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值得期待的苗栗連環謀殺:神仙谷事件

Photobucket

  這是客家電視台即將要在三月播出的迷你連續劇,預計四集,一集一個半小時。故事的背景是在苗栗南庄的神仙谷。南庄是客家、塞夏族與泰雅族混居之地,但三者最終和平地共處在這塊土地上。神仙谷原名「Kin bow Nay」,舊名「死亡谷」。這個聽起來有點駭人的名稱,傳說是泰雅族的墳場──實際上並非是葬於溪谷之中,而是葬在附近的山地上──而因為此地地形險惡,常有人失足喪生,所以才稱為死亡谷,後來改稱神仙谷(去做神仙啦!)此外,在日治時期,此地也曾發生過武裝衝突。這樣一個因多種族交會而匯集了複雜歷史與傳說的地區,作為殺人事件的舞台,令人相當期待。不過雖然故事的發生地是在南庄,但實際的拍攝地點為了便利起見,是選在烏來。沒有實地拍攝是有點可惜,不過因為經費或場地等等的權宜,我想也是常見的事。題外話,烏來早期也是泰雅族人的集居地,附近「木柵」地名的由來就是泉粵漢人與原住民爭地時遺留下來的紀念品。而雖然在苗栗,原住民與客家人似乎達成了一定的和諧,但其他地方到今天卻不見得是如此。例如烏來區隔壁的新店區與三峽區,都有原住民被迫搬遷自家的事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咕狗溪州部落三鶯部落美麗灣看看。而別以為只有原住民不懂法,看看台北土城、苗栗大埔、灣寶、竹南、新竹二重埔、竹北、彰化相思寮,國家機器在壓榨底層這一塊上是頗一視同仁的。而比起拆遷,更讓人覺得荒謬的,是拆遷完之後所蓋園區的進駐率。根據吳晟老師的觀察,這些林林總總園區的進駐率之低,彰濱工業區只有三成,很多甚至不到1%(必須先說明的是,1%這個數字是我聽演講時印象中老師有提到的,但我找不到可引用的文章,若有出錯,應是我記憶有誤)。為什麼要花大錢去徵收土地,卻蓋個只會和農民搶水,又沒有真的很多廠商要進駐的工業區呢?臺灣多雨,但我們的水資源依舊無法稱上充足。蓋工業區,卻又不見對傳產的提倡與保護(參見lativ移除標示事件),那這些地最後到底是要給誰用?誰能從中獲利?這些議題沒有makiyo或lin新鮮有趣,而是充滿了思考與不平。視而不見與努力向上,讓自己不要掉出既得利益圈確實是比較輕鬆的方式。但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神仙谷的居民和三鶯、大埔、相思寮、美麗灣等地的居民一樣,他們不招誰惹誰,但只要財團看上了、進駐了,他們除了抗議之外,還有別的作法嗎?

短感:步步驚笑/果陀

Photobucket

1.我很少看舞台劇,這次真的要多謝一群朋友挾帶著讓我看了這麼好看的戲。

2.故事普通,但劇本真的很棒。四個演員也都恰如其份。不過我覺得天心還是差了一點點,有些時候不太能融入劇裡(但是真的很漂亮)。卜學亮跟劉亮佐很棒,很多的笑點都是從他們的角色過來的。

3.有些地方太長了,笑點到後來有點疲弱,像是列車長拋帽子變身的部份。不過看到後來會發現那邊有埋梗,還蠻有趣的。

4.用這齣戲當今年的結尾真的是很棒。有機會的話我還想再去看一次(心)。

禁錮者群像:黑鳥/黑眼睛跨劇團

Photobucket

10/18(日) 14:30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廳

  如同栞所說的,我抱著一種錯誤的期待去觀賞這部片。結果雖然不盡人意,但後來想想好像也不算是太差的經驗。有一些什麼的確透過黑暗的劇場傳遞過來,議題們在台上愛恨交織的二人之間像皮球一樣滾來滾去,我幾乎想叫出《巧克力冒險工廠》裡面的小矮人歌唱隊,默默的配上諷刺意味濃厚的歌詞。

  故事透過一男一女兩個角色的對話,逐漸展露出整體的面貌。從「你是誰?來這裡做什麼?」開始,觀眾踏入了一個不斷跳針的對話迴圈。那些迴圈一方面是如此的令人不耐,另一方面卻又是那麼的真實。他們開始爭吵,雖然不是真理,但事實倒也在進一步退兩步的緩慢進展中浮現。不斷跳針的句子引領著我回到每一場無謂的爭執:那些不用有預知能力也想得到的步數,甚至是中間一度激情的挫敗。我想起了小林綠去看色情電影時喜歡聽到的周遭人的喉頭「咕」聲,忍不住想著就在那個時刻,身旁這些同處一堂的陌生人是否想著一樣的心事?

膚色的時光/莎士比亞的妹妹們劇團

Photobucket

  一搬到新研究室,室友就在玻璃窗口上貼了《膚色的時光》的海報。那是一張灰底的海報,一個閉眼男子的半張臉上灑著與底色同調的漆。那張海報--以及那上頭印的「推理音樂劇」--令我印象深刻。而感謝獨步,我意外的有了觀賞這齣戲的機會。

  那天我匆匆的趕到誠品信義店,將我的腳踏車留在陌生的停車場,搭不上擁擠的電梯,順著手扶梯一路往上,到了六樓一怔,眼前淨是餐廳。一回首,背後人潮洶湧。

  那是誠品的展演廳。我拿了票,門口有位親切(而且很帥)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右轉,但我一看到左手邊的位子,就不無疑惑的走了過去。一邊找方才在名單上驚鴻一瞥到的朋友,但沒有看到他們。

  找到一個位置坐下後,感覺面對著的舞台似乎若有玄機。我突然福至心靈的想到工作人員的告知,於是繞到對面一看。果不其然,這是一個特殊設計的舞台:觀眾坐在前與後,而舞台擺在中央。舞台的中央隔了一道沒有到底的牆,牆上開了一扇門與一扇小窗。

  我坐在位置上,不無納悶的想著,那麼到底可以看到什麼呢?

  稍後我看到了牆上的投影。原先以為是畫布的,竟是一個個人頭,而從畫質與背景看來,與大學時某一堂遠距教學的課所投影出來的、其他學校的同學非常類似。於是我試著扭動身體,看看上頭是否有個相應的位置也會出現同樣的動作--它沒有。透過舞台中央那一面沒有到底的牆(約莫留了四十公分的高度)窺視對面,於是我得到結論:這是投影對面的觀眾動態。也就是說,在對面舞台上演的劇情會經由投影,讓這一面的觀眾看到。

  這樣的安排真是讓人非常期待戲劇的開演。而事後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成功也非常棒的設計,舞台之上還有許多的機關,如地板掀開作為浴池、隔間牆中間打上白光、上面亮起「On Air」就成了錄音室等。只可惜,這完全不是一齣推理音樂劇。毋寧更該稱之為愛情(音樂)劇。所以如果是衝著推理去看的話,建議轉換一下心態。而如果是衝著陳綺貞去看的話,我得說裡面的幾首改編歌真的非常好聽,可惜概念CD裡面沒有收錄。概念CD收錄的是補白,看完這齣戲的觀眾將可藉由裡面小莫和怡君的「心內話」來補完一下。

*以下劇情透漏有*

雪夜客棧殺人事件/春風歌仔戲團

Photobucket

  我啊,非常非常喜歡這齣戲,也非常非常喜歡春風這個團--當看完這齣戲之後,我想我應該會變成某種戲迷吧。

  上一回去看了春風的威尼斯雙胞案,非常喜歡搖滾與傳統樂隊拼場的感覺(並且狠狠的被小生電到),但是對於劇本的處理不太滿意。這一回則是早就從盈慈與小官那邊聽說要改編東方快車,於是好奇之下就跟了栞的團一起看戲去。

  到了國家戲劇院,才發現原來是在底下的實驗劇場,也解開了某tu問我怎麼沒有座位號碼的疑惑。實驗劇場的場地和去年臺大鹿鳴館頗為相似,不過椅子不會掉下去。雖說如此,看來間隔對於一些男性來說好像還是太小了,坐在我和某tu後面的兩個男子整場戲一直不停的踢著椅子,三不五時還發表評論揣測劇情,這是比較難過的部份。以下,是看完戲後一些簡單的感想,僅分述如下: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