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掉坑一瞬間:《古書店阿賽麗亞的屍體》解說

20150403030129373_4784_300.jpg

  因為工作室結束經營而失業的相澤真琴,為了轉換心情而花大錢居住的飯店,卻在入住的當晚失火。在看到燒焦屍體的驚嚇之下,得了脫毛症,向朋友抱怨的結果,卻被介紹到奇怪的新興宗教團體中……以為自己已經衰到底的真琴,在葉崎市海岸想完成自己「多年以來的夢想」,也就是在海邊大喊「王八蛋!」的時候,又碰到了溺死在海中、被海浪打上來的屍體──這就是《古書店阿賽麗亞的屍體》充滿幽默魅力的絕妙開頭。打開書看到這裡時,我已經完全忘記書名的「古書店阿賽麗亞」,而沉溺在真琴充滿戲劇性的近日生活中了。雖然對真琴感到很不好意思,但看到她那接二連三的悲慘遭遇,我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整個忘記按照書名說起來,屍體應該出現在阿賽麗亞而不是海邊。這種讀起來輕鬆自在的推理小說,被歸類為「舒逸推理」(cozy mystery),為近來興起的推理小說類型。

據說,我曾經是人類(Animal's people)/ 英德拉˙哈辛(Indra Sinha)

 photo 38d1de15-675a-4e81-b6c9-b8074c1876d5.jpg

「如果地上真有天堂,這裡就是,這裡就是,這裡就是!」

--《據說,我曾經是人類》英德拉˙辛哈(Indra Sinha)



  吃晚餐前去逛了一下很久沒去的二手書店,在架上找到這本書,在某種神祕的驅力之下買了下來。吃完晚飯後,突然想念某家的咖啡,就帶著它去裡面坐了一陣子。

  然後,我的眼睛就離不開它了。就這樣我坐在椅子上三個小時。再抬起頭時,原本滿座的咖啡店,只剩下我與另一個在電腦前聚精會神的男孩。

華萊士人魚/岩井俊二

※感謝新經典文化提供試讀

  在繁體中譯本出版以前,我就耳聞過此書。

  原因,當然是岩井俊二。《情書》中柏原崇從白色窗簾裡出現(或是沒入)的鏡頭那麼美,而那句「お元気ですか」成了當時我們最愛的流行語。

  這片居然要二十年了,再過兩年到2015年的時候。


  提到二十年,《華萊士人魚》則是出版於1997年的作品,換言之,也是將近二十年以前的小說了。雖然如此,但現在讀起來卻神奇地不會格格不入,相反地,它依然有著頗為獨特的魅力。

天神實習生/柏納‧韋伯

  韋伯一直是我很喜歡的作家,我非常喜歡他的螞蟻三部曲,當年看的時候覺得頗受震撼--雖然是很久以前而且很久沒看基本上都已經忘光了--所以一發現這本就毫不猶豫的報了。

  在這本小說裡,韋伯安排了一個天使麥克˙潘森重返肉身,降臨到奧林帕斯,學習當個神祇。和他同班的有一百四十四人,其中不乏如梵谷啊蒙田啊等名人。這些神學生有個特點,就是國籍均為法國(雖然如此,韋伯還是很狡詐的把瑪莉蓮夢露用某種方式排在裡面,同時他也在小說裡承認梵谷雖然死在法國,原生國籍卻是荷蘭。

渴愛的城市/石田衣良

Photobucket

  其實剛剛收到這本書的試讀消息時,我是有點舉棋不定的。原因無他,雖然我蠻喜歡石田衣良的IWGP系列以及《娼年》,但他在《花田裡的小戀人》這本書裡的表現讓我從此認定他的愛情小說不及格。但說真的,石田很神秘,一開始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寫出《娼年》的人會寫出《花》(IWGP就算了,那個到後來已經有點....),然後我現在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寫出《花》的人可以寫出《渴愛的城市》。不過寫到這裡,我發現問題其實就是出在《花》這本書上,其實神秘的是它才對。不過鑑於我已經吐過它一次了,還是回頭談一下《渴愛的城市》。

  這是個短篇小說集。以「神樂坂自由公寓」這棟超高層大樓作為發生的所在地。簡單的來說就像是挑幾個房間打開來看裡面愛恨情仇的寫作方式。這不能算新穎,不過也不是很陳舊。主要還是看各篇故事寫得好不好。本書收錄了〈分享房間〉、〈魔法臥室〉、〈玫瑰之城〉、〈家庭劇院〉、〈焚燒落葉〉、〈藏書的房間〉、〈夢中的男人〉、〈十七個月〉、〈手指樂園〉與作為本書原名的〈沒有愛的房間〉等十篇故事。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