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怒月/海萊因

  之前某日翻開《怒月》,原本只是想要看個一兩章輕鬆一下,沒想到就這樣看完了整本,直到天光。

  還沒開始讀之前,我以為這是本獨立教戰手冊,但看完之後覺得並非如此--或者說,並非僅僅如此。這本小說總體的口吻帶著點疏離感,對話充滿了機趣,整體的節奏並不拖泥帶水,因而總的來說,閱讀的感覺頗為愉快。雖然在小說裡讀的到革命的艱困,但那些艱困本身彷彿自有樂趣。《怒月》像是一本回憶錄,且是一本成功者的回憶錄。過程中的不安、困難與徬徨註定了只是插曲,最終將迎來勝利的合唱--那是我讀這本書時所感受到的。

魔島/史蒂芬˙金

Photobucket
皇冠出版社,2009年

  我其實沒有那麼喜歡史蒂芬˙金的長篇小說。他的長篇,對我來說是「很好看,但是很累」的東西,是那種讀的時候會被吸引,但讀完之後很想要砍掉其中一些頁面的小說。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覺得的。剛拿到《魔島》時,情況沒有任何改變。

  甚至到讀了前幾十頁,我依然這樣覺得。艾德格˙費曼的故事很恐怖,他這個人則很有趣,但故事呢

花蓮遊。五。花蓮酒廠、七星潭與奇怪雕塑



七星潭是花蓮最有名的景點之一。大二的時候我自己蹺課,坐著火車來過一次,騎了一段路才看到那樣一望無際的海洋,於是總令我念念不忘。今日舊地重遊,已經過了數年,海依舊很藍、天空依舊很遙遠,但七星潭的周圍早已不是當初那個隨隨便便的一個堤防,車子怎麼騎都可以的樣子,也沒有牛在山坡上悠□的吃草了。倒是當初那間咖啡店還在,讓我非常訝異。

花蓮遊。四。廟口紅茶



「廟口紅茶」也在小妹的地圖上。我很意外的發現,這是我這趟旅行中第一/二喜歡的店家(另一家是慕谷慕魚炒出那盤美味雞蛋的店)。它是間樸實的老店,座落在小巷弄間,斜對角卻有一座莊嚴雄偉的廟。想來在以前也是個交通繁忙的要道。這間店為什麼會紅,小妹跟我說是因為它那神奇的輸送帶。從二樓一路垂降的鐵管。

花蓮遊。三,吃的



在花蓮吃了很多各式各樣的食物,因為有點忘記時間順序了,這篇基本上就專門講吃的。去吃了花蓮有名的扁食。液香扁食&一品香扁食。這兩家我們是分兩天吃的,基本上都不錯,但是我們比較喜歡液香,扁食很大顆、很紮實,店很大,頗乾淨,但沒什麼裝潢,給人的感覺比較樸素一點。一品香就稍微花俏了,而且規矩很多,像不可外食,要喝茶要跟結盟的茶鋪叫等等。液香的扁食好吃歸好吃(我非常後悔沒有堅持帶一盒冷凍的回家煮。),但湯頭太鹹(我覺得應該有加味精,因為會渴)。在一品香,我們吃的是紅油炒手,也是略鹹。

我其實不太喜歡吃餛飩,總覺得後面拖著條尾巴(而且常常爛爛的),是種很不乾脆很奇怪的食物。小時候爸媽帶我來花蓮,也不覺得有多好吃(忘記是哪家,只記得店裡有宣傳那家是小蔣很愛去的店),但這回居然自己嗑掉一碗,不只他很驚訝,我自己也很驚訝。回台北之後發現有點想吃液香的餛飩時,我又更驚訝了......不過湯真的不怎麼樣。

花蓮遊。二,秘境套房



從鯉魚潭回來後,費了一番功夫,終於找到寄宿的地方。花蓮的秘境生活概念館。房間很漂亮,也蠻大的。不過九月份開始沒有附早餐,有點哀傷。一定要提到的是,帶我們去房間的女主人是年輕正妹一名。住宿時間是下午三點到隔日早上十一點。時間其實很短,不到二十四個小時。這部份就看個人需求如何了。這張小熊照片是我在這房間裡拍的照片中最喜歡的一張。那隻熊真是太可愛了。

花蓮遊。一,慕谷慕魚


跳上自強號。約好的時間點,我意外的早到了,但最後仍然是有點驚險的上了車。沒有訂到太魯閣號有點可惜,但這班自強號非常空,我很喜歡。路上本來要看書的,但不知不覺間就一直聊天,最後睡著了(笑)。

如無頭作祟之物/三津田信三

  《如無頭作祟之物》敘述在奧多摩地方,一座名為媛首山的山下,有著東守、西守、北守三個村子,這三個村子都是在祕守一族的統治之下,分別為一守、二守、三守家所統治。而這三家之中,一守家為本家,權力與地位都是最高的,其下的二守、三守家,則每每希望能夠爭奪族主之位。

  秘守家此一姓氏的由來,似乎是取秘密守護(此地)之意。然而綜觀秘守家的歷史,需要秘密守護的,諷刺的卻屬祕守一族,特別是男丁。由於前代的詛咒,祕守家的男子往往難養活,而女子雖然身體強健,在精神上卻時常有脫序的行為,被呼為狂女的例子也不少。為了守護下一代的成長,秘守家有許多傳統的儀式必須遵守,首先是參拜,在十三歲與二十三歲時都必須舉行,其次是下任族主結婚前的挑選新娘。祕守一族的下任族主,是一守家的長壽郎,但無論是十三參拜或是二十三參拜,長壽郎都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態--是祕守一族的先靈不滿降禍?是逃亡到當地卻被斬首而死的淡媛陰魂不散,或者根本是當地名怪無頭人的陰狠戲法?

在各自的不同的象限裡:和諧絲莊/歐大旭

  一開始你從兒子的眼裡認識父親,讀到了那個巨大的背影。你無法想像什麼樣的父親會被兒子如此形容(殘酷、暴虐、毫無感情),卻又讓兒子深深著迷(挖掘、探索,父親生命的最初那些年)。你感到迷惑了,關於林強尼,一個成功的絲綢商人,一個共產黨員,一個賣國賊。你追尋著林強尼的生命軌跡,認識了如父般的陳老虎,妻子梁雪兒與他的父母。在兒子的眼裡,林強尼是個不折不扣的惡棍。他非常有心機,非常深沈,同時間因而非常堅強。

  接著你從妻子的眼裡認識丈夫。或者說認識了除了丈夫以外的那些朋友。國近守、彼得與漢泥。從一個女人的眼中看出去,看到的國近守毫無一絲金寶惡魔的影子。那是一個溫文儒雅的日本男子,卻又長得高大俊俏。雪兒默默的寫下一切。她如何受到強尼的吸引,又是如何感受到強尼身上的那股叢林野性與她出身的書香世家間有著什麼樣巨大的鴻溝。階級。你想著。而國近守,甚至彼得,又是如何輕而易舉的跨過那樣的界線。雪兒寫下她的掙扎,紀錄下他們的言語,以及那一段七女島之行。那本是你以為不甚重要,或者說以為作者不會解釋的地方。

墓園裡的男孩/尼爾˙蓋曼

Photobucket
皇冠,2009年



  我是在高鐵上看完這本書的。讀完之後覺得很滿足,卻也有一點惆悵。沒什麼失落的情緒,卻不停的想到實際的問題:他該怎麼生活?怎麼開始自立?他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的人?擁有著什麼樣的職業?我想知道。那麼那麼的想,以致於腦海裡開始冒出了各式各樣的通靈偵探。

魔獸戰場 Outlander/Howard McCain

  窩在昱潔家看的片子,原因是阿毒說這部片租期要到了,而他超想看裡面的一個演員。想當然,有酒有肉的狀況下,這部片其實大部分時間應該要作怨婦狀的。

  而一群人一起看這樣的b級片,實在是歡樂極了。從(認真的)考據維京人的發展史、社會結構、羅馬帝國的興衰與基督教傳到北歐之間的關聯,一直到(認真的)惡搞猜測著之後發展的劇情,不管哪樣,最後總是在笑聲中結束討論。那樣的感覺很棒。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