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動物怪譚/漢娜˙亭蒂(Hannah Tinti)

Photobucket

  我很喜歡這本書的封面,簡單而搶眼。遠遠看以為是眼睛的,拿起書才發現那是張打開了的嘴,牙齒尖尖的,裡頭一片厚舌。

  雖然這本書的名字叫做《動物怪譚》,但其實並不是以動物為主角做些奇怪的事情什麼的,它依舊是寫人的小說,那封面上大大的動物,或許作為總稱較有助於理解--會動的東西,包括人。

迴廊亭殺人事件/東野圭吾

Photobucket

  東野圭吾實在是個很神奇的作者......該怎麼說呢,我對他作品的品味似乎跟大家都不相同啊(爆)。像這本《迴廊亭殺人事件》,看完了之後上網搜尋一下,惡評遠遠超出好評,讓我大吃一驚,還默默的開始懷疑起我是不是沒仔細看小說,怎麼感覺差這麼多......。不過這也許是因為我對一般受到廣泛好評的東野的作品食不下去,沒有什麼期待所造成的結果吧。

MW毒氣風暴/岩本人志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在進電影院看《毒氣風暴》之前,坦白說我對它是一點概念都沒有的。或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儘管電影將手塚的原作改的七七八八,我還是看的頗開心。

  電影裡,玉木宏飾演結城美智雄(這個名字好有古風.....),他是戴上眼鏡時是個不折不扣、斯斯文文、滿肚子壞水的銀行精英,摘下眼鏡後,則是發便當不手軟的殺人魔。與之互為對比的,是山田孝之飾演的賀來神父。賀來神父延續著收留他與結城的神父的志願,收留了一堆小朋友。閒暇時幫殺人魔好友掩護他殺人的事實。

傑佛瑞˙迪佛的黑色禮物/傑佛瑞˙迪佛

Photobucket

  傑佛瑞˙迪佛是著名的暢銷小說家,他的故事以峰迴路轉著名,其中又以林肯/莎克斯這一個鑑識系列最受好評。曾有朋友跟我說,讀迪佛的小說時,往往會被他書中的主題所說服--主角是表意學家時,認為表意學無敵重要;主角是鑑識科學的警探時,便覺得鑑識科學是唯一值得信賴的道路;主角是筆跡跡証專業?那麼儘管如今寫字的機會少之又少,但依然會覺得筆跡這玩意真是異常重要的破案工具。這樣的感覺,不僅來源於迪佛每每出人意料的情節安排,還根源於他紮實的資料蒐集與安排的功力(當然,講到這一點時,請大家不要把注意力放在《綠猴子》上)。那是迪佛的長篇小說,那麼,他的短篇小說呢?

  我記得很久以前我在《Mystery臉譜推理季刊》第一集裡讀過他的一個短篇,〈地道裡的女孩〉。故事我已經忘了,但感覺還記得。我記得那時候讀完,覺得這短篇真是太「傑佛瑞˙迪佛」了。精緻、曲折,彷彿一個長篇按照比例裁縮成模型一般。

傾國東宮/衛小游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這也是系列套書,先前的《聖旨到》我看了挺喜歡,這回聽說是《聖旨到》裡面與皇朝女帝結成好友的「天朝」太子故事,於是也就一起租回家看個愉快。

  小說在短暫的開場後,便將時光倒敘回男女主角首次見面的那一年,之後依序的鋪陳出兩人之間的感情基礎。寫的細緻,但相較於前一本《聖旨到》,這部書裡的宮廷劇,就跟明光太子本人一樣溫吞--皇子之間的鬥爭可以更激烈、正值壯年的皇上心裡懷著怎樣的算盤可以多透漏些。明光太子又為何非得自貶為「陌上塵」才能坐穩這個位子?

有女舜華/于晴

Photobucket

  于晴一直是我很喜歡的言小作家,上次看完《就是皇后》後,對於這個系列一直有點期待。但是雖然是這樣講,我也是在《有女舜華》出了很久之後才心血來潮的租來看。同時又另外租了兩本《霸王xx》這種從名字一聽就知道是雷文系的小說,老實說還真是各有優劣。寫的好的言情小說,即使瞭解那不過是某種一廂情願的幻想,但那些綿綿密密的情感與製造出來的場景,卻偏生便是令人心動。寫的差的言情小說呢,佈景一架起來,就等著開笑。我個人覺得其實也不錯,至少我看了很是紓壓。

  《有女舜華》的背景與《就是皇后》一般,設定在架空大陸上。不同的是時空已然遠隔數百年。當年浴血奮戰的金刀皇后徐達早已作古,身後卻連累了北塘的富貴家族絮氏。北塘皇室一心認定絮氏身為徐氏分支,想必是下作奸細,害得北塘喪失了大筆的土地。絮氏傳到這一代,僅餘一女,名為舜華。絮氏舜華自小身弱,被養在深閨。她的父親為了照顧她,認養了一名有著南方血統的白姓男子作為義子,名為白起。白起素有大志,不僅是希望絮氏舜華有更好的生活,更希望能夠開創出自己的一片事業。於是自舜華的爹去世後,將絮氏改為白家的白起,慢慢的爬上了四大富戶的位置,與崔舜華、尉遲恭、戚遇明三人合稱四公子。

語法筆記:twitter, plurk, facebook推文按鈕

facebook的語法來自〈側欄或文章加入推到facebook+plurk!+twitter按鈕〉一文。其餘兩者的語法來自〈如何在WordPress加入twitter、Plurk噗浪推文按鈕?(圖文教學)!〉。以下語法摘要為自用保存。請勿隨意轉載。其中,FB已有提供官方分享語法,但是因為用那個語法我不會換圖片(恥orz),所以還是用網友開發的版本。

  成果請見右下角。要注意的是,這些按鈕若是在首頁(沒有進入單篇頁面連結位置)的話,是不會出現單獨一篇文章的連結,而會改成全站的連結。另一點則是下文中暗紅色的地方為圖片的連結位置,可以隨意更動為自己喜歡的圖片或是連結空間。

問題一直都在--《白色榮光: 急診室疑雲》

Photobucket

  感謝peipei,讓我得以搶先看到《白色榮光:急診室疑雲》這部片子。

  說來慚愧,雖然海堂尊《巴提斯塔的榮光》榮獲第四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又已經在台灣出版,更有日劇的加持,但這本書依舊跟他的兄弟《南丁格爾的沉默》默默的躺在櫃子裡,等候哪天我一時興起的關愛。也因為如此,我在看這部電影時沒有什麼先入為主的想像,僅是單純的看著電影。但或許會錯看了一些小地方的趣味吧。

  這部片是由《ジェネラル・ルージュの凱旋》一書改編而來(電影官網)。本書台灣仍未翻譯,不過有了電影,我想引入應是指日可待。電影一開始的場景,是某百貨公司發生火災,接二連三的傷者被送了進來。由堺雅人飾演的急診中心中心長帶頭,接連不斷的收治病人--儘管底下的小醫師說,我們已無能為力了。

險路/戈馬克.麥卡錫

Photobucket

  電影《險路勿近》比小說《險路》早進入臺灣,職是之故,那些影像在我閱讀的過程中不自覺的浮現了出來。幾個場景:沙漠裡那驚鴻一瞥,屠殺,殺手齊哥與加油站老闆的交會,以及最後急轉直下的劇情。那一切都歷歷在目。

  歷歷在目。雖然如此,閱讀文本的節奏與觀賞影像的方式畢竟不同。減去了柯恩兄弟簡潔的畫面,餘下的是同樣片段精簡的對話與描寫。那些對話並不讓你覺得處處機鋒或者幽默,但那些對話卻深深地導入了什麼,驚詫、緊張、思索、空白。那些對話去除掉框線,更不將發話者的名稱列在後面,於是有些時候難以分辨是誰在說話。我時常得倒回去再看一遍,再體驗一次那些緊張、無奈,與經歷過一切的蒼涼。

  讀完《險路》,最觸動我的是書末那幾個碰到殺手齊哥,卻安然保住小命的孩子。他們展現出來的形狀那麼鮮明,他們走的路那麼險峻,卻不一定能夠瞭解生存的步步危機。在「老無所終」之前出現的,終究是「幼無所長」。那些孩子怎麼了?回想起成長的過程,我比較想問的卻是那些成人怎麼了?他們繞過語意的深淵,傳遞著的不是花,卻是扭曲與偏差。或許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不停的發現道德與現實之間的縫隙,學習用謊言填補,直到連自己也忘記了原則,隨著浮沈。

  哪,實際上有幾人是能確實瞭解的呢?新聞上那些聳動而駭人的消息終歸是細節,沒有人預期殺手齊哥那樣的人與那樣的信念會出現在我們的日常世界,那終究是電影是小說是虛構。而我們一路上都始終隱然的有著某種自負,自信於到目前的安穩人生,儘管並非由自己所開創,但確實是由自己所維持。偶爾一步行差踏錯,也可能仍有迴旋的空間。於是路上一箱鈔票,你撿不撿?



後記:
  因為昨天要去鎮長家看兔子,之後(我以為)要開險路(現場)讀書會,於是拼著小命在凌晨五點時終於把這本書看完。結果連續一個禮拜睡眠不足的危機就在要開讀書會的時候浮現了,到最後雖然鎮長好心的打電話來提醒我,我依舊是昏沉睡死過去。人生啊......

讀思婷(下)

  接續前回的〈讀思婷(上)〉,這次的開頭將從〈最後一課〉與〈一貼靈〉開始。而在哪裡結束呢?我想試著一起談談思婷的另外一本書,《販母案》。

  〈最後一課〉在今日看來,是相當接近遊戲「海龜湯」的一篇作品。故事本身進行的輕快,而如同小說中的敘事者作家思婷一般,讀者自然而然的被吸引了進去。或者開始跟隨著小說的節奏一起猜著未知謎底的謎,或者目不轉睛的看著劉嘉與崔柱國兩人一來一往的攻防戰。這一場戰爭,隨著教授不斷的將賭注加碼,火藥味於是越發濃厚,而你一言我一句的針鋒相對,則適時的擔當起引導思辨/翻轉的功用。而每加入一個新的情報,整體局勢便大幅的翻轉,也是閱讀本篇小說的樂趣所在。

再見了,蔬菜公寓/藤野千夜

Photobucket

  經過圖書館的時候偶然看到,便借出來一讀的小書。故事本身零零散散的,如同書名所示,是以建築為起點,分割了空間的人們的故事。那樣的故事,重點或許就在於散漫,在於日常。男與女的性別二分,但加上年齡與生活型態,就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族群:高中生、重考生、大學生、上班族、家庭主婦......。一格一格,時光流逝,故事綿延。

  故事總共有六篇。〈酪梨小姐〉、〈花椰菜先生〉、〈紅蘿蔔的兩個人〉、〈菜頭的夢〉、〈又見酪梨〉、〈再見了,蔬菜公寓〉。由房客們擔綱,房東一家人串場演出的日常生活。大致上來說都是溫馨的故事,連被背叛的這件事,在小說中處理的亦溫吞柔軟。這或許是一種帶有療癒效果的書寫吧。儘管好像什麼也沒說,但是在閱讀之中,不知不覺的便拿來與生活相比較了。

  我不能說我很喜歡這本書,但卻也不後悔讀了它。小說這種東西真的是很奇妙的事情啊。

牡蠣男孩憂鬱之死/提姆˙波頓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提姆˙波頓的這本小書,我讀過上面這兩個版本。第一回是衝著導演的名氣,第二回是因為卡蘿姊姊把這本書送給了我,而我實在是非常喜歡提姆˙波頓筆下那些扭曲卻又理所當然的怪異。

 時隔久遠,我早已忘記讀二匠版時的感受。只隱約的記得我什麼也不懂,純粹著迷於扭曲的線條與不知所云的文字。此番重讀,仗著前頭有中文翻譯,不怕不懂,好好的對照著看了一遍原書/詩。懂得比上回多了嗎?我也不敢那麼肯定,但總算是有些看出端倪(?)來的感覺。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