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沒有米諾陶爾的迷宮就沒有德修斯:迷宮/恩田陸

Photobucket

  《迷宮》一開始寫了幾段小故事,關於一個軍隊、一對夫妻還有兩個男孩如何進入「迷宮」,以及如何出來又如何出不來。這些部份老實說有些瑣碎,讓我卡卡的不太能進入故事裡面。而「人類不該存在的場所」這樣的暱稱又太坦然的呈現出禁忌的氣氛,於是少了那種傳說的模糊美。

  真正的故事,是從一行具備了現代化器材的工作者來到這個謎之地點才開始的。主角是個萬事屋一類的人物,與出資者是同學。其他的同伴則有精明幹練的當地高官之子一名、與精明幹練的美國軍隊人士一名。他們的目的打從一開始似乎便詭譎:要主角找出迷宮吞噬人的規律。僅僅是規律即可,理由啊原因啊結果啊這類的東西完全不需要。換個角度想想,這就好比連續殺人事件只要求偵探找出被判定為連續的原因,而不猜測犯人的形貌與逮捕一樣,總令人覺得哪個地方不對勁。

圖書館的舊書就是惡之華的具體呈現:惡之華/波特萊爾

  最近因為讀書會的關係,唸了波特萊爾的《惡之華》與《巴黎的憂鬱》。那是一次很奇妙的體驗。所有詩的閱讀好像都必須存在一個適當的時間時間、適當的心情以及某種急迫性。弔詭的是詩這樣的形式卻又總令人無法輕易的興起一頁頁逐個翻下去的慾望,那讓我覺得有種吞棗般般的不恰當。但除了吞棗卻又想不到其他輕易的閱讀方式。其實最理想的莫過於恰巧那麼一翻後一個字句閃過抓住當下的目光,無論瞭解或不瞭解,字與句都恍然生根而音韻自然的盛綻。難。

  於是退而求其次的在壓力之下不得不閱讀。大量的閱讀之後總有些什麼留下來,那些曬乾也似地玩意便是種子,當下回興之所至時或許會紛然綻放。讀詩,我大抵如是。

清粥小菜跟懷石料理一樣,都是從窮人變成有錢人的東西:空中飛馬/北村薰

Photobucket

  心血來潮的翻了一下《空中飛馬》,印象中記得這是北村薰相當著名的短篇作品,想著睡前讀個幾篇短篇故事應該沒問題吧?結果就是半夜一點的時候還開了電腦,坐在鍵盤前面準備把心中充盈的愉快給排放出來,儘管很累,帶著這種東西我可是沒辦法睡好覺的。

總而言之全部都是編碼的陰謀。fc2中文版試玩心得。

  第一當然是很開心啦,熟悉的介面配上熟悉的文字,真是美好到讓人想飛起來啊!加上認證碼功能可以用了,這、這真是太感心了!(說明一下,日版也有認證碼功能,不過一開,圖片只有用日文寫的數字,這、這根本是阻止外國人和機器人留言啊!這是鎖國啊!你們都是攘夷志士嗎Fc2的管理者?!叫那個假髮給我出來!)

  再來不用說了,就是用火狐發文也不會亂碼這一點真是太棒了。(不過話說回來,我以前用opera發文也不會亂碼啊為甚麼升級了反而會T.T)

  但是呢,開心之外也有其他的問題,例如說當初吸引我到FC2來的漂亮面板幾乎都沒辦法在中文環境下下載(雖然說我也很久沒找到漂亮面板了啦......),而已經有的面板,如果要自行編輯的話,好像會碰到一點亂碼的問題。不過如果已經有日文版的帳號,倒是可以從日文版裡面把html和css拷貝過去,使用上不會出什麼問題(這是廢話啊因為是同一家的嘛.....話說有人可以介紹我怎麼把忍者的樣板弄成fc2的嗎?我好想換成青池啊!)

越喜歡的作品越不能多說 反正喜歡的心情只能用吼叫聲來表達啦:鐵鼠之檻/京極夏彥

Photobucket

  首先是關於讀音的問題。

  怎麼說呢?看到這本書的剎那,我心裡直接念出來的是「鐵鼠之檻(ㄐ一ㄢˋ)」,倒也沒有別的想法。直到聚餐的時候,寵物兄問我,「檻」這個字怎麼念?我說念「ㄐ一ㄢˋ」,寵物兄說,可是「門檻」是念「ㄎㄢˇ」啊?

  那時我突然迷惘了。只是期期艾艾的回答,我想是ㄐ一ㄢˋ,毫無理由的認定著。唯一可以想到的例子,竟是《紅樓夢》裡面妙玉的鐵檻寺。我還記得那界裡界外的比喻,但想想,好像也沒有什麼讀音貼在上面要我去念「ㄐ一ㄢˋ」。

青春微憂物語:再見!妖精/米澤穗信

  讀米澤穗信前一本在臺灣出版的作品《尋狗事務所》時,其實沒想到這麼快就會見到《再見!妖精》的出版。

  《再見!妖精》原名《さよなら妖精》,是米澤的第三部作品,也是被視為其代表作的一本作品,而米澤的路線是以日常之謎與青春小說為主--但無論事前的瞭解有多少,在拿到《再見!妖精》時我都忍不住吃了一驚。薄薄的份量,感覺起來的確很「妖精」,但作為一本代表作,份量似乎顯得過份輕薄了。

  然而開始閱讀時,逐漸的,世界好像慢慢的從我身邊稀釋、稀釋後暈開、暈開後擴染。守屋這個主角的樣子開始從一片迷霧中立體起來,而逐漸的顯得熟悉。那份距離、疏離、隔膜都顯得異常熟悉。

。fc2blog中文版出現。

FC2中文版最新情報部落格:http://stafftw.blog124.fc2.com/

中文版竟然真的出現了(大驚)。幾年前完全是妄想的東西竟然成真了啊.....

不過也不能說是很開心,因為:


http://stafftw.blog124.fc2.com/blog-entry-10.html

●已經使用日文版的用戶,無法轉換成中文。請重新申請中文版的 FC2ID

●使用(伺服器為124號)英文版的用戶可以轉換成中文版(只限管理頁面)
 
轉換方法:
 部落格管理頁面→點選上方的[FC2 ID]→選擇[中文]→重新進入部落格管理頁面
 您將會看到中文版的部落格管理頁面。



就是說我只能繼續使用日文版的意思(抬頭看看自己的13號伺服器,現在都到124號了......)
是說習慣了也沒差啦,可是......(畫圈圈)

天(堂)地(獄)同萌:好預兆/尼爾˙蓋曼&泰瑞˙普萊契

Photobucket

  比起《美國眾神》,《好預兆》顯然容易消化的許多。

  一樣是以神為重心的作品,《好預兆》返回到我們所熟悉的西方基督教文化,以「世界末日」作為中心,展演出敵基督的降臨、善惡天使惡魔角力、四騎士等一幕幕的劇碼。然而,《好預兆》的幽默度較諸《美國眾神》,就好像跑車和馬車之間的差別。而當看到下面這一段的時候,我當場紮紮實實的上了阿茲拉斐爾和克羅里這一對天使惡魔。

另版封神:美國眾神/尼爾˙蓋曼

Photobucket

  我無法說,我讀懂了這本書,或者可以從其中拆解出什麼有意義的。我看到的只是一些光、一些片段,一些在尼爾˙蓋曼其他小說中似乎反覆出現的主題。蜘蛛,譬如說。讀著《美國眾神》,想著這與《蜘蛛男孩》(或者翻成《南西之子》)是那麼的相似,連場景似乎都足以合而為一。而《蜘蛛男孩》則貌似美國化了的《棕櫚酒鬼和他在死人鎮的死酒保》,更都市更俏皮更頑劣更世故,但少了那種打從心底讓人想要相信的特質。

本文內容會提及情節與結局,請閱讀者自行斟酌。

新瓶舊酒:索命訪客/李查德

  李查德筆下的前憲兵浪人偵探傑克˙李奇,在《索命訪客》中的形象依舊是那麼鮮明。

  或許是這類型的小說看多了。因而最終謎底解開時我並未如同預料中的一般驚嚇,反倒是覺得果然不出所料(或者該說,假設情況真的不是那樣,我才會被嚇到)。這種寫作模式也隱然成了一種反轉的經典類型了。

  然而,《索命訪客》自有其與眾不同的地方。首當其衝的,自然是其主角傑克˙李奇。身為一個主角,李奇展現了驚人的組織力以及......莽撞。

  莽撞,但是又不是全然的無知。他還是有他的手段,只是這些手段不見得見容於社會。他遵循著一種古老的黑吃黑手段,但是卻反過來被國家機構「黑吃黑」。於是個人私探常見的、對國家公權力的鄙夷與不信任,就在這樣的情節之中自然而然的展露無疑。之後的那些摩擦、抵抗於是也就不單純只是一種傳統的展現,而更為李奇的拒絕組織、拒絕被固定提供了合理的背景。於是,在情節之外,角色反倒成了另一個重點。李奇身上所帶有的,既精明又草莽的氣息,構成了一股矛盾的魅力,而正是這股魅力,讓他在眾多私探間顯得身影清晰。

4.蔓延的疲憊

潛藏在死之中的生:活屍之死

  其實我很早就看完這本書了,只是那時忙的和陀螺一樣,繩子一抽,回到家就倒下,也就沒有多餘的心力來寫些什麼。

  但這本書卻老是在我腦海裡陰魂不散的跟前跟後。我為這篇讀後想了好幾個開頭:有繞口令的「施氏石獅」(不懂?把書名多念幾次就懂了),文藝腔的《挪威的森林》,以及閒聊式的、普通而平凡的開頭。

  .《活屍之死》是我久聞大名的作品。當初聽說這本小說的設定是「死人會活過來的世界」,忍不著一陣好奇:畢竟,死者若復生,那麼謀殺者不是顯而易見?又,既然死者會復生,那麼謀殺又有何用處?懷抱著這兩個問題,我打開了《生屍之死》。

基地與地球/艾西莫夫

Photobucket

  在前一波已然完畢的轟炸與下一波即將要把我淹沒的潮水之間,終於偷得半日空閒,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太空之旅。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