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異位/島田莊司

  《異位》是島田莊司1993年、繼《眩暈》和《水晶金字塔》後的作品。而如同《水晶金字塔》一樣,背景也是設定在松岐玲王奈的外景隊之中。老實說看到導演在求救時講出「我們這奪命雙人組又出事啦」一類的句子還挺有趣的。

  《異位》的內容描述電影之都好萊塢出現了一連串的怪事:血面爛臉的怪物在黑夜中四處擄走嬰兒、受歡迎的懸疑作家被斬首而死,首級被放置在銀盤之上。這之中的關聯,宛如懸疑作家新作品中的情節再現。同樣詭異的情況,也發生在松崎玲王奈所在的死海外景隊之中--有人死於刺傷,被高高的掛起、有人身首異處,而血流滿地。一切的一切,都隱約的牽涉到《莎樂美》這初正在籌拍的音樂電影,由松崎玲王奈主演。然而,這一連串的詭異案件,相信超自然者認為與吸血鬼脫不了關係,而信奉理性者,在種種的證據支持之下,則認為犯人的身份,便是超級女星松崎玲王奈......玲王奈真的是造成這一切詭異事件的兇手嗎?又或者她是受人陷害的小羔羊?

補遺:蝙蝠俠的幫手/勞倫斯˙卜洛克

  等我想到其實還沒把單篇的讀後感寫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今天早上的事情了。不過還是要補刀:朋友說得好,「那不是長句,是忘了加逗點的句子而已。」真是好個真知灼見。

  《蝙》收錄了〈窗外〉、〈給袋婦的一支蠟燭〉、〈黎明的第一道曙光〉、〈蝙蝠俠的幫手〉、〈慈悲的死亡天使〉、〈夜晚與音樂 〉、〈尋找大衛〉、〈夢幻泡影〉、〈一時糊塗〉、〈立於不敗之地〉。

*以下將會提及《蝙蝠》與《刀鋒之先》、《八百萬種死法》的情節內容。慎入。

被愛上的證明:蝙蝠俠的幫手--馬修˙史卡德短篇探案集/勞倫斯˙卜洛克

Photobucket


  《蝙蝠俠的幫手》收錄了十篇卜洛克寫史卡德的短篇小說。對於臺灣的讀者來說,這是一個熟悉卻又新鮮的體驗:熟悉的是主角,而新鮮的則是體裁--何曾看過這麼輕薄短小的史卡德小說呢?儘管在閱讀先前那些中篇長篇時,節奏也是零散隨意的,但終究不如短篇小說斷裂的那樣像是一個被拾起的片段。

  《蝙蝠俠的幫手》收錄的十篇小說,並不總是關於謀殺的。然而熟悉卜洛克的讀者當會為此一笑--那又何妨呢?讀史卡德,到後來所追求的已經不是謀殺本身,而是在謀殺背後的那些思想,以及藉由謀殺如此嚴重的罪行,與史卡□永不放棄的緝凶所構成的、一種對於人性的期待。這種期待並不要求或者彰顯本身的偉大,往往甚至帶著些無可奈何與嘲諷。但正是那股無可奈何以及嘲諷構成了現代都市人心靈的沙漠以及德洲--至少對於我,小說中那些譏嘲的對話,以及背後所透出的那些妥協、無奈、憤怒以及其他,較諸案件本身,是更為亮眼的存在。

以下,愛(花癡)恨(翻譯語句)交織的感想有,慎入。

孩子們的救贖救贖救贖:孩子們的憤怒憤怒憤怒/佐藤友哉

Photobucket

  我果然還是喜歡佐藤這種奇妙的統合了暴力、簡潔以及作者本身的吶喊所寫出來的東西。感覺像是在破壞些什麼,又像是在窺探些什麼--一邊讀著,我簡直覺得自己是傳說中那種嗜食人心的妖怪,嘿多一點再多一點,像樣的憤怒唷,真是美味啊,那樣的憤怒--這樣的感覺。

  《孩子們的憤怒憤怒憤怒》和《聖誕節的恐怖份子》一樣,都是充滿了力量的作品。不同的,在於《聖》的力量來自於拚命掙扎後的絕望,而《孩》的力量除了絕望之外,還多了掙扎後終於看到了一絲曙光。某種程度上來說,我相信《聖》與《孩》都有著高度心理自傳性的影子在裡面。《聖》是力求保持虛構的小說性而不可得,終至於崩壞的文體。然而《孩》並不,《孩》的文體保持的極好--或許因為這樣,儘管它依然充滿了力量,但在一切逼近即將崩塌的轉捩點時,卻總又神奇的將「故事」拉回「小說」的體裁。

  那樣將翻未翻的感受竟有種奇異的違和。先前所說的「嗜食」便是指這樣的心態而言。

*以下提及《孩子們的憤怒憤怒憤怒》情節,雖然我不認為這本書先知道情節會減損任何閱讀樂趣(事實上這本書好像也不應該歸類在爆雷萬惡的推理類,不過因為個人因素還是這樣分比較方便),但仍請未讀者小心,自行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

跑吧!美樂斯/太宰治

Photobucket

  《跑吧!美樂斯》是在看完《文學少女》後跑去借來的小說(在我後面還有兩位預約的同學,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被《文學少女》給吸過來的呢?)

永劫回歸:業之門/史第芬˙金

PhotobucketPhotobucket

  於是終於來到了這一站。在那麼漫長的旅程之後、在一切的世界逐漸混淆之後、在秩序與混亂交叉作用之後,羅蘭終於來到了黑塔的面前(我終於來到了黑塔的面前)。

  那一刻我像是也感受到了同樣的激動。很奇怪的。儘管腦海中早已勾勒出一幅黑塔的景象(鉛灰的天空低垂,而深灰到近乎墨黑的高塔聳立,以它為圓心滿溢出一圈豔紅並且盛開的玫瑰。),但那樣的景象似乎也一直要到史第芬金寫到羅蘭看到黑塔的當下才確然的固定了下來。這或許就是文字的力量,固定的力量。同時也是強制的力量、成真的力量(黑塔之所以需要作家,玫瑰之所以需要作家)。

安娜與床上之島/Julio Medem

Photobucket

  先前曾經看過Julio Medem的另一部片子《露西亞與慾樂園》,對於梅登這個導演的印象也就持續的停留在那個時候:女性的情慾,令人眼睛一亮的場景,以及片中坦白裸露著導演所意欲告知觀眾的意念--特別的或許在於,雖然那麼的坦白與裸露,卻並未因而削弱了影片的內涵又或是令人感到「說教」這樣一件事。

  因而我是相當期待觀賞《安娜,床上之島》的。尤其聽說這是為了紀念導演英年早逝的妹妹而拍出來的作品。到底會怎麼樣的呈現呢?那股傷痛會用什麼樣的形式傾瀉而出?懷抱著某種窺視般的好奇,走進戲院的黑暗之中。

十一字殺人/東野圭吾

  我得承認很久沒碰東野的小說了。一些他的小說,總覺得迎面透來的不是故事,而是說教的味道--儘管小說仍舊讓人感到揪心,但卻是處於「瞭解但無法理解」的矛盾狀態。於是我遂與東野說了再見,直到這次狹路相逢,看到試讀仍忍不著點了下去的《十一字殺人》。

  於是我必須承認感覺被將了一軍。原本,在這個大豔陽天拿起《十一字殺人》,純粹是因為它的輕薄。然而在我剛翻開第一頁,一股預感便告訴我這不同於讓我一看到封面就有逃跑衝動的那些作品,或許或許,它還會是讓我再次找回閱讀東野的感動的那一本作品。

  而它的確是。我沒花多少時間便讀完了。兩個小時,我想。而後我開始走路,一邊想著該去買一把遮陽的傘,一邊想著小說中的人物去到y島,如果能碰到這樣晴朗的天氣,那該有多好呢?

捕鼠器/克利絲蒂劇本、文大戲劇系演出

  我很少看舞台劇,但老實說也並不討厭。近年來寥寥可數的幾次觀看現場演出戲劇的經驗其實都挺不錯的。這樣說,到底為什麼很少看呢?想來想去,除了歸因於自己接觸範圍的狹隘外,還可以偷偷地歸罪到交友圈內熱愛戲劇者似乎也不多。

  因此反的來說,我會去看戲,都要多虧了這些熱心的朋友或者揪團或者演出。儘管替我開的這扇窗到頭來可能還是維持在氣窗的狀態,但多少還是起了交換空氣的作用。我是這麼想的。

無法拋棄的執著:死神的精確度/伊坂幸太郎

Photobucket

  看《死神的精確度》,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或許因此,那本書在我腦海裡逐漸風化成一種遺跡,是在血肉都被吞噬之後僅餘的記憶。那樣的記憶或許堅若化石,卻也易碎如化石。死神,與音樂,是在一切故事逐步成為往事之後所僅餘的兩個關鍵字。

冰霜將至/賀寧˙曼凱爾

  這是我第一本曼凱爾小說。先前對它基礎背景的了解,限於1)是一本警察冷硬派,2)地點在北歐--而我一直很疑惑,為什麼這樣兩者兼具的小說,我一直沒有翻開來或是打包帶走的衝動呢。

  或許總是要歸因於了解太少。儘管異國總令人嚮往,但隨之而來的陌生往往讓人再三考量之下才願意冒險進入?

  那都是無關的話題。但一邊讀著,一邊那些關於北歐的印象便不請自來的蜿蜒而上。冷冽而絕美的景緻、冰涼而蕭瑟的聚落,或是在那麼荒涼、那麼絕對的背景映襯之下,好似也被推到極致的情感。

1. 「推理迷」與自我定位

  那麼首先就從自我介紹開始。

上報

總之如題,承蒙聯合晚報編輯簡小姐的厚愛,我的上報初體驗就這樣開始了--幸好不是在社會版(冷)。老實說先前有想過在報紙印出來之前先披露這個消息請大家去買,不過後來還是太害羞了只好作罷(不過我還是自己偷偷地跑去買了還掃描存檔,還在慫恿之下打算去護貝←悶騷)

月蝕之窗/篠田真由美

Photobucket

  這其實是原創同人推理本吧。

  上一篇《假面之島》讀起來有種卡卡的感覺,所以翻開《月蝕之窗》的時候,其實還挺害怕的--畢竟這是本很厚的小說,要是再卡會很痛苦。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月蝕之窗》讀起來又有點回到先前《翡翠之城》等等一系列的感覺:日本明治時代的建築、於其中生根發芽的詭異故事,愛恨糾纏的家族恩怨。不過較諸《翡翠之城》,《月蝕之窗》某種層面上來說要簡潔多了。

扭曲小屋的利鈍/森博嗣

Photobucket

  剛剛看到這本書的厚度之時,我忍不住想挑挑眉毛表達我的驚訝--騙人的吧,那個跟古龍一樣喜歡寫短句的森博嗣居然會出一本只有兩百頁的書?而且還是SM與V兩個系列交會的作品?

  然後我就喜歡上這本書了。

文字版生命線:幽靈救命急先鋒/高野和明

Photobucket

  我好久沒下這麼一針見血的標題了。幾乎就想直接這樣貼出去。

  高野和明的《幽靈救命急先鋒》是難得的一本既講解了許許多多的「知識」,還額外的加了一大堆「說教」,卻仍然能兼顧故事趣味性的奇妙小說。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