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藍色十字架

  〈藍色十字架〉無疑是一篇令人讚嘆的作品。讀者隨著偉大的偵探華倫亭警官,跟蹤著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事件,最後發現了一個詭譎的真相。這部作品在初初閱讀時,讀者可能--在理性的薰陶之下--會摸不太著頭腦:為甚麼華倫亭可以那麼相信傅南彪沒有逃過他的眼睛?他又是根據什麼線索追隨著這兩個形跡可疑的神父,遇見一連串難以解釋的小小怪事?卻斯特頓可能也覺得這個故事需要太多巧合,於是在中段插進關於奇蹟的片段解釋。

第206塊骨頭/凱絲˙萊克斯

  其實我對女法醫類型的小說有點興致缺缺,對我來說,他們在影劇上的表現似乎要比紙本來的好上許多。因為影像分散了注意力,合理的讓那些專有名詞從腦袋裡流倘而過,卻又不會有「啊慘了我不懂所以在放空呢」的焦慮出現。加上我是從史卡佩塔開始接觸這類型的。剛開始新奇有趣,且不乏佳作,到後來就疲乏了,幾乎有點想問有哪一本女法醫類型的小說裡面沒有寫到法醫被攻擊的?我記得我對某本史卡佩塔發脾氣的理由就是這個。總是有兇手要殺法醫。這些人智商是有多低啊,難道不明白死了一個法醫還有千千萬萬個法醫。另外加上那些混亂的情史。種種的因素讓我對這類型實在沒什麼動力吃下去。不過基於本人的大嬸性格,我還是手滑的報了這本(掩面)。

書探的法則/約翰˙鄧寧

Photobucket

  之前才讀了《愛書狂賊》,不久又迎來了書裡有提到的《書探的法則》,連著兩本都是與舊書有關的犯罪故事,這機運也挺有趣的。和朋友討論著,小e提到了愛德華˙紐頓的《藏書之愛》,我說,啊我有那本呢,只是一直放著沒翻。拜此兩本書之賜,我也終於提起勁來朝那大塊頭進攻,不知何時才能啃完有如電話簿般的愛書人紀錄。

  但與《藏書之愛》是本蒐藏家的散文札記不同,也與《愛書狂賊》是本報導文學不同,《書探之死》可是切切實實的推理小說--儘管作者的書前序讀來其實頗有《藏》與《愛》的風味,那些買書賣書的叨叨絮絮、價格浮動間的得意與失意、在喜好與買賣間的掙扎等等。但當鄧寧將克里夫˙詹威介紹給我們的時候,那些低語就後退的成了背景音,成了一種氣味,讓人迷戀卻又難以抓尋。

12神探俱樂部/帕布羅.桑帝斯(Pablo de Santis)

  我很喜歡這本小說,但卻遲遲無法動筆寫下閱讀之後的感想。一天又一天過去了,它懸在對朋友的承諾與自我的懶散之間擺盪著,每天我都想著該開始寫了吧,每天也就這麼樣的過去了,而文章依舊沒有出現,我不知道該怎麼寫,才能表達出我讀著/讀完這本書時所想到的。而時間一直過去,我開始害怕連曾經想到些什麼的事實都會被自己遺忘。

神秘回聲/塔娜˙法蘭琪(Tana French)

  我其實不知道這本小說到底是叫《神秘回聲》還是《神秘地帶》,反正它是塔娜˙法蘭琪的第三本作品,《神秘森林》和《神秘化身》的姊妹,原名為Faithful Place。據說塔娜˙法蘭琪的下一本小說主角已經確定了,是球王˙甘迺迪,真不知道該不該希望中文版書名是神秘射門(毆)。

  因為種種神秘的原因(喂),我沒有看前面兩集--即便身旁的友人都說這個系列很好看。而出於某種神秘的因緣,我看了第三集。感謝老天,首先因為沒看前兩集根本不會有任何問題,再來是因為這本書好看到爆炸。很久沒有碰到這麼好看的虐心文小說了。

  小說的故事可能很平凡,一次計畫好的私奔,一個沒在計畫內的拋棄,然後是二十二年的時間。臥底警探法蘭西斯˙麥奇(我看到這個姓的時候無法遏止我的笑意,一直想到Oh!Mickey!)原本打算和他的初戀女友蘿西私奔到英國展開新生活,但那個晚上蘿西沒有出現,於是他包袱款款,沒去到英國,而是成了警察,與檢查官結婚又離婚,生了個可愛的女兒,隔幾個禮拜見她一次,日子這樣過去。直到一個週末,電話響起,話筒那端,法蘭西斯的妹妹潔姬驚慌的聲音傳來:拆房子的工人找到一個皮箱,蘿西的皮箱。

  蘿西去了哪裡?她為什麼拋下法蘭西斯?在法蘭西斯一點一點地敘述著他跟蘿西的美好時光之後,那已經不是法蘭西斯自己的問題,同時是我的。為什麼?發生了什麼事?蘿西現在在哪裡?她怎麼了?那些疑問緊緊的纏住了法蘭西斯,也纏住了我。一點膽戰,一點期盼,一邊害怕接著會發現蘿西的屍體,另一方面害怕不會發現蘿西的屍體。那幾乎是二選一:背叛,或是被殺害,而我無法選擇哪一種比較不傷人:是你的愛人背叛了你比較不痛,或是她沒有背叛你,只是被哪個混帳給殺了。

  或許這就是整個小說的迷人所在,關於選擇,關於背叛。選擇要忠於誰,等同選擇要背叛誰。小說中的所有人都選擇了,上一代的選擇在不知不覺間影響到下一代,個人的選擇在不知不覺間影響了另外的人。直到錯誤發生,一切都再也回不來了。

  再也回不來的東西是最美的,再也不會成真的未來也是。比那個再次一級但依然很美的,則是朝向未來繼續走下去的努力。《Faithful Place》在這三個地方的寫作都漂亮的讓人難以置信,再加上警探們常常出現的俏皮話,在感傷與希望的中間夾點諷刺與幽默,於是讓人難忘。


以下討論涉及情節與兇手雷,請自行斟酌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