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blog新功能:Lost in Translation

逛多了網頁,偶然想要一個繁簡互轉的功能,於是上網找了找,目前最接近的外掛似乎是將google的網頁翻譯功能直接掛到blog上。因為不是專門為blog開發的,所以在使用上也不那麼的盡人意。

回家,然後聽風的歌:Heima/Sigur Ròs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導演:迪恩˙布洛斯(Dean DeBlois)
國別:英
年份:2007
片長:97min
規格:DigiBeta
參展/得獎紀錄: 2007雷克雅維克影展




  一直要到這次的金馬影展,我才知道冰島這個享譽國際的後搖滾樂團。說不上來為什麼想看這部片。或許是因為片名,或許是因為冰島,也或許因為忘不了某次看音樂電影的感覺。總之買了票,並且準時的入場(順便抱怨一下,日新威秀的九百人廳雖然很大,但座位間隔卻小的不得了。因為是當天的第二部片,害我像扭扭蟲坐立不安很久。而且音響很糟糕,高低音都不太行的樣子,聽的耳朵好痛。)

翻身,如何可能:Q&A/維卡斯‧斯瓦如普(Vikas Swarup)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作者:Vikas Swarup
出版:皇冠出版社
版本:試讀

  《Q&A》是一部很奇妙的作品。總覺得作者儘管意欲呈現出印度底層小人物的辛酸,卻又不願意站在一個血淚控訴的角度去探討一切,因而,打從一開始,讀者就知道羅摩‧穆罕默□‧湯瑪士已經獲得十億盧比這樣一筆大錢了(多少錢呢?大約相當於新台幣八億元←大到沒什麼感覺、好像只有在某些人掏空、侵佔、背信時會出現在電視上的字眼)--唯一不確定的,只有他是否拿的到這筆錢而已。

Empties:布拉格練習曲/Jan Svěrák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導演:楊斯維拉克(Jan Sverák)
國別:捷
年份:2007
片長:100min
規格:35mm
參展/得獎紀錄: 2007卡羅維瓦利影展最佳編劇、觀眾票選獎




  一拿到今年的金馬片單,看到Jan Svěrák這個名字出現,當下就決定要選看這部片。

□~Black Sheep:黯陰羊/Jonathan King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導演:強納森金(Jonathan King)
國別:紐西蘭
年份:2006
片長:87min
規格:35mm
參展/得獎紀錄: 2007法國奇幻影展評審團特別獎、觀眾最佳票選獎




  這還是我第一次到劇院看B級恐怖片......《闇陰羊》從譯名開始,就讓人覺得「真是部有趣的片子啊」(更別提青先生三不五時的就在耳邊「闇陰陽!幹你羊!」的強力推銷了),因而相當的期待觀賞這部片,就算看完之後可能沒車回家也在所不惜(笑)。

暖調成人童話:Hero電影版/鈴木雅之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沒看到台大的試映會,本來極度不爽到根本就不想看的地步,沒想到老早之前就已經和朋友們約了要去看首映(那還去排什麼鬼試映會啊?囧。)

  總之就是這樣,在三場金馬中間又排了一個Hero電影版。

2007.11.25˙流水帳

  我的金馬影展開始日:開場片,布拉格練習曲。中場,聽風的歌。終場,闇陰羊。中間插花:Hero電影版。整日盤桓在西門町,許久不曾如此了。

   in89座位比我想像中要來的舒服。日新就真的不行了,音響也爛,害我《聽風的歌》耳朵覺得有點痛,座位間隔又小(以致於那些紅色貴賓席看來如此刺眼)。

  觀眾的素質倒是挺齊的。印象中四場都沒碰到響手機和碎碎念魔人,很開心。

  最後的最後還拿票根給闇陰羊的男主角簽了名。只是太累了,說不出任何話也無法做出任何表情。

名探之死:金田一耕助的冒險/大林宣彥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我買這部片,原因之一是看起來就是惡搞片,原因之二是........太便宜了(被巴爛)。這部片,連中文片名都在惡搞啊(誤)竟然寫成「金田一耕介的冒險」(耕介?誰啊?耕助的弟弟嗎?

一個破繭而出的嘗試:昆蟲偵探/鳥飼否宇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初聞《昆蟲偵探》這本書,印象中是寵物兄在社課中曾經有過簡短介紹。我天生對奇形怪狀的設定無法抵抗(雖然這種類型的佳作真的不多),沒想到隨後就聽聞中文版即將出版的消息。又承蒙寵物兄出借,於是終於得以一窺其真貌。

  總的來說,《昆蟲偵探》與其說是推理小說,倒不如說更像是諧仿小說。依循著推理小說既有的各色成規,卻又以「昆蟲界特有的邏輯」為盾牌,一一的將之打破,從各短篇的題名,便可窺知其遊戲/諧仿的意圖躍然紙上。而以「人變成的蟑螂」作為助手,使得「昆蟲與人」的關聯順理成章的被提出(因而不可避免的討論到「人類」在生態系中間的地位。)

小狗拉瓦/傑˙科普曼、瑪琳達˙羅斯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牽涉到戰爭的事物,總讓人「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照相機/讓-菲利浦˙圖森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讀《照相機》,總讓人有種週末下午的錯覺--渾身懶洋洋的,無論窗外是豔陽又或雨天,皆與我無關。雖然薄薄一本,外加天地□、行距大,總也覺得沒幾個字,然而卻硬是要費上比預計再多數倍的時間才能結束一段......我覺得自己似乎在溫暖的南洋中漫步著。

  而在閱讀與閱讀的空隙之中,我終於忍不住的困倦睡去,並且發夢。夢見了一些個荒謬卻似乎又有些事實基礎的夢。難得的夢見了現在的同學們,一同行駛於山路,與突如其來的偶遇。而一切結束在我試圖用腳撐住不斷嘗試滑落的車子,一如撐住速可達一般。

  讀著《照相機》。隨著主人公前往駕訓班,隨著主人公無預警(或者說是太過命定式的)談起戀愛。一邊訝異著如此的漠然(卻又顯現著某種計算性),一邊轉過些個電影場面、些個嘗試抵抗世間荒謬而終究導致自己成為荒謬的存在主義前輩們。接著繼續發夢。

  夢見了另一個醒來後更加疲憊的夢。在夢中我困倦欲眠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於是醒來後覺得疲累,異常疲累。據說圖森被認為是法國新小說作者,難道這就是新小說的魅力之所在?

巫師與水晶球/史蒂芬˙金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接續著《荒原的試煉》,《巫師與水晶球》一開場,便是緊張刺激的鬥智場面--單軌伯連與槍客共業的對決。腔客們一點一點的掏盡自己所知的謎題,而單軌伯連則負責將球好好的打回去--簡直像是某種乒乓球的比賽,登、登、登、登,謎題與答案在桌面上一敲一擊,舉手投足間無不計算著反射的角度,那樣緊張刺激的令人動容。

問題,一直都在:RPG/宮部美幸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身為一個懶人,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常常在某些時候忘了預設立場。而《RPG》,我以為就是碰巧得這麼讀著的。不要記得它的作者是宮部美幸,最好也忘了宮部在台灣是以推理小說家出名,那麼,讀起《RPG》,或許就不會那麼驚愕於「輕薄短小」、「少許推理」以及最終的,那麼冷靜的面對殘酷的現實。

沙漠/伊坂幸太郎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想找那段「住在城鎮」的句子,卻怎麼也找不到了。簡直像是某種海市蜃樓一樣。

  無論是《沙漠》也好,《孩子們》也好,伊坂總塑造出一個「嗨咖」來發表一些意見。說是荒謬也好,說是熱血也罷,那樣自然而然的大膽宣示,多半是我(等)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標。因那樣的人而感覺到耀眼,因那樣的人而感覺到不可思議,卻也偷偷地覺得「啊真想成為這樣的人啊」--到目前為止的生活,在每個階段總是會碰到一些這樣子的朋友,或許可以說是某種幸運吧?

雙城˙試讀版/張草



  閱讀張草的《北京滅亡》,是個挺美好的經驗。因而,雖然這本《雙城謎路》僅是原書篇幅的一半,也著實令人躍躍欲「視」。

  張草於後記中有提到此暫定書名的由來,分別源自於他的個人經驗,與故鄉沙巴被英國殖民的過去。因而雙城分指臺北與倫敦。臺北以「四季臺北」、倫敦以「四日大霧」為兩章的章名,各別含有四個故事--這樣的題名,或許正反映了兩城在張草生命中所佔據的時日與記憶之短長。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齊格飛.藍茨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很久沒讀到這樣的書了。從書名就帶著那麼濃厚的寵溺、溫憐與愛惜,卻又不是追憶似水年華式的對逝去時光的輓歌。《我的小村如此多情》呈現出一座戲謔歡樂的虛擬鄉村樂園,那裡的人們行事滑稽,卻彷彿帶有某種深意,而那些誇張的作風,也適足以呈現/諷刺我們所習以為常的一些現象。有些時候它一針見血,有些時候它僅僅博君一燦。

兒戲/雷金納.希爾

  《兒戲》是一本很有意思的推理小說。

  說有意思,是因為他用了好傳統的開頭:一群人在脾氣不好的富婆貴朵琳的葬禮上盤算著能獲得多少遺產,偏偏此時又出現了個失蹤多年(照道理說,應該已經死亡)的「兒子」哭著撲出來喊「媽媽!」--這場景不是挺眼熟的嗎?脾氣不好的富婆、遺產、關係夠遠但是住的夠近的親族,以及不可或缺的,「異鄉的陌生人」。我忍不住想去翻根本不存在的折頁,去查還沒有印在折頁上的作者簡介,想像著他出生於西元幾年。

圖案人/雷˙布萊伯利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一開頭便是這段話兒:

我那位在巴黎擔任服務生的朋友羅倫,整夜跳舞,跳舞,跳個不停。至於我的舞曲與旋律,全在這兒了。它們填滿我的歲月,拒絕死亡的歲月。為了拒絕死亡,我不斷寫作,寫作,在正午或者凌晨三點。

為了免於死亡。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