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如凶鳥忌諱之物/三津田信三

  這是三津田在臺灣出版的第四本小說,但卻是他的第二本小說。其創作順序如下:《如厭魅附身之物》、《如凶鳥忌諱之物》、《如無頭作祟之物》、《如山魔嗤笑之物》。臺灣的出版順序則為《如無頭作祟之物》、《如山魔嗤笑之物》、《如厭魅附身之物》、《如凶鳥忌諱之物》。而讀到目前為止,我個人的偏好排名則基本上和台版出版順序差不多。

  三津田對我來說是一個踏在某種邊界上的作家。我對於帶有哥德/恐怖/鄉野傳奇風味的本格有種無法自拔的熱愛(暴風雪山莊、鄉野奇談、詭異的謀殺、分屍、遺世獨立的村落、綿延三代的血淚糾纏等等等等),所以理所當然的他會被我列入「一定要看」的那一邊,但另一方面,我同時對他敘述的方式與故事的結構感到異常的不耐與煩躁。於是面對三津田,我成了又愛看又愛嫌的討人厭讀者。

  《如凶鳥忌諱之物》將舞台設置在海外孤島上,偵探刀城言耶因為學長的介紹而得以近距離的觀賞該島奇特的祭典,由巫女所進行的祈福儀式「鳥人儀式」。這個鳥人儀式並不常舉行,而據說上回舉行時招來了怪事--巫女於拜殿中憑空消失。這次儀式能平安無恙的結束嗎?當然不能(喂)。

  不同於上一本《如厭魅附身之物》裡那些讓人理不清的大家族關係與宛如外星客的取名方式,《凶鳥》在這方面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收斂。雖然是女系家族,但基本上算是單傳的結構,讓出場人物簡化許多。巫女,再加上村裡的三個權力人士【(漁夫←補食材用、醫師←驗屍用、旅館←煮菜用)】←屍體候補、包含言耶在內的兩名外來者【←偵探與嫌疑犯候補】與一個親屬,就是基本的出場人物了,那麼,接下來就是愉快的怪談與謀殺時間!

假面人質/李查德

Photobucket

  今天終於偷空把這本看完了。這次的《強硬手段》講的是一個關於綁架案的故事。傑克˙李奇遇見了妻子被綁架的傭兵頭頭,加入他們營救人質與找出犯人的行列。在追查的過程中,傑克˙李奇逐漸將事件的原貌一點一點地拼湊出來。由於《假面人質》中的登場人物幾乎全部都是退休的軍人,因而執行起那一項項的行動可說是挺俐落精彩。我對沒有打鬥戲的這點也不會特別不滿,雖然《艋舺》說用槍的是下等人,可是下等人很乾淨俐落,偶爾當當也不錯(喂)。

食夢者的玻璃書/高登˙達奎斯

Photobucket

  讀《食夢者的玻璃書》,是一趟緩慢、反覆、屢停屢走,卻從未真正拋下的旅程。

  剛開始看《食夢者的玻璃書》時,我遇到一陣透明的障礙,也就是繆小姐。她的性格不能算不討喜,但我得老實承認,一開始我真覺得那是個老小姐,是個姑媽的角色,而不是冒險犯難的女主角。繆小姐遭到退婚後一整個性格大變,成了非常激進、衝動、瞻前不顧後的代表--至少,依照前面的敘述,我實在難以想像那樣一個角色會如此衝動的闖進一個陌生的聚會。

  但反正人的潛力無窮,我也有早上醒來對昨天晚上的言行後悔不已的經驗(喂),繆小姐的衝動並非那麼難以想像。但接著卡住我的是那趟冒險犯難的旅程。就這樣我擱了它好一陣子,直到噗友們一個接一個的討論,喚醒了我的好奇心,於是挑了個懶洋洋的日子又打開了小說。

《傑佛瑞迪佛的驚奇劇場》/傑佛瑞˙迪佛

  上回,在《傑佛瑞˙迪佛的黑色禮物》這篇的讀後中,才提到他的〈地道女孩〉這個短篇,沒想到這回在《傑佛瑞迪佛的驚奇劇場》裡,〈地道女孩〉便作為首篇,堂堂的與讀者見面。我想起第一次臉譜的雜誌上看到這個標題時,曾經疑惑了一下,這是中國式的翻譯語法嗎?意思是道地的女孩?或是,真真正正的那個「地道」與那個「女孩」?後來謎底揭曉了,地道確實便是地下道路的意思。

亂鴉之島/有栖川有栖

  本書是火村副教授與有栖川愛麗絲甜蜜的週休小島渡假之旅(毆飛)。故事的開頭蠻囧的,火有二人是因為把「鳥」看成「烏」,誤打誤撞的登上了「鳥島」旁邊的「烏島」。而就這麼巧,沒有人願意來接他們回本土,鳥島上說好要去住宿的旅店,家人又突然發生緊急事故(我說,該不會發現招待的是名偵(瘟)探(神),所以臨時烙跑吧XD),所以兩人只好在烏島上待了下來(我們就不要去追究為什麼旅店主人明明知道旁邊有座寫起來特像的島,居然不註明一下,也不要去管為什麼這兩人成行前不先打個電話跟主人聊聊天,就會發現鳥島(とりしま)與烏島(からすじま)唸起來根本不一樣。)

  幸好,烏島上除了烏鴉外,剛好也有人在。平時只有管理員夫婦的地方,在這個週末,由於別墅主人海老原與他愉快的崇拜者們的到來,加上火村與有栖川的闖入,可真是熱鬧極了。

你抓不住我:鹿男、鴨川荷爾摩/萬城目學

  《鹿男》跟《鴨川荷爾摩》比較起來,我比較喜歡《鴨川》。我想應該是因為《鹿男》老是讓我有種神經衰弱的感覺吧。裡面的主角真是我完全無法共感或是給予一點點同情心的角色。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想它的確可以算是一本成功的小說。冒險過程平淡無奇,社團發揮實力的過程媲美熱血日劇(唔,我是不知道實際上的日劇拍成什麼樣子啦),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會有什麼結果,一點緊張感或是什麼什麼感都沒有。

在彼此憂患的眼睛裡:讀《陳寅恪與傅斯年》

  讀《陳寅恪與傅斯年》,無論在閱讀的過程中有多少感想,掩卷時也必然全都化為一聲嘆息與一絲慶幸。試讀本厚達485頁的規格,除了記載兩名學術巨人一生的波濤洶湧,也旁及了許多或舉世知名,或僅在本門學科傳為耆宿的學者。作者岳南,寫的雖是陳寅恪與傅斯年,實際上卻具體而微的呈現出清末民初的文史學界概況。

  為何岳南挑了陳寅恪與傅斯年這兩人作為主題?與其說這兩人的私交特別好,我覺得倒是作者有意揀選出兩名身家背景相似,有著相同著述立派潛力,最終卻各有緣故,而「壯志未酬」、半途倒地的前輩級大師人物。他們兩人選擇的道路是大不相同的,不僅在於在留守中國或撤退臺灣上,更在於是否做官就仕的這一選擇上。傅斯年當仁不讓,最終病倒任上。而陳寅恪雖欲修身養性專事著作,卻無奈遭逢大變,最後竟命喪鬥爭之中。人不尋事,事卻未必不尋人,中國士大夫傳統的避世之路,終究也在泥流滔滔下消逝無蹤。

  初讀本書時,剛開頭對於陳寅恪、傅斯年乃至於俞大維等人的祖上親源考很不耐煩。誰的祖宗做了什麼事,而與哪位歷史名人有了若干連結,之後的徒子徒孫彼此又如何交往,這一類複雜的事蹟,若非是對系譜學頗有興趣的讀者,想來難以忍受,但缺了這些功夫,有些時候又難以明白文章裡那些機竅。作者在這部份的剪裁,於是相對的重要。但熬過了這些關卡,逐漸的講述到兩位大師自身的來往人物。那些名字可真是閃閃耀耀,直叫人難以閉上眼睛。一時間我有些懵了,這些人物,都同處於這樣一個亂糟糟的時世之中?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