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第四屆噶瑪蘭島田莊司獎:《H.A》、《熱層之密室》、《黃》

第四屆噶瑪蘭島田莊司獎在日前揭曉,得主是雷鈞的《黃》。回家後讀完三本小說,我個人最偏愛的是《H.A》,但若以評審的角度去看這三本作品,確實我也會得到把獎頒給《黃》的結論。其原因在於,仔細思考後,若以島田念茲在茲的「本格的開創性」來說,其實我並不覺得本屆三書有哪一本具備了此點。《黃》和《H.A》都是相當優秀的(新)本格作品,但兩書與其說是具備了「開創性」,倒不如說是熟練度的問題。《黃》的詭計並無新穎之處,而《H.A》即便專注於「howdunit」的問題,但背景設定上過於令人聯想到《虛擬街頭漂流記》,則是其不得不去面對的困境。然而,若以作品的反思性來說,則《黃》確實較《H.A》為優--或許值得注意的是,此類關於「族類」的討論,在戰後長篇華文推理中算是珍稀之作。以此之故,儘管我個人偏好《H.A》,但若我是評審,則或許我也會選擇將獎項頒給《黃》--儘管《黃》在最後的抉擇,某方面來說,其實也是走了捷徑,然而因為這條捷徑與謎底息息相關,於是它對於謎面的反作用力,我也就能睜眼閉眼地忽略過去。以下,簡要分論三者。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