卻沒有回來的女友
我知道我會
這是一本看到結局感到很失落的推理小說
不只為那一段擦肩而過的愛情
也為那一段帶著傷心的旅程
888
========================
因為從日文編碼底下看到的是亂碼,所以替你重貼一次;p
雖然這裡支援中文,不過好像還是要調到日文編碼底下出來才不會是亂碼,用自動選取編碼就可以了
話說我之前好像也碰過這種慘劇,yuu就是受害者XD
888你好:)
2005.08.26 21:07 | URL | #o//f1692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lunajill.blog124.fc2.com/tb.php/1101-5820cb1b
Jump
個人對於日系推理看的少,當然讓我驚勝□I還是有,例如:惡人,但是個人還是比較偏愛歐美推理。這個改天再來一篇新討論好了:P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