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人造花之蜜/連城三紀彥

  在還沒拿到書之前,我一直覺得這會是像《一朵桔梗花》那樣輕盈迷人的作品,可能和書名的意象依舊與花相關這點有關,也可能就是我對連城的印象停留在那個時期,從未改變過。但這書名,從某個層面上來說,確實也和中譯為《一朵桔梗花》的短篇集子有一個模糊對位的趣味:相較於《桔梗》的短篇,《人造花之蜜》是個長篇;相較於《桔梗》有種讀來似乎重點是描寫人性,而非解謎甚或犯罪,《人造花》的重點卻在於巧妙而出色的心理詭計--儘管心理詭計的施行也和人性有關,但重點始終在於如何「玩弄」,亦即,如何製造、設計出這樣的詭計,以及它如何被實行。雖是出於翻譯上的無意,但《桔梗》與《人造花》之間的對比,確實讓我感受到某種天然/人工的機巧。


草祭/恆川光太郎

  《草祭》收錄了〈獸原〉、〈屋頂猩猩〉、〈草的夢話〉、〈天化之屋〉與〈清晨的朧町〉五篇小說。這些故事都發生於一個被稱為「美奧」的地方,但在時序上卻並非線性進行,而是忽遠忽近。

日落之後/史蒂芬˙金

  《日落之後》是收錄史蒂芬˙金的短篇小說集。因為手上的版本是試讀稿,所以只有〈他們留下的東西〉、〈紐約時報訂閱優惠中〉、〈啞巴〉、〈健身腳踏車〉、〈休息站〉和〈地獄來的貓〉六篇小說。正式收錄的版本據說有十三篇。試讀本未收錄的篇章,根據維基百科,應該是〈薇拉〉(Willa)、〈薑餅女孩〉(The Gingerbread Girl)、〈哈維的夢〉(Harvey's Dream)、〈畢業的那個下午〉(Graduation Afternoon )、〈北方〉(N.) 、〈阿亞娜〉(Ayana)和〈緊迫之地〉(A Very Tight Place)(以上譯名為筆者暫譯)不好意思我耍笨了,書介裡其實有附。分別譯為〈薇拉〉、〈薑餅女孩〉、〈哈維的夢〉、〈畢業午後〉、〈N〉、〈阿亞娜〉和〈進退維谷〉。另外有篇手記。就維基的介紹看起來,這些故事似乎都比我手上的有趣多了。如〈N〉據說與克魯蘇神話有關,而〈畢業〉則事關爆炸的原子彈。但幸好,它們總是會出版的。

  史蒂芬˙金的短篇小說向來給我一種難以捉摸的感受。比起字裡行間所書寫的恐怖氛圍,有些時候那才是最恐怖的。一個無從預測的作者,以一種無從預測的方式將故事拋在你的眼前。很難去想像主角遇見的什麼會帶他走向哪一條道路,路邊的娃娃?粉紅色的太陽眼鏡?魔術方塊?甚至只是一首老歌?然後世界就開始變形,一個未知的形狀。

如山魔嗤笑之物/三津田信三

  過年時看完這本,覺得非常滿足。盡情的享受了前面的頭皮發麻,與後半曲折纏繞的反覆解謎。與上一本《如無頭作祟之物》一樣,是以書中書的方式開頭。鄉木靖美的恐怖經歷確實讓我疑神疑鬼的看了看老房子的暗部,深怕看到晶瑩的亮眼,而讓我非常喜歡的則是最後刀城解開鄉木遭遇的那些詭異事件,一下子感受到理性之光啊!(爆)

深泥丘奇談/綾辻行人

  雖然是怪談小說,但出乎意料的清爽好讀。《深泥丘奇談》據說是綾辻不知不覺間被雜誌編輯標上了那個作者沒打算放上去的(一)之後,莫名其妙開始連載起來的作品。這個相關的小故事相當有趣,說起來也蠻符合這本小說中各奇談那些莫名其妙的遭遇(笑)。

魔島/史蒂芬˙金

Photobucket
皇冠出版社,2009年

  我其實沒有那麼喜歡史蒂芬˙金的長篇小說。他的長篇,對我來說是「很好看,但是很累」的東西,是那種讀的時候會被吸引,但讀完之後很想要砍掉其中一些頁面的小說。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覺得的。剛拿到《魔島》時,情況沒有任何改變。

  甚至到讀了前幾十頁,我依然這樣覺得。艾德格˙費曼的故事很恐怖,他這個人則很有趣,但故事呢

墓園裡的男孩/尼爾˙蓋曼

Photobucket
皇冠,2009年



  我是在高鐵上看完這本書的。讀完之後覺得很滿足,卻也有一點惆悵。沒什麼失落的情緒,卻不停的想到實際的問題:他該怎麼生活?怎麼開始自立?他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的人?擁有著什麼樣的職業?我想知道。那麼那麼的想,以致於腦海裡開始冒出了各式各樣的通靈偵探。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