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第四屆噶瑪蘭島田莊司獎:《H.A》、《熱層之密室》、《黃》

第四屆噶瑪蘭島田莊司獎在日前揭曉,得主是雷鈞的《黃》。回家後讀完三本小說,我個人最偏愛的是《H.A》,但若以評審的角度去看這三本作品,確實我也會得到把獎頒給《黃》的結論。其原因在於,仔細思考後,若以島田念茲在茲的「本格的開創性」來說,其實我並不覺得本屆三書有哪一本具備了此點。《黃》和《H.A》都是相當優秀的(新)本格作品,但兩書與其說是具備了「開創性」,倒不如說是熟練度的問題。《黃》的詭計並無新穎之處,而《H.A》即便專注於「howdunit」的問題,但背景設定上過於令人聯想到《虛擬街頭漂流記》,則是其不得不去面對的困境。然而,若以作品的反思性來說,則《黃》確實較《H.A》為優--或許值得注意的是,此類關於「族類」的討論,在戰後長篇華文推理中算是珍稀之作。以此之故,儘管我個人偏好《H.A》,但若我是評審,則或許我也會選擇將獎項頒給《黃》--儘管《黃》在最後的抉擇,某方面來說,其實也是走了捷徑,然而因為這條捷徑與謎底息息相關,於是它對於謎面的反作用力,我也就能睜眼閉眼地忽略過去。以下,簡要分論三者。

2015.08 泰國清邁、拜縣 day2-1 「吐了幾次,終於到了拜縣啦」

 photo 823f4f95-7f1c-42a5-84e8-2ae106a61fe8.jpg

照片:從二戰鐵橋上看見的天空。

隔天大約七點,我們就已經吃完早餐,跳上昨晚請櫃台幫忙叫的雙條車,一次也是150元泰銖。後來搭習慣了,才知道這樣的雙條車普通狀況下是按人頭計價,市區內不算里程。但我們的情況,比較接近包車,所以是按包車價來算。司機把我們載到清邁客運站(Chang Phuak Transport Station,ช้างเผือกสถานีขนส่ง)。

在泰國旅遊,除非是自己開車,否則建議還是先把要去地區的泰文名稱和地址記下來。如果太複雜,至少要記得自己旅館的地址。儘管泰國作為觀光大國,用英語(最近甚至是中文)溝通大致無礙,但當地人認泰文還是比英文要高效許多--加上英文其實多少都有拼音上的問題。後幾天回到清邁時,我常碰到的狀況,就是city maps to go、tripadviser和google地圖各吹各的號。這次出門,感謝同遊旅伴Yufee的細心,早晚提點外也提前做好了許多準備,省了我們非常多時間。

2015.08 泰國清邁、拜縣 day1 出發與抵達

 photo af274d04-69f9-4041-821e-ad2c292603ef.jpg

照片:從飛機上看中南半島的海岸線。

不管搭了幾次飛機,似乎就是戒不掉拍機翼照的習慣。雲海太美,而新的陸地又往往令人屏息。

我們抵達清邁的時間,已經入夜。依序,鐵鳥應該飛過了越南與寮國。分不清楚國界,因而也無法針對底下似項鍊般的燈火夜景多加評論,然而若說台灣的夜色從上方俯瞰宛如面紗,那麼至少越南/寮國的夜景,看起來像是精品珠寶店裡襯著黑絨的項鍊。就那麼孤單的幾條線,然而從上空看,依然很美。

而那就是我對中南半島的第一印象了。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