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安格思首部曲-傳奇初現/奧蘭多‧裴



  翻開前幾頁,恍然間我以為我拿在手上的並不是奇幻小說,而是相當具有歷史背景的(架空)歷史小說。原因無他,這些民族、這些地名、這些宗教,通通曾經出現在歷史課本或是冠有歷史這一分類的書本之中。我疑惑了,然而還是慢慢的把這個章節讀完。

□死館殺人事件/小栗虫太郎



  這本書...是不是應該改名為海王星球殺人事件啊。□學就
算了,第一次看到那麼多□學星球人聚在一起討論,難怪siedust
大跟寵物兄都異口同聲的寫出這麼引人入勝,讓人頻頻笑倒在電腦
之前的心得。

  而他殺的人應該是拿著書本的讀者吧。我第一次看一本四百多
頁的書還計算自己已經看了幾頁剩幾頁。算一算裡面死掉的人跟昏
倒的人,我覺得跟我腦細胞被謀殺的程度大約是不相上下。

博士熱愛的算式/小川洋子



  以前曾經斷斷續續的接觸過小川洋子的作品,帶點恐怖懸疑性的短篇小說。使用文字的技巧就算經過翻譯的轉換之後,讀來依然帶著一種透明的感覺,這讓我對這個名字有了深刻的印象。也許這是我為什麼在舊書店看到這本書時,會衝動的拿下來帶走吧。

  先看了書背面與作者簡介。作者簡介讓我才知道她是遠比我想像中還要知名的作家。而這似乎是她改變文風之後的作品,和我之前閱讀的懸疑派有些差距,好奇之下,開始翻閱,也開始跟書中這些美麗的聯想相遇。

作廢的捷克人 勞倫斯˙卜洛克



  原本預計這本書沒那麼快入手。

  很快的看完了,在顛簸的公路上我彷彿經歷了一樣的冒險、思緒與憤怒。

  也許這是為什麼我一向不太愛看倒敘式推理的原因。我總很容易融入主角的思緒之中,自然不樂見精心設計的陰謀因為某個小東西就崩毀片片。

  伊凡˙譚納又開始了他的個人冒險。

皮行者 東尼˙席勒曼



  在回家的路上搖搖晃晃的看完了這本書。有那種終於能清楚認知
並且融入故事情節之中的感覺真好。隨著頁數的開展,從未真正目睹
沙漠的我,卻也彷彿嗅到空氣中那乾渴的味道,或是即將落下的男人
雨、女人雨。

  到目前為止,我看到的印地安警探系列,都跟巫術有或多或少的
牽扯。然而這並不像邪教般給人可怕恐怖的刺激感,而是令人聯想起
西雅圖酋長的宣言,那種在價值觀的碰撞之中擦生的火花,包含了衝
突、犧牲、了解與妥協的火花。

拿破崙狂 阿刀田高

  首先感謝霄哥慷慨出借,還有謝謝寵物兄替容易害羞的我跟霄哥
說想借書(咳,我要聲明這是很認真的)。

  拜暑訓之賜,我現在對阿刀田高此人的姓名可是牢記不忘。只是
總沒看過幾篇他的作品。在架上偶爾看到他的某本書,不過一看到書
背文案「充滿了愛慾與死亡,成人的童話」,就...還是把書擺了
回去。我實在不想再冒著看到另一本某某夫人的危險啊啊啊。

2005.02.14 台南舊書店遊記一

  幫小妹搬完宿舍,休息了一下,就到火車站後站租了一輛小五十。價格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便宜,新車租整天一百五,舊車一百。比較起來,高雄租一天三百五,花蓮一天兩百的價錢都頗貴。

  小五十還不錯,只是速度表壞掉了,騎了整天我都不曉得自己到底時速多少。

  出發前畫了一張簡略的台南市街道圖,也大略的將該走的路線寫下備忘,事後證明這招還挺有用的,只要按表操課就能平安的到達想去的地點。

大逃殺 高見廣春



「相較於南朝鮮共和國施行徹底的社會控制,我們這個國家--當然,基本上也是採取高壓控制--則是非常巧妙--嗯,現在說來也算是結果論--以非常巧妙的手法,多少留下一點自由的空間。如此一來,先給人民糖果之後,接著就可以宣稱:『毋庸置疑,自由是全體人民與生俱來的權利。然而,為了公共福祉的目的,自由往往必須受到限制。』如何?聽起來非常合情合理,無法反駁吧?」 
--引自「大逃殺」

  把這本書和□暗的左手放在一起看是我看完之後最後悔的事情。因為這樣,負責製造夢的大腦產生了錯亂的拼貼,導致一場可怕夢境的發生--簡單的說,就是一群時男時女的和平主義者開始玩起大逃殺的遊戲。

  然而大逃殺的餘味雖然不好受,卻也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我想可能是我對它定位的關係吧。開始,由於是推理社團的朋友所介紹,便擅自的以為是偏推理小說的書籍;閱讀開始,卻漸漸的傾向於認定它屬於「理想國」文類的一份子,而這兩份糾結的感覺就這樣一直伴隨到最後。再寫心得時,這有稍微的困擾我。最後決定當成文學類來寫,然而仍會注意到推理小說的不成文法--不要洩漏謎底。未讀者請放心閱讀。

[漫畫] 龐克刑警 山口雅也/著 霜月かいり/繪



  感謝寵物兄借書給我。不然我大概會等到偶然看到才叮的一聲想起
「哎呀,有這本漫畫耶。」

  書背的簡介:
  我的名字叫基□,職業是蘇格蘭場警察,頭銜雖然好聽,實際上只
是個下等勞工,這就是為什麼龐克族的我也可以當刑警的原因。因為連日的大雨,使得某個有錢人諾亞妄想世界末日將要來臨,而造了方舟,並遵照聖經中的方舟一模一樣的做法,還請了我們的上司去當證人,可是沒想到這竟是一連串懸疑殺人劇的開端!!


  首先來說一下畫工好了。霜月畫的不錯,龐克畫的蠻帥的,該美的該醜的都顧到了,真棒。角色的辨識度也還蠻高的(至少主角肯定不會錯。)

七歲小孩 加納朋子

  首先要感謝寵物學長的奔走聯絡與呂仁兄慷慨出借此書,才得
有眼福一覽加納的此本佳作。

  翻開書,由於是採取作中作的形式,因此我開始還搞不太清楚
狀況,看到書中寫著「七歲小孩的首篇是西瓜鬼」,還真的倒回目
錄去看了一下(實際上的首篇是西瓜汁好像。)總之,從一開始的
活潑筆調,就讓人真的很想去看一看作中作的七歲小孩到底是怎麼
寫成的。

詩般的殺意 森博嗣



  兩天前聚餐後拉著毒兄就往書店跑,當天晚上嗑到四點多然後被罵
怎麼這麼晚還不睡,可是娘啊,書本來就是要盡量一氣呵成讀完的啊。

  首先還是要推一下井十二工作室,帶點冷調的簡潔,跟這系列的感
覺蠻搭。

Y的悲劇 艾勒里˙昆恩 (未讀勿入)



  為了享受一下那種無機理性的世界,於是終於翻開了很久沒碰的y的悲劇。

  一翻之下大驚,原來這家人不是姓約克而是姓□特。這下子反倒有點安心,這代表這個故事對我而言,雖然兇手的身分已經呼之欲出,但仍是個跡近全新的故事(畢竟就算已知兇手的身分,但嫌疑犯還是可以視為兩人。)於是張大我的眼,仔細的再讀過一遍。

13級階梯/高野和明



  這本書擺在我書架上好一陣子了,只是總提不起精神去讀。那樣的議題總是會讓人感到沉重且無力處理。是否該廢除死刑?是否該重新接納受刑人回歸社會?對於受刑人的家屬,又該以什麼樣的眼光去面對?接納了受刑人,對受害人來說是否是一種不堪的背叛?或又相反,對於行為不堪的受害人,不接納受刑人是否反而是一種可悲的不諒解?

  對於這些,我想來想去總是想不到一個適合的解答。也是應該想不到的。唯一比較覺得合適的,卻是毫無標準可言的「看人」。看受刑人,看受害人。

暗礁/羅米虛˙古奈塞可拉



  文字的步調悠緩,宛如一縷盤旋上昇的香煙氣息。精準的譬喻配上優雅的文字,這是我今年看到文筆最為優美的小說。

  書背提到的讚美,我相信絕非過譽之辭,然而在閱讀前仍可注意一點:本書實際上提到海的部份並不如書背所言的那麼多。大部分時間,他們仍然是身處一個海島之上-一個台灣過去極少提及,然而經歷或許類似的小島,斯里蘭卡。

另外,我要多嘴的聲明一點,圖片跟書本實際的封面有所落差。顏色更為柔和,更像書中文字予人的優雅澄□。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