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渴愛的城市/石田衣良

Photobucket

  其實剛剛收到這本書的試讀消息時,我是有點舉棋不定的。原因無他,雖然我蠻喜歡石田衣良的IWGP系列以及《娼年》,但他在《花田裡的小戀人》這本書裡的表現讓我從此認定他的愛情小說不及格。但說真的,石田很神秘,一開始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寫出《娼年》的人會寫出《花》(IWGP就算了,那個到後來已經有點....),然後我現在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寫出《花》的人可以寫出《渴愛的城市》。不過寫到這裡,我發現問題其實就是出在《花》這本書上,其實神秘的是它才對。不過鑑於我已經吐過它一次了,還是回頭談一下《渴愛的城市》。

  這是個短篇小說集。以「神樂坂自由公寓」這棟超高層大樓作為發生的所在地。簡單的來說就像是挑幾個房間打開來看裡面愛恨情仇的寫作方式。這不能算新穎,不過也不是很陳舊。主要還是看各篇故事寫得好不好。本書收錄了〈分享房間〉、〈魔法臥室〉、〈玫瑰之城〉、〈家庭劇院〉、〈焚燒落葉〉、〈藏書的房間〉、〈夢中的男人〉、〈十七個月〉、〈手指樂園〉與作為本書原名的〈沒有愛的房間〉等十篇故事。

蝙蝠俠:開戰時刻/Christopher Nolan

Photobucket

  這兩天去租了一些片子。真不敢相信我沒看過《開戰時刻》卻去看了《黑暗騎士》(話說回來,我也沒去看《鋼鐵人1》但看了《鋼鐵人2》.....這奇怪的觀影方式是怎樣......)。裡面介紹了幾個反派:稻草人Jonathan Crane、忍者大師Ra’s Al Ghul,以及黑幫大老Carmine Falcone。

  《開戰時刻》講的是蝙蝠俠如何成為蝙蝠俠。由回憶與現實交錯前進。Bruce Wayne兒時與父母的相處的幾場戲簡短有力的營造出Wayne一家相親和樂的景象,也讓人對Bruce之後遭遇的喪親感到越加不忍。(雖然如此,但我覺得穿禮服搭捷運還是有點過於做作......Thomas你就不能挑個平民時刻再來機會教育嗎?好啦我知道那樣會拖太長......)這段裡我覺得Bruce為何沒被殺其實詮釋的還有點不夠,感覺依舊突兀(可能是演殺手的那個沒到位也說不定)。

伊甸的命題/島田莊司

  《伊甸的命題》收錄兩篇中篇作品,分別是同名的〈伊甸的命題〉與〈Helter Skelter〉。一開始看到是讀本上面印的「21世紀本格作品」,覺得十分興奮,立刻打開來讀,然而讀著讀著卻感到某種疑惑--〈伊甸〉這篇讀起來確實有教科書的味道,特別是在於枯燥無味的這一點上,跟教科書的同步率簡直是百分之一百啊。不過可惜的是,儘管〈伊甸〉與教科書如此相近,真正的範本卻是後面讀來較為有趣的〈Helter Skelter〉。

故事情節簡單的CP寵物兄的介紹如下(喂!)

如今你的世界永遠是黑夜/馬提亞斯˙馬極爾(Mathias Malzieu)

Photobucket
中文版書封。(點圖放大)

  我刪了又打,打了又刪,找不到一個好的開頭。

  馬提亞斯˙馬極爾對我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在打上標題的同時,我才第一次正眼看了它。咕狗的結果,告訴我他是個搖滾樂團的歌手,試著聽了幾首歌,我想,若我在咖啡館,那會是我覺得有趣的音樂,然而在家裏,我拿搖滾歌仔戲來聽的機會都比較大。

四疊半宿舍,青春迷走/森見登美彥

  這是我第一本森見登美彥小說。還沒來得及看《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但因周遭友人的評價都不錯,所以對這個作家有著一種莫名所以的期待--期待著耳目一新、期待著新奇的故事,或者至少是遇見一個我喜歡的作家。

  所以說,人還是不要抱著期待比較好。我在看《四疊半宿舍,青春迷走》的第一章時,光是開頭就反覆的看了三次,才能正確的掌握句子的意思,這對我來說真是一個晴天霹靂,打擊大到跑去看了譯者的資料。後來問看過《春宵》的朋友,大家都說那是森見的慣例。我不知道是否日文原文就寫得曲折難懂,或是翻譯後宿命性的問題?

轉轉/藤田宜永

  昨天晚上拿起來,不知不覺就看完了的小說。相較於封面的鮮艷色彩,《轉轉》所呈現的卻是灰暗的社會背景:主人公年紀輕輕,卻已經遇到兩個破碎家庭:親生的母親拋棄他、親生父親將他送給別人收養;收養他的家庭也處於社會的邊緣,到後來,養父入獄,養母逃亡。他於是無依無靠的生活在都會之中,然後跟地下錢莊借了錢,還不出來。躲債,又被找出來。這時候,彷彿魔法進來插了一腳般,原先以為的討債人卻搖身一變成了神仙教父,說出:只要陪我在東京旅遊,就給你一百萬,那樣的魔法話語。而雖知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但為債所苦的竹村文哉卻也顧不得那麼多。

險路/戈馬克.麥卡錫

Photobucket

  電影《險路勿近》比小說《險路》早進入臺灣,職是之故,那些影像在我閱讀的過程中不自覺的浮現了出來。幾個場景:沙漠裡那驚鴻一瞥,屠殺,殺手齊哥與加油站老闆的交會,以及最後急轉直下的劇情。那一切都歷歷在目。

  歷歷在目。雖然如此,閱讀文本的節奏與觀賞影像的方式畢竟不同。減去了柯恩兄弟簡潔的畫面,餘下的是同樣片段精簡的對話與描寫。那些對話並不讓你覺得處處機鋒或者幽默,但那些對話卻深深地導入了什麼,驚詫、緊張、思索、空白。那些對話去除掉框線,更不將發話者的名稱列在後面,於是有些時候難以分辨是誰在說話。我時常得倒回去再看一遍,再體驗一次那些緊張、無奈,與經歷過一切的蒼涼。

  讀完《險路》,最觸動我的是書末那幾個碰到殺手齊哥,卻安然保住小命的孩子。他們展現出來的形狀那麼鮮明,他們走的路那麼險峻,卻不一定能夠瞭解生存的步步危機。在「老無所終」之前出現的,終究是「幼無所長」。那些孩子怎麼了?回想起成長的過程,我比較想問的卻是那些成人怎麼了?他們繞過語意的深淵,傳遞著的不是花,卻是扭曲與偏差。或許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不停的發現道德與現實之間的縫隙,學習用謊言填補,直到連自己也忘記了原則,隨著浮沈。

  哪,實際上有幾人是能確實瞭解的呢?新聞上那些聳動而駭人的消息終歸是細節,沒有人預期殺手齊哥那樣的人與那樣的信念會出現在我們的日常世界,那終究是電影是小說是虛構。而我們一路上都始終隱然的有著某種自負,自信於到目前的安穩人生,儘管並非由自己所開創,但確實是由自己所維持。偶爾一步行差踏錯,也可能仍有迴旋的空間。於是路上一箱鈔票,你撿不撿?



後記:
  因為昨天要去鎮長家看兔子,之後(我以為)要開險路(現場)讀書會,於是拼著小命在凌晨五點時終於把這本書看完。結果連續一個禮拜睡眠不足的危機就在要開讀書會的時候浮現了,到最後雖然鎮長好心的打電話來提醒我,我依舊是昏沉睡死過去。人生啊......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