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3/29~4/03]台大推理週

★推理書展★
地點:活大地下室 文藝展室廳
時間:3/29(六)~4/03(四) 09:00~21:00 (3/29從中午十二時始開放)
全面八折,原價滿1250元打七五折!

★推理週演講★
時間:4/1(二)19:00
地點:活大107室
主題:出版.寫作.閱讀──推理世界的親密三角關係
講者:冬陽 (現任臉譜出版社主編)

★活大怎麼去?★
地圖版:
精簡版地圖
放大版地圖
圖示說明
圖上靠近圖書館、被標上20號的建築

文字版:
自新生南路與羅斯福路交接之大門口進入,椰林大道底、圖書館左手邊的中式建築。

想像與食紙的偵探:文學少女1-3/野村美月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超輕鬆幽默推理:請勿挖掘/冷言

  《請勿挖掘》是冷言正式出版的第二部作品。相較於前一本《上帝禁區》的嚴肅悲劇基調,讀者會發現《請勿挖掘》在調性上差了十萬八千里--如果說《上帝禁區》是家庭倫理大悲劇,那麼《請勿挖掘》便是帶點黑色幽默的輕鬆喜劇。

真相的另一種可能:猶大之窗/約翰˙狄克森˙卡爾

Photobucket

  老實說我第一次看到《猶大之窗》封面的時候,忍不住一陣激動--啊啊啊為什麼又換書封了!這樣如果前面幾本又重出的話,我、我到底要不要收啊(淚奔)。然後我一定要小抱怨一下,雖然我很喜歡大書腰的設計,可是不懂保養如我,老是會碰上「要好好收藏書腰所以看的時候把他小心翼翼的拿下來結果書腰後來被壓扁了」的慘劇......我看是時候去買新書套了(淚)

薔薇與□鳥:獻給虛無的供物/中井英夫

Photobucket

  若以一般性的評價來說,比起四大出版的前兩本《腦髓地獄》與《□死館殺人事件》,《獻給虛無的供物》顯然好讀許多--它不像《腦髓》一般充斥著神經醫學與囈語,也不像《□死館》以正常的名稱包裹著眾多非地球的思想與堪稱嘲笑的殺人。《獻給虛無的供物》是一個有著合理架構、正常邏輯(唔,至少比起前兩本要正常很多)的推理小說--然而,其「奇」,或者說,,諷刺點或許也就在此。

  《獻給虛無的供物》是以1954年9月北海道洞爺丸號翻覆的事件為靈感來源,寫出一連串以冰沼家為中心的悲劇。冰沼家的悲劇可往上溯三代:第一代被認為與北海道的原住民愛奴人發生衝突,而終被詛咒而死;第二代則是因函館大火而死;第三代的三名男丁中有兩人都在洞爺丸號翻覆時死亡;第四代,也就是本書的主人,則是冰沼一家僅剩的堂兄弟們:青司、紅司、藍司,與第三代碩果僅存的橘二郎,他們目前都居住於目白的冰沼宅邸之中,等待事件的開演。

誰?/宮部美幸

Photobucket

  一邊讀著,一邊思緒卻總是飄到另一本令我難忘的小說上。這兩本小說的主角是如此相似,而面臨這一杯小小的幸福水杯,姿態卻是如此相異,不禁讓我懷疑著,這該算是小說性質的差異,還是男性作家與女性作家的差異呢?同樣是在不經意之下認識了有錢的女方,進而開始了一個受人欣羨的上流生活。接受岳父的援助成立了家庭,而自己的原生家庭似乎就這樣再也看不見了。與妻子育有一女,對女兒保護週到......相似點僅此而已。接下來,便是兩本那麼截然不同的小說了。

返回閱讀的起點:惡魔的手毬歌/□溝正史

Photobucket

  一拿到書,我就迫不及待的翻了開來--有些時候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人說本格推理看一遍就結束了,什麼都不留,再也不會讀第二遍。特別當對象是□溝正史的時候。

當地獄出現眼前:硫磺之火

  書背的簡介其實就把三分之二的劇情給勾勒出來了。對照作者pc二人組,可真是言簡意賅到了極點--故事是這樣的:達戈斯塔,身為一個失敗的冷硬派英雄,先前是紐約市警局的星星,後來因為自己嚮往自然而離職搬到加拿大,並開始動筆寫警察小說。可惜的是,兩本小說都以失敗收場,而他本人也逐漸厭倦釣魚和聽鳥叫的生活,終於與日漸愛上加拿大的老婆分道揚鑣,回到南安普敦,當一個小小的、憤世嫉俗的巡佐。

  某日,他的機會來了:富有的郊區死了一個名氣甚大的藝評人。嘴賤出名的他是標準的一句定生死。不知道是否報應使然,當他被清潔婦發現的時候,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地方是沒被燒過的。詭異的是,房間其他地方夷然無損,而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硫磺味,地毯上則有個隱約可見的蹄印......。

相逢何必曾相識:尋狗事務所/米澤穗信

  其實一直到《尋狗事務所》的中段,這本小說讀起來都還是有些普通平凡的:事務所的設定已經不新奇,再怎麼奇怪的名稱與詭異的案件開頭也都出現過了。所長是個頹廢喪志的中年男子更是家常便飯的主角類型。半途殺出的、帶著點天然呆傾向的助手:對「偵探」這個詞的想像停留在苦艾酒、皮風衣的硬漢上(唔,要多少個平凡的偵信社才有辦法出一個打落牙齒和血吞的硬漢啊?偏偏小說裡好像滿地都是。)--不要再想到《名偵探守則了》。他是個男的(謎之音:就是這樣才更加的會聯想到《守則》啊。),以及神秘的覆面智囊團--拜網路之賜,這個面覆的可真徹底啊(笑)。在在都揭示了一個再典型不過的「事務所」類型故事--我本來是這樣想的。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