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S.T.E.P / 陳浩基、寵物先生


故事描述美國在2029年實施司法改革,成立BIR(關押與釋囚管理局),利用SABOTAGE(沙盒策略通用系統)模擬犯人再犯的可能性,從而決定犯人的刑期。此套系統有效的降低(再)犯罪率,故各國紛紛前往取經。日本也不例外,根據SABOTAGE開發了日本版的SABOTAGE,「仙人掌」。
但此般和平並未維持太久。在美國,BIR的主管安德魯˙基廷在某個善意的出發點下,開發了「碎片化建模裝置」,簡稱F.M.G。然而此一系統,簡單的來說,擁有癱瘓SABOTAGE的能力。F.M.G亦流傳到日本,使得「仙人掌」的進一步運用出現了危機。日本法務省官員新島亮子受命調查此事,於是找上了據稱五天內便可破案的私家偵探費美古。
費美古確實可以在五天之內找出涉案人是誰嗎?SABOTAGE的命運將如何呢?



本作為兩個作者接力合寫的作品。除了序曲和終曲外,共由四個短篇小說組成:〈SA.BO.TA.GE〉、〈T&E〉、〈E PLURIBUS UNUM〉、〈PROCESS SYNCHRONIZATION〉,所有篇名的字首縮寫就是書名的《S.T.E.P》。裡面,陳浩基寫的是發生在美國的〈SA.BO.TA.GE〉、〈E PLURIBUS UNUM〉,寵物先生寫的是發生在日本的〈T&E〉、〈PROCESS SYNCHRONIZATION〉兩篇。以下試著將兩作分開評價。

以下無爆雷。(塗黑部除外)

輻射人/冷言


深夜的派出所,有一名男子前來報案,說有屍體吊掛在燈柱之下。稍後前去查看的員警,卻發現燈柱下的屍體,似乎就是報案人本尊?!這是鬼魂報冤,或是另有隱情?隨著警員的追查,死者背後的利益糾葛也逐漸浮出檯面,原來他是核電廠外包公司的員工。此時,位於屏東的核三廠,又發生一傷一死的慘劇......這三起事件之間是否有所連結?警方又該如何抽絲剝繭,找出兇手?



  《輻射人》的故事,大約如上所述。整個故事由三個案件串起:
1. 路燈下的屍體
2. 核三廠事故意外
3. 核三廠殺人事件

謎團則同樣有三個:
1. 鬼魂報案?(另附帶小恐怖傳說)
2. 透明人之謎
3. 密室殺人

先講結論。本作的優點,首先在於謎團的營造與解除都頗為成功,其次在於對輻射公安與輻射醫療照護的著墨部分相當優秀,儘管以輕盈的筆法描寫,卻寫得相當到位,這點我很喜歡。最後是人物彼此之間的互動相當出彩,不太會有讀起來覺得「呃......嗯......唉,算了。」的感受。然而,在小說的節奏與資料的消化上,個人認為仍有進步的空間。

以下,將由謎團、布局與資料消化三個部分稍作討論。大致上不會爆雷,但還是請各位自行斟酌是否入內囉。

冥核/葉淳之


 《冥核》的故事,描述因車禍事故而失去所有親人的天才美少女江若芙,透過推斷,認為肇事者對當地地形熟悉,應為在附近工作或居住的人,因此進入清潔公司,到北和大當清潔工,以查明肇事者。他工作時認識了學生白人傑,兩人成為某種程度的朋友。一日,白人傑失蹤了,江若芙在打掃他研究室時,發現白人傑的筆記本,上面寫了十殿閻羅的姓名,遂告知白人傑的母親。白母則安排江若芙與其姊夫萬喜良見面。萬喜良身為白人傑的姨丈,又有一幅吳道子的《地獄變》模擬圖借給白人傑,是以,對尋找外甥一事,也相當熱心。另日,萬喜良找來了自由記者沈海人,欲委託他與江若芙兩人追查白人傑的下落,並對兩人透漏,白人傑的失蹤或許和他多年前購買的鈾被偷走一事有關,希望兩人能著手調查。白人傑到底去了哪裡?是否還活著?十殿閻王代表什麼?多年前的鈾失蹤案,和此事又有什麼關係呢?

  簡單的來說, 《冥核》實際上可以分為「冥」和「核」兩個部分。以主線而言,「冥」是十殿閻羅與白人傑失蹤之謎,「核」則是二十年前的鈾失竊案。而將「冥」與「核」串在一起的關鍵,則在於萬喜良透漏,白人傑失蹤前正在追查鈾失竊案。然而若以題材而言,對我來說,「冥」的部分,是以推理為重的部分,而「核」的部分,則是以社會議題為重。綜觀全書,「核」的部分,也就是社會議題這一塊的描寫,可說是相當優秀,不慍不火的描述,卻能讓人在讀完後產生沸騰的情緒。台灣不是沒有揭弊或批判社會現象的文學作品,但以小說而言,在我閱讀的範圍內,大多會覺得作者的憤怒已經超過小說需要的程度而躍於紙上,作為讀者,會覺得作者的憤怒一人便已經夠讀者消化,同時,由於如此一來,小說便多少淪為作者理念的說教,而使得己身其實很難起共鳴。但《冥核》在這個部份上的描寫,確實讓我覺得火候正好;然而相對來說,「冥」,也就是推理故事這一塊的書寫,卻是大大的不及格。一開始以十殿閻羅作為比擬殺人的設置,讓人驚艷,同時也相當好奇之後的發展,然而隨著故事進行下去,其間的邏輯漏洞開始慢慢顯現,而應該是要讓讀者大吃一驚的真相部,則從根本上可以說是推翻了故事本身。我覺得相當可惜。特別是本書作者筆力十足,謎團的鋪陳也華麗而富含巧思,其實有十足的能力可以交出一篇漂亮的推理故事。

  在漏洞之中,我覺得最致命的是真兇的身分,但由於這部分會爆雷,所以請已經看完小說或不介意爆雷的讀者按「繼續閱讀」展開全文。在不爆雷的前提下,我想最大的問題應該是在是「十殿閻羅比擬殺人」與「核種」之間的關聯性上。所謂的比擬殺人,不僅是找個傳說、歌謠、事件來附會,那只是表象。比擬殺人的要點,是「為什麼要弄成比擬殺人?」由於比擬殺人往往需要相當的裝飾、額外的加工,在殺人以外還要付出很大的精力去作弄機關,因而不給予一個恰當的理由,讀者是很難相信兇手除了殺人之外還很喜歡弄些美術創作的。但在《冥核》中,「閻羅十殿連續殺人事件」與「吳道子地獄圖」之間連表象的附會關係都沒有(受害者並沒有被加工成僅能聯想到吳道子地獄圖的特定形式),那麼更別提「為什麼」這件事了。為什麼一定是吳道子的地獄圖?吳道子地獄圖與核種之間的關係為何?後者更是至關緊要的問題,因為這是「連續殺人事件」與「核種竊盜事件」得以併案的最大理由。然而,這樣的交會,基本上只存在於男女偵探彼此對談間的反思(這些反思還不全是關於核能的,而是關於台灣沒有停止過的環境汙染),毫無客觀連結,因而,兩者間的關聯,基本上可以說是只存在於偵探間的聯想,而這樣的聯想,恰巧與兇手的妄想重合了。在此層次上,構築出一個破案的幻象。對於一般的讀者來說,偵探解讀兇手正確,案子結束。但對於推理小說的讀者來講,這樣的破案,不過是一個巧合。由此衍生的偵查過程,也就是巧合的後果而已,很難稱之為推理。從這樣的觀點來看,「閻羅十殿的比擬殺人」其實已經淪為譁眾取寵的道具......不,若是以推理小說的觀點來看,或許該說「核種」淪為譁眾取寵的道具了吧。其實讓人有點難過呢。主題變成了麥高芬。

  聽說作者有意將本作發展為連續作,也已經動筆在寫第二作了。雖然上面的批評看起來好像很嚴厲,但其實我非常期待作者接下來的作品。雖然自己這樣講有點自高自大,但希望作者不要因為這篇批評而灰心就好了。

 以下的討論,牽涉到《冥核》的真兇身分,換言之,也就是爆雷預備軍,請有心理準備的讀者再繼續看下去囉!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