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為誰而戰:徬徨之刃/東野圭吾

  讀《徬徨之刃》幾乎可說是一個意外。要不是今日除蟲公司到府驅蟲,想來我也不會隨手拿了擱在客廳書架上的《徬徨之刃》,一邊讀一邊待命。

  剛開始我是不太想讀這本書的。之前讀完東野《嫌疑犯X的獻身》,其創傷還沒癒合,加上書背簡介,感覺起來是個字字血淚的(老梗)故事,更讓我在消□娛樂時刻意的忽略它--少年犯問題,又一個沈重的議題與公婆各有理的論戰。書介如下:

  父親為了替慘遭不良少年蹂躪致死的女兒復仇,殺了其中一人後逃亡。媒體以『家屬復仇殺人』為題,大肆炒作。社會大眾的想法大致分為贊成與反對兩派,連警方內部也有人暗地同情那位父親。到底家屬有沒有制裁兇手的權利?這場捲入社會大眾、媒體以及警方的復仇行動,最後的結局將會是……


但是沒有一路你你你到底:讀法月綸太郎《二的悲劇》

  剛開始讀《二的悲劇》時很是不耐煩。原因當然是出在法月使用第二人稱敘述的這一點上,然而說真的,讀這本書,不正是要看他可以在這一點上變出個什麼花招來嗎?於是平心靜氣的慢慢讀下去。

  讀完之後我得說《二的悲劇》的確是一部巧妙的小說,然而那樣的巧妙裡卻隱隱埋藏著一種可疑的味道。首先讓我有點失望的是,雖然標榜著第二人稱敘事,但《二的悲劇》並不是從頭到尾都用第二人稱呈現的小說。小說裡,毋寧說第三人稱全知觀點才是敘事的重心所在。第二人稱敘述的部份,與其說是小說的主體,倒不如說是詭計之所在才對。那讓我有些微的失望。

  至少我覺得女孩子日記的部份可以也用加入第二人稱寫作一類的方式交替寫作啊。這在日記裡不算少見吧。

  詭計本身倒是很精巧,精巧到這樣一個情況幾乎讓我覺得有些刻意了。出場人物基本上就是應運詭計而生。那樣的味道老實說我並不討厭,只是往往覺得很微妙。話說回來,這本書裡所寫的苦惱的名偵探/偵探作家,那些苦惱啊想像啊什麼的,我非常喜歡。

  遺憾的是,法月在《去問人頭吧》中所顯現出的,讓我很受不了的一大缺點--對顯而易見的事物/線索依舊裝模作樣的寫上好幾頁的證明--在《二的悲劇》中又浮現出來了。區區一個畢業紀念冊印錯的事件,就可以翻來覆去的討論這麼久,一邊讀真的有種快抓狂的感覺。

  最後是一點校對上的錯落之處。第125頁提到的菲希特(Johann Gottlieb Fichte),跟數行之後提到的費希特是同一個人。譯名統一一下比較好。



格內相關:
煩惱派名偵探比較像人:一的悲劇/法月綸太郎
去問人頭吧/法月綸太郎

直到你真正看見:讀《飢餓遊戲》/蘇珊‧柯林斯(Suzanne Collins)

  一邊讀《飢餓遊戲》,一邊我想到的卻是蘇珊˙桑塔格的《旁觀他人之痛苦》。也因此,雖然這本小說本身難得的緊張刺激,卻又不會過度的影像化以至於讓人讀來像是在看好萊塢的劇本,但在閱讀的過程中,我還是不由得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且有著濃濃的共犯感受。

  小說裡沒什麼新穎的設定:北美洲在災變過後出現了「施惠國」,中央強力控制地方,地方總共分為十二區,每區有自己生產的專業產品,而中央人則享盡一切好處。早些年原本多出個十三區的,但因為領先叛亂的緣故而整區被剷平。中央城市的人為了讓其他十二區牢牢記住反叛的後果,於是每年要每個區送上一男一女兩名「貢品」,再把這二十四個貢品丟到設計好的遊戲場地,讓他們自相殘殺。殺到最後一個倖存者,他即是勝利者,往後有著享不完的榮華富貴。

  凱妮絲是今年十二區的參賽者。她代替「第一次抽籤就上手」的倒楣妹妹,自願踏上這樣有去無回的旅程。隨著凱妮絲的自白,讀者瞭解了她的背景:礦工的父親在一次爆炸後身亡,母親受此打擊,消沉了好一段時間。凱妮絲只得負擔起全家的家計。而隨著凱妮絲深入城市,一場又一場奢華的飲宴,對照著兩個世界間貧富差距的深刻鴻溝。

在彼此憂患的眼睛裡:讀《陳寅恪與傅斯年》

  讀《陳寅恪與傅斯年》,無論在閱讀的過程中有多少感想,掩卷時也必然全都化為一聲嘆息與一絲慶幸。試讀本厚達485頁的規格,除了記載兩名學術巨人一生的波濤洶湧,也旁及了許多或舉世知名,或僅在本門學科傳為耆宿的學者。作者岳南,寫的雖是陳寅恪與傅斯年,實際上卻具體而微的呈現出清末民初的文史學界概況。

  為何岳南挑了陳寅恪與傅斯年這兩人作為主題?與其說這兩人的私交特別好,我覺得倒是作者有意揀選出兩名身家背景相似,有著相同著述立派潛力,最終卻各有緣故,而「壯志未酬」、半途倒地的前輩級大師人物。他們兩人選擇的道路是大不相同的,不僅在於在留守中國或撤退臺灣上,更在於是否做官就仕的這一選擇上。傅斯年當仁不讓,最終病倒任上。而陳寅恪雖欲修身養性專事著作,卻無奈遭逢大變,最後竟命喪鬥爭之中。人不尋事,事卻未必不尋人,中國士大夫傳統的避世之路,終究也在泥流滔滔下消逝無蹤。

  初讀本書時,剛開頭對於陳寅恪、傅斯年乃至於俞大維等人的祖上親源考很不耐煩。誰的祖宗做了什麼事,而與哪位歷史名人有了若干連結,之後的徒子徒孫彼此又如何交往,這一類複雜的事蹟,若非是對系譜學頗有興趣的讀者,想來難以忍受,但缺了這些功夫,有些時候又難以明白文章裡那些機竅。作者在這部份的剪裁,於是相對的重要。但熬過了這些關卡,逐漸的講述到兩位大師自身的來往人物。那些名字可真是閃閃耀耀,直叫人難以閉上眼睛。一時間我有些懵了,這些人物,都同處於這樣一個亂糟糟的時世之中?

利比達寓言/島田莊司

  《利比達寓言》是由兩個中篇,〈利比達寓言〉與〈克羅埃西亞人之手〉組成,這兩篇的共同主題,即是由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土耳其三方不斷彼此報復而寫成的血淚史。

  首篇〈利比達寓言〉講述在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Bosna i Hercegovina)境內發生的一件慘劇:大樓中發現了四具男屍,其中一人更被開膛破肚。而或許是出於一種詭異的幽默感,內臟消失的男屍中,裝飾各式各樣代替器官的器具。

  負責偵辦此案的北約軍官因為摸不著頭緒,而商請海利西找御手洗潔來協助破案。無法分身的御手洗,按照了《螺絲人》中的老方式來辦案--海利西在當場動手動腳找東西,他在後方根據這些材料來推論,只是這回時間緊迫,御手洗得在一個半小時之內完成一切的推論。第二部短篇〈克〉也是一樣,只是助手換成了大家都很熟悉的石岡。比較一下御手洗對這兩人的態度,顯然偏心偏很大。(以下省略一千字論御手洗為何對石岡冷淡。)

頤和園/婁燁

  看了一封信,突然想起這部電影。查了一下好像還沒寫文,就把之前的短感想放上來。

  感謝J,今天去看了頤和園,但出了戲院我們一致覺得無法理解這部片子。對我來說它太蒼白,太多無謂的性愛鏡頭(一套公式:女人或哭泣或掙扎,男人上前緊抱順便被打個兩下,糾結在一起之後從幹架變成上床,然後顫抖的鏡頭,屢試不爽),太長。時代的悲歡離合似乎與他們無關,有關的只有難解的異性吸引。

  回家查才發現頤和園的片名由來是男女主角逛過幾回的那個大公園。但那個公園哪裡重要了?看過電影我仍無法理解。我甚至無法理解女主角本身,無法感覺到她的困惑與掙扎,只覺得這人無病呻吟,紮紮實實的中二病。

聽說/鄭芬芬

  感謝聯影,讓我在機緣之下看到了這部溫馨小品。

  在《聽說》之前,聽說導演鄭芬芬已經有幾部作品。一同觀影的友人說,她的片子大致上走的是商業風格,並不會太難入口。《聽說》果然如此,沒有轟轟烈烈的大製作場面,談論愛情、親情與夢想的主題相當討喜,且容易有所共鳴。主演的演員陳意涵、陳妍希、彭于晏,演的算不錯(不會一看到就覺得扭捏的讓人起雞皮疙瘩,但偶爾會有些過火。),只是相較於一身是戲的老演員如林美秀,還是差了一大截。這部戲裡,最搶眼的當屬演彭于晏母親的林美秀一角了。

  故事是這樣的:陳妍希飾演聽障選手小朋,為了聽運的比賽而貸款加入集訓。陳意涵演小朋的妹妹秧秧,為了支持姊姊的夢想與家計四處打工。一日遇見了燒臘便當店的兒子天闊。天闊在幾次的會面之後愛上了秧秧,秧秧卻因為顧慮很多事情而遲遲不願接受天闊的感情。就在這樣若即若離的曖昧氣氛中,小朋意外的因鄰家火災而受傷。由於事件發生在秧秧與天闊一同出遊的時間,兩人之間的氣氛一下子落到最低點......小朋是否能復原?秧秧與天闊的感情又能否修成正果呢?這裡就要賣關子了。

鋼琴教師的情人/李倫京

  傷痕總是難以忘懷並復難以言說,戰爭所刻下的傷痕由是如此。那些傷痕所刻下的方式各有不同:有些時候它短暫卻深刻,有些時候它漫長而惱人。《鋼琴教師的情人》所刻劃的傷痕屬於後者,兩線敘事的方式,其交點位於一個男人,一條拉向過去,一條拉向現在。《鋼琴教師的情人》所描寫的是鋼琴教師的那個情人,以及情人的情人。

  鋼琴教師名叫克萊兒。她嫁給名為馬丁的工程師,馬丁在政府的命令下來到香港。克萊兒訝異於香港不同於英國的景緻,甚至不習慣有富裕的華人社會。但機緣牽引之下,她作為一個鋼琴教師,教導富人維克多˙陳的女兒洛琪,進入了那樣一個衣香鬢影的世界。

修訂版馬騜本紀

原著:derekhsu
http://blog.derekhsu.homeip.net/2009/08/821

下文為本人據原作derekhsu先生文章改寫而來。




昔有一島,名大員。地處天朝東南,千萬子民,偏安一隅。

前朝扁皇,在位八載,后不德,外戚干政,失民心。遂有馬氏者,聚眾七百萬,號為復興,數罪有十,大破前朝。馬氏生擒扁皇,下於天牢,後率百官祭天,登基為皇,是為馬皇。後民皆稱騜,諡囧湣帝。

騜祖籍天朝,生於港,長於大員,帝諱英九,實取瘖囧之音。皇考鶴凌,昔青輔郎也,薨於女床。騜既登大寶,下詔三。一曰望與天朝和睦,二曰欲使經濟復甦,三曰一切依法行事,勿使朕受責也。

冰天雪地/真保裕一

  看到偵探小說版有人貼了best中的best20,裡面有真保裕一的WHITE OUT,大驚之下把雖然買了但是一直冰著的冰天雪地拿出來讀,讀著,中間煮了麵來吃。

  《冰天雪地》蠻刺激的,而且一邊看一邊覺得好冷,很適合夏天(喂)。最前面描寫山難部份不知怎的一直有既視感,感覺起來不曉得在哪本小說裡看過的感覺。

  故事從兩個發電所職員在風雪中前去搶救兩個山難者的事件開始說起,大雪中,其中一名職員因此遇難了。於是剩下來的另一位職員活在悔恨中,而殉難者的未婚妻則沉浸在悲傷中。我不得不說,未婚妻的這個設定真的是太催淚了,讓人想到好幾個真實事件。

闇黑密使/高普、陳浩基

Photobucket

  本書收錄兩篇作品,分別是高普的〈流浪漢的預言〉和陳浩基的〈物理學家的夢魘〉。兩位作者使用同一個設定,架構出不同的作品,這在我看來倒有幾分言情小說套書的感覺(笑)。有趣的部份或許在於作者的位置不同,因而各自撰寫出風味大不相同,卻又彼此牽連的作品。這一點我非常喜歡。

  〈流浪漢的預言〉是一篇結尾相當有力的小說,我很喜歡結局。閱讀的過程大體上也頗為流暢。寫老警察的推諉與豬哥樣很是傳神,中間寫李木森半夜接到電話發脾氣的那段我也很喜歡。故事講述一個偶爾會講出奇怪話語的流浪漢,後來開始跟蹤一名女子的故事。流浪漢是誰?他又為什麼要跟蹤這名女子?是因為女子長得漂亮,或另有他圖?被跟蹤的女性報警,受理這個案件的警官李木森於是牽連了進來。結尾的解謎主要分為兩部份:一部分由流浪漢的自白構成,講述了「結果」,另一部份則是李木森靠著所獲得的資訊拼湊出流浪漢不知道的「原因」,兩者相加,才成就了一個因果完整的解答。

非普通讀者/亞倫˙班奈(Alan Bennett.)

  這一任英國女王伊莉莎白在位已久,關於她的軼事也層出不窮。譬如說,當克嬸的《東方快車謀殺案》改編成為電影時,女王接見了作家本人。這一場英國女王見到推理女王的場面,聽說是這個樣子的:

伊莉莎白女王:「你的作品我大部份都看過了,但是忘了這一部的結局,能否請你告訴我兇手究竟是誰呢?」
謀殺天后酷酷的回答道:「不巧,我也忘了兇手,還是請您自己去看吧。」



  因為先前記得有這段掌故的關係,一翻開《非普通讀者》,女王的形象就異常清晰的浮現了出來。看到她回憶中那些畫面與那些錯漏便覺得有趣。閱讀是我的興趣,因而對她竟輕輕的放過了那些名家們感到扼腕,但相同的情況放到運動類名家或科學類名家上,又有誰能保證每個人對每一個領域都興味盎然?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