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蛇年短感:球體之蛇、完美的蛇頸龍之日

 photo e1c88ed4-7236-47a5-af6e-fceea7793173.jpg  photo 1364883943-330997795.jpg

  最近讀了這兩本書。我對我的腦波會挑選類似的書籍感到絕望。

  簡單的來說,就是這兩本書的核心議題其實都在討論「真實是什麼」,然而由於手法的優劣,導致了我對兩本書有大不相同的評價。首先,《完美的蛇頸龍之日》儘管陷入一個傳統的哲學問題(即「何謂真實」),但由於其近未來的科幻背景確實地提供了技術性的支撐,使得本書的敘述顯得可信,此一問題的討論也就顯得較有意義。相對來說,《球體之蛇》一書,則完全無視於專業的火警鑑識,而讓我讀來有種「不尋求專業意見,自己在那邊糾結到死怪誰。都給你說就好啦。」的感覺。起火點在哪裡?燃燒的範圍如何?這種與意識形態無涉,只要求助於專門科技即可解決的問題,不去做,反倒是刻意去忽視現實科技、想要去談「事實的歧異性」的作品,我實在是沒有好感,更別提去體會裡面羅生門式的氣氛了。

  撇除科技背景。光就推理性來討論的話,《蛇頸龍》也大勝《球體之蛇》。原因很簡單,《球體之蛇》只有眾角色(以自己想像力為出發點)的證詞,幾乎沒有以事實來推論的空間。《蛇頸龍》則不然,從主角的遭遇,讀者可明顯推斷出中段所揭露的真相。坦白說,以推理小說的觀點,我想要不是道尾秀介曾經寫過幾本貨真價實的推理小說,《球體之蛇》能不能被稱為推理小說,實在仍有相當的討論空間。

簡評《矮靈祭殺人事件》/陳嘉振(內含詭計謎底,請慎入)

Photobucket

作者:陳嘉振
出版:2009年
出版社:超邁文化



  在看完《設計殺人》之後,我從書櫃上把《矮靈祭殺人事件》拿了下來,趁空檔時把它讀完。我曾聽過很多人對它各式各樣的意見,不能不說因此也抱著一定的好奇。不過俗話說得好,人是懶散的動物(忘了是我的哪位師執輩說過的話,但我覺得這真是至理名言)總之我就一路拖到了現在。

  就結論來說,我覺得《矮靈祭》算是「四平」。情節進展順暢,詭計雖稱不上細膩,但頗為到位,場景架構與取材可見作者的用心與堅持。但要到「八穩」則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故事以家族內的風暴作為主線,添以(當地、該族或該家族內的)傳說,是很典型的偵探小說架構。故事設計了兩個密室,以及一個身份謎題,誠如作者所說,喜歡此等風格的讀者應該會躍躍欲試吧?但可惜的是,料雖精彩,作者駕馭它們的功力卻顯然需要更上一層樓。以這樣的配料,炒作出來的菜色卻出乎意料的清淡,我覺得這是相當可惜的一點。杜鵑窩人在本書的推薦序後說本書「相當於控球部份的說故事能力,也就相對地在衰退失控中。......也就是本書的故事演進讓讀者看的有點累,不容易聚焦於作品的情節內容。」這個說法我大致上同意,但卻不覺得讀的「有點累」,毋寧該說本書的故事其實有點太過單薄了。這個家族人口不少,應該可以搞得很複雜,但就我個人感覺卻恰恰相反。這些角色,他們除了自身的困擾外,似乎就沒有多餘的人際關係或愛憎情仇存在。往好處想,是作者很能掌握短時間內讓讀者認識角色的方式,但也因此,小說人物作為誘餌的可信度就大大的下降了。

  其他還有一些我個人的感想,因為牽涉到謎底與結局等,所以先按下不表,有興趣的讀者請按「繼續閱讀」,在此,我想先將結論提出來。就結論來說,我覺得《矮靈祭》算是「四平」。情節進展順暢,詭計雖稱不上細膩,但頗為到位,場景架構與取材可見用心。但要到「八穩」則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作者陳嘉振的第三部出版作品《設計殺人》獲選為第二屆皇冠島田獎的入圍作,未來想必會交出更讓人期待的作品吧。


(以下會洩漏主要詭計謎底,俗稱爆雷,請確定後再點開)

第206塊骨頭/凱絲˙萊克斯

  其實我對女法醫類型的小說有點興致缺缺,對我來說,他們在影劇上的表現似乎要比紙本來的好上許多。因為影像分散了注意力,合理的讓那些專有名詞從腦袋裡流倘而過,卻又不會有「啊慘了我不懂所以在放空呢」的焦慮出現。加上我是從史卡佩塔開始接觸這類型的。剛開始新奇有趣,且不乏佳作,到後來就疲乏了,幾乎有點想問有哪一本女法醫類型的小說裡面沒有寫到法醫被攻擊的?我記得我對某本史卡佩塔發脾氣的理由就是這個。總是有兇手要殺法醫。這些人智商是有多低啊,難道不明白死了一個法醫還有千千萬萬個法醫。另外加上那些混亂的情史。種種的因素讓我對這類型實在沒什麼動力吃下去。不過基於本人的大嬸性格,我還是手滑的報了這本(掩面)。

愛書狂賊/艾莉森.胡佛.芭雷特(Alison Hoover Bartlett)

  剛翻開《愛書狂賊》時,我以為這是本小說。忘記讀到哪裡,才驚覺這其實是本報導文學--或者該說「犯罪實錄」?

  作者芭雷特無意中獲得了一本珍本書《百葉集》,由此,他看到了一個以往都未曾接觸過的世界。他認為遇到了一個有趣的題材,於是開始探索業界生態,認識了尋書偵探桑德斯,以及竊賊基奇。循著桑德斯與其他書商的證詞與基奇的敘述,芭雷特也逐步深入他們彼此交鋒的故事,到後來甚至也捲入了那一個人際關係網之中,由旁觀者轉為登場角色。這不是什麼危險的事件,不會引發腎上腺素驚人的狂飆。然而,它的日常性卻也恰好提供了引人注目的張力。我彷彿可以感覺到芭雷特在那些書店中的跼促不安,覺得背叛了老闆好意的不自在,但另一方面卻也無法放棄基奇的線索,想要知道真相(或起碼再貼近一點)的鼓動一直存在。從這個方面來說,《愛書狂賊》與犯罪小說頗有某種異曲同工之妙。



異變13秒/東野圭吾

Photobucket

  《異變十三秒》描述一個神秘的「P-13」現象即將襲擊地球。在所有專家都無法預測這個現象會為世界帶來什麼改變的情況下,日本政府頒布了「三月十三日下午十三點十三分前後,所有公務人員應避免從事危險任務。」這個神秘的命令。而那個時刻過去後,主角發現神秘的末日來臨了。接著展開某種末日求生之旅。那蠻有趣的。

花田裡的小戀人/石田衣良



  我是在看到可可的介紹後因為太好奇而手滑了這本。由於前面可可已經幫我打過雷針了,所以其實我讀起來覺得,呃,很開心,大概就像看到上遠野浩平的靜流姐系列一樣開心。是的,簡單的來說,如果你認真的想要讀個故事,那它的價值大概就像是被打入全額交割股的股票,慘得不能再慘,但如果你是想要尋求一個可以狠狠嘲笑暢銷作家居然會寫出這種玩意,那麼這本小說應該可以算是無價之寶。

  身為萬年漫吐潛水版友,我要很榮幸的跟大家介紹,這本《花田裡的小戀人》雖然薄,卻完全不遜於clamp大嬸們的近年鉅作《粗巴殺》。《花》裡不僅也有對你儂我儂的宿命小戀人,也同樣經歷了異常超展開的情節,而且一切都是為了部落!咳,我的意思是,為了拯救某人。但最大的共同點,可能還是在於這兩部鉅作都是屬於「把劇情講出來就是一部完整而成功的吐嘈文」這一點吧。

  幸好這本書很薄,而且沒有一堆複製人來搗蛋,我可以輕鬆愉快的把整個故(吐)事(嘈)打出來。

記憶之塵/羅伯特˙查爾斯˙威爾森(Robert Charles Wilson)

Photobucket

  一翻開小說,作者即毫不掩飾的告訴讀者,本書的主角之一朱利安˙康姆斯多克取材自古羅馬的「背教者尤利安」。後者是我熟悉的名字,因為俄國作家梅列日科夫斯基的長篇小說「基督與反基督者」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即以此為名,雖然沒讀過這書,但這六個音節就這樣記了下來。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