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細節為真相之父:時間的女兒/約瑟芬˙鐵伊

  因著前陣子臉譜的特惠方案,於是又買了一本《時間的女兒》。翻開來與舊版一對比,的確改了一些在舊版並不是很通順的句子。順帶一提,看到舊版的一些句子時,我忍不住懷疑當時的我是如何圇匢吞棗的將整本書吃下去,還得以震撼於鐵伊這樣一場超水準的推理演出。

  這或許可以歸功於從小「崇洋媚外」的性格,我幾乎是開始看書時就開始看翻譯書,因此相較於一般人,對翻譯語句比較可以釋懷(?),但雖說如此,英文倒也沒有因此而好到姥姥家去。也或許單純只是初初面對一個了不起的作品所感受到的震驚。

維梅爾的帽子:從一幅畫看十七世紀全球貿易/卜正民(Timothy Brook )

  卜正民,誠品的網頁是這樣介紹他的: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歷史系中國史教授。多倫多大學文學士、哈佛大學文學碩士(歷史)和哲學博士(歷史及東亞學)。1984年博士畢業前,曾在北京大學和復旦大學進修中文,並在東京大學、劍橋大學做過多年學術研究和資料收集工作。取得博士學位後,歷任阿爾伯特大學博士後、多倫多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副教授和教授(1993年至今)。1997-99年間曾出任斯坦福大學歷史系教授。卜氏研究視野廣闊,成果出眾,主張從全球比較的角度而不是孤立地研究中國歷史。著有《明清史的地理資料》(1988)和《覬覦權力:佛教與晚明士紳社會的形成》(1993)等書,編有《亞細亞生產方式在中國》(1989)、《中國的公民社會》(1997)、《南京大屠殺史料》(1999)、《中國與歷史資本主義》(1999)、《鴉片政權》(2000)、《民族行為:亞洲精英與民族身分認同》(2000)等八部著作。


膚色的時光/莎士比亞的妹妹們劇團

Photobucket

  一搬到新研究室,室友就在玻璃窗口上貼了《膚色的時光》的海報。那是一張灰底的海報,一個閉眼男子的半張臉上灑著與底色同調的漆。那張海報--以及那上頭印的「推理音樂劇」--令我印象深刻。而感謝獨步,我意外的有了觀賞這齣戲的機會。

  那天我匆匆的趕到誠品信義店,將我的腳踏車留在陌生的停車場,搭不上擁擠的電梯,順著手扶梯一路往上,到了六樓一怔,眼前淨是餐廳。一回首,背後人潮洶湧。

  那是誠品的展演廳。我拿了票,門口有位親切(而且很帥)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右轉,但我一看到左手邊的位子,就不無疑惑的走了過去。一邊找方才在名單上驚鴻一瞥到的朋友,但沒有看到他們。

  找到一個位置坐下後,感覺面對著的舞台似乎若有玄機。我突然福至心靈的想到工作人員的告知,於是繞到對面一看。果不其然,這是一個特殊設計的舞台:觀眾坐在前與後,而舞台擺在中央。舞台的中央隔了一道沒有到底的牆,牆上開了一扇門與一扇小窗。

  我坐在位置上,不無納悶的想著,那麼到底可以看到什麼呢?

  稍後我看到了牆上的投影。原先以為是畫布的,竟是一個個人頭,而從畫質與背景看來,與大學時某一堂遠距教學的課所投影出來的、其他學校的同學非常類似。於是我試著扭動身體,看看上頭是否有個相應的位置也會出現同樣的動作--它沒有。透過舞台中央那一面沒有到底的牆(約莫留了四十公分的高度)窺視對面,於是我得到結論:這是投影對面的觀眾動態。也就是說,在對面舞台上演的劇情會經由投影,讓這一面的觀眾看到。

  這樣的安排真是讓人非常期待戲劇的開演。而事後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成功也非常棒的設計,舞台之上還有許多的機關,如地板掀開作為浴池、隔間牆中間打上白光、上面亮起「On Air」就成了錄音室等。只可惜,這完全不是一齣推理音樂劇。毋寧更該稱之為愛情(音樂)劇。所以如果是衝著推理去看的話,建議轉換一下心態。而如果是衝著陳綺貞去看的話,我得說裡面的幾首改編歌真的非常好聽,可惜概念CD裡面沒有收錄。概念CD收錄的是補白,看完這齣戲的觀眾將可藉由裡面小莫和怡君的「心內話」來補完一下。

*以下劇情透漏有*

Fc2開始趕人了嘛囧

也不過一個禮拜左右沒發文章,再上站就看到廣告很刺眼的掛出來了啊。真是的,以前記得好像三個月沒寫才會出現的東西,現在週期縮短的這麼快

只好從庫存裡面隨便找一篇先貼出來試試看可不可以消掉廣告。


換個話題。最近身邊很多人的心情很差,而我為了寫上一句話至少試了三次才找到正確的文法,凡此種種都讓我怖懼不已。

我們需要一點光。

謀殺之心/P.D.詹姆絲

  先前讀了詹姆絲的《掩上她的臉》,一下子便愛上了書中的戴許警探。他像是沒那麼憂鬱(或者說,比較會處理情緒)的亞當斯柏格探長。戴許寫詩,從小說中因此可聞嗅到那麼些強烈的感受性。然而詩卻也是一種經過理性計算的文學產物(艾倫坡自承,他寫詩時,每一節皆經過理性的安排),因而那些感受性在小說中雖是無所不在,但卻並非瀰漫在情節與情節之的隙縫之中。理性--或者與之難以分離的冷漠--才是小說中的基調。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