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你我的崩壞世界/西尾維新

su3ji32k71cj94g4ru4.jpg


  大致上來說還算是有趣的作品。

秋天裡的春光(Autumn spring)/Vladimir Michalek

20060630201049.jpg


  這是一部很通俗的電影。

Faust/Jan Svankmajer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國別:捷克。黏土動畫。

  Jan Svankmajer是捷克人,1934年9月4日出生於布拉格,他大學就讀布拉格表演藝術學院,修習木偶劇、導演跟舞台設計。1964年創作第一部動畫作品“The Last Trick”。他在學生時代即對超現實主義感到興趣,也涉獵了歐洲傳統木偶戲,並涉獵舞臺、詩歌創作、電影等。他在1964年製作了他的首部動畫短片《最後伎倆》,並於1970年加入捷克超現實主義藝術團體,並因此認識他的妻子,也是一名畫家的Eva Svankmajerova。他的作品不限形式和材料:麵包、木頭、陶器甚至演員也可被用作動畫的材料與元素。《紐約客》這樣評論他:「電影界被一分為二:那些從未聽說了Jan Svankmajerk的人;還有和他一起工作,知道他們遇到了天才的人。」他的作品通常也被歸類為超現實。

嚴密監視的列車/Jiří Menzel

20060629162752.jpg  20060629163306.jpg


國別:捷克。□白片。

  捷克導演Jiří Menzel,是作家和新聞工作者Josef Menzel的兒子。他從1957 年到1962年,在布拉格電影學院主修導演。這部《嚴密監視的列車》的原作是赫拉巴爾(Hrabal)的同名作品,赫拉巴爾本人也參與了改編,他的劇本「底層的珍珠」(The Pearl in the Deep),更開啟了捷克新浪潮電影的風氣之先。導演Jiri Menzel則以本片與另一部《Capricious Summe》,在捷克電檢嚴格的年代依然享有極高的名譽。Menzel與赫拉巴爾的合作關係密切,除了這幾部外,兩人還合作過《金黃色的回憶》(獲1981年威尼斯特別獎)和《失翼靈雀》(獲1990柏林金熊獎)。

管教的甜蜜歲月/芙洛兒‧雅埃吉

ej03rul4k27wu06au4njo4m4.jpg


  一群女孩子的住校生活。某種程度上讓我一直想到克莉絲蒂的芳草地女子中學,總默默的希望最後那崩壞的來臨是築基於一場災難性的謀殺之上。然而,灰飛煙滅總在平凡之間。

臉對臉/艾勒理˙昆恩

xu032jo4xu03.jpg


  雖然沒有很厚,但畢竟是昆恩的作品,還是令人想在第一時間內就生吞活剝完畢。只是,看完了之後忍不住會回到前頭來看著作年表,確認一下完成的時間,畢竟那和我熟知的昆恩似乎有些差距。

煙、土或是食物/舞城王太郎

u0wj3cji4g4g6j4.jpg


  在初聞梅菲斯特獎時,這個作家的書名曾經讓我好奇到無以復加,熱切的想知道他到底寫了些什麼。在中文版《浮文字》第一集中我遇到了舞城王太郎,被那樣喋喋不休的嘈雜聲吵的腦袋痛,差點想拿鑽子把他的頭給真正鑿出一個洞來。

不安的童話/恩田陸

1j402k7wj6cj84.jpg


  該說雖然一種米養百樣人,但也只有「百樣人」而已這樣嗎。翻開目錄,看到每一章的章名,讓我忍不住這樣覺得。

對不起,媽媽/桐野夏生(內容有)

2jo41j4fu3a8a8.jpg


  自從看完《異常》後,就很久沒碰桐野的書了。或許是她在《異常》中描寫的心態過於貼近,或許是那樣赤裸的暴露出一切的不圓滿讓人感覺虛弱,總之每每下意識的避開。

Love(Szerelem)/Károly Makk

249823.jpg


  Károly Makk是匈牙利新浪潮導演,1925年生。是一個導演、製作人和劇作家。1952年畢業於Academy of Performing Arts(directing) 。第一部劇情長片Liliomfi(1954),獲得坎城影展的最佳導演提名。總共執導過25部的劇情長片和許多電視電影,不過得獎運不甚佳。除Love這部片得到坎城影展最佳影片外,其他的獎項都不甚大。Károly Makk後來獲得Figueira da Foz IFF (1986)、Hungarian National Film Week (1994)和Karlovy Vary IFF(2001)的終身成就獎,也算是對他的肯定吧。

飛翔警察/胡桃澤耕史

DSCN1111.jpg


  收錄六篇作品,分別是〈不成立的命案〉、〈『給夕子』〉、〈化不能為能〉、〈挽臂族教祖之死〉、〈他殺?他殺!〉、〈伴著春天而來的謀殺案〉。

用標題湊一首無意義的詩

莫名其妙的彆扭個性讓我無法一直使用簡單明瞭的指示性功能標題。於是以直覺和字數限制擷取詩句代替標題,如「寫好一個輕歌劇」代替「新文章」。閑來無事呆望螢幕,不經意間,各標似連成一氣。是以索性再行拼貼□補,湊一首或許只有自己了解的詩(算詩嗎?)。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