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除草]京極夏彥訪台記者會

Photobucket

  真是個正經八百的標題。但因為我已經沒有腦漿去想什麼有趣的東西了,所以就這樣吧。

  當初聽說京極要來台時,我整個人就像桌子上的麻辣鍋一樣非常的沸騰。在這裡我要特別感謝台中的鬼太郎展,我當初去的時候應該要喝紅豆湯的。所以在被問到10月5日下午是否可以出席這場記者會時,毫不猶豫的說出了就算蹺課也要去。就這樣,在這個微雨的下午,我到了市長官邸。回想起來,上次來台北市長官邸,恰好是2008年乙一來台呢。但不同於上次的半開放形式,這次的限定,讓會場顯得清靜許多。成員除了獨步與角川的工作人員外,大多數是記者,少數是推理迷。有意思的是,每每在這樣的場合,我都會重新體會到專業跟非專業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諸如對推理的熟悉度、對口譯的熟悉度,以及對新聞點的熟悉度等等。

值得期待的苗栗連環謀殺:神仙谷事件

Photobucket

  這是客家電視台即將要在三月播出的迷你連續劇,預計四集,一集一個半小時。故事的背景是在苗栗南庄的神仙谷。南庄是客家、塞夏族與泰雅族混居之地,但三者最終和平地共處在這塊土地上。神仙谷原名「Kin bow Nay」,舊名「死亡谷」。這個聽起來有點駭人的名稱,傳說是泰雅族的墳場──實際上並非是葬於溪谷之中,而是葬在附近的山地上──而因為此地地形險惡,常有人失足喪生,所以才稱為死亡谷,後來改稱神仙谷(去做神仙啦!)此外,在日治時期,此地也曾發生過武裝衝突。這樣一個因多種族交會而匯集了複雜歷史與傳說的地區,作為殺人事件的舞台,令人相當期待。不過雖然故事的發生地是在南庄,但實際的拍攝地點為了便利起見,是選在烏來。沒有實地拍攝是有點可惜,不過因為經費或場地等等的權宜,我想也是常見的事。題外話,烏來早期也是泰雅族人的集居地,附近「木柵」地名的由來就是泉粵漢人與原住民爭地時遺留下來的紀念品。而雖然在苗栗,原住民與客家人似乎達成了一定的和諧,但其他地方到今天卻不見得是如此。例如烏來區隔壁的新店區與三峽區,都有原住民被迫搬遷自家的事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咕狗溪州部落三鶯部落美麗灣看看。而別以為只有原住民不懂法,看看台北土城、苗栗大埔、灣寶、竹南、新竹二重埔、竹北、彰化相思寮,國家機器在壓榨底層這一塊上是頗一視同仁的。而比起拆遷,更讓人覺得荒謬的,是拆遷完之後所蓋園區的進駐率。根據吳晟老師的觀察,這些林林總總園區的進駐率之低,彰濱工業區只有三成,很多甚至不到1%(必須先說明的是,1%這個數字是我聽演講時印象中老師有提到的,但我找不到可引用的文章,若有出錯,應是我記憶有誤)。為什麼要花大錢去徵收土地,卻蓋個只會和農民搶水,又沒有真的很多廠商要進駐的工業區呢?臺灣多雨,但我們的水資源依舊無法稱上充足。蓋工業區,卻又不見對傳產的提倡與保護(參見lativ移除標示事件),那這些地最後到底是要給誰用?誰能從中獲利?這些議題沒有makiyo或lin新鮮有趣,而是充滿了思考與不平。視而不見與努力向上,讓自己不要掉出既得利益圈確實是比較輕鬆的方式。但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神仙谷的居民和三鶯、大埔、相思寮、美麗灣等地的居民一樣,他們不招誰惹誰,但只要財團看上了、進駐了,他們除了抗議之外,還有別的作法嗎?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