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動物怪譚/漢娜˙亭蒂(Hannah Tinti)

Photobucket

  我很喜歡這本書的封面,簡單而搶眼。遠遠看以為是眼睛的,拿起書才發現那是張打開了的嘴,牙齒尖尖的,裡頭一片厚舌。

  雖然這本書的名字叫做《動物怪譚》,但其實並不是以動物為主角做些奇怪的事情什麼的,它依舊是寫人的小說,那封面上大大的動物,或許作為總稱較有助於理解--會動的東西,包括人。

傑佛瑞˙迪佛的黑色禮物/傑佛瑞˙迪佛

Photobucket

  傑佛瑞˙迪佛是著名的暢銷小說家,他的故事以峰迴路轉著名,其中又以林肯/莎克斯這一個鑑識系列最受好評。曾有朋友跟我說,讀迪佛的小說時,往往會被他書中的主題所說服--主角是表意學家時,認為表意學無敵重要;主角是鑑識科學的警探時,便覺得鑑識科學是唯一值得信賴的道路;主角是筆跡跡証專業?那麼儘管如今寫字的機會少之又少,但依然會覺得筆跡這玩意真是異常重要的破案工具。這樣的感覺,不僅來源於迪佛每每出人意料的情節安排,還根源於他紮實的資料蒐集與安排的功力(當然,講到這一點時,請大家不要把注意力放在《綠猴子》上)。那是迪佛的長篇小說,那麼,他的短篇小說呢?

  我記得很久以前我在《Mystery臉譜推理季刊》第一集裡讀過他的一個短篇,〈地道裡的女孩〉。故事我已經忘了,但感覺還記得。我記得那時候讀完,覺得這短篇真是太「傑佛瑞˙迪佛」了。精緻、曲折,彷彿一個長篇按照比例裁縮成模型一般。

我要三十個麥香堡: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伊坂幸太郎

  小森的解說裡提到了村上春樹〈麵包店再襲擊〉,而這恰好也是我翻開來,看到那樣一個沒頭沒腦的搶書店計畫時所聯想到的。不同的是,村上的〈麵包店再襲擊〉對我來說,到目前為止都還是一個純粹的故事,一個純粹的謎,一個就算知道它是出於肚子餓的舉動,卻無法單純承認就是因為肚子餓的舉動。我一直一直在意識的底層裡尋找它的意義,或至少像是唐古利烏鴉的嘲諷、貧窮叔母的象徵--儘管後者單純的是我個人的解讀也好。

  但我並沒有找到。與之相反的,《家&野》是一個好好的解釋的故事,即使它的開頭很無厘頭或者說很懸疑很吸引人,但是那都是為了挖掘出讀者的好奇心。雙線交叉敘述當然也是武器之一,預期心理讓氣氛漸漸的緊繃,而腦中的拼圖逐漸就位之後,伊坂才很奸詐的翻開底牌,瞬間豬羊變色。我想到家中老舊的雙面織毯,一面的花色是鮮綠,另一面同樣的花紋就成了嫩紅,交叉出完全不同的風景,而我從來不瞭解這是如何辦到的。

埃及豔后之夢/恩田陸

  要不是看到書末三浦紫苑的文章,我還真無法把《迷宮》中的那個惠彌跟《埃及豔后之夢》裡面的這個惠彌給勾連起來。想來是《迷宮》中的神原惠彌即便奇異,其顏色卻也讓更加奇異的背景--那座巨大的迷宮--給掩蓋了起來。放到一般的背景,這傢伙馬上讓人眼睛一亮。很舒坦自在的個性,很鬼靈精怪的回應,總是讓人心情跟著愉悅起來。

魔鬼的名字/約翰˙康納利

  約翰˙康納利是個很會說故事的人,特別是恐怖故事。然而奇異的是,儘管這是個恐怖而驚悚的故事,而我也確確實實的感受到那種或驚慌或風雨愈來的感受,但卻不驚不怖,彷彿那些感受就僅僅只是感受,而非如附骨之蛆般的不快。寫到這裡我想到一個比喻:我像是在觀看一幅繡毯。主題早已羅列,而人物刻劃細膩生動,故事栩栩如生的同時,我也從開頭見到了結局。

恐怖童話:螺絲人/島田莊司

  有一段時間我什麼力氣都沒有了。就連看書都提不起勁來。於是完全擱著,碰也不想碰。

  那很像某種末日來臨的感覺。一向從沒想像過的事情,就這樣啪的一聲壓在頭上。滿牆的書看了不再覺得親切,反倒覺得膩人而滯悶,更恐怖的是,我一向也沒什麼其他的嗜好。於是,糟糕了。沈迷什麼是很糟糕,但什麼都無法沈迷卻是更糟糕、更恐怖的一件事情。

ZOO/乙一

Photobucket


一、從〈把血液找出來!〉開始

「就是因為你快死了才要說這些啊。」七子一臉無所謂地嘟囔著。



  儘管這好像是一部大致上偏向陰暗調性的短篇小說集,然而有些篇章我卻是一邊看一邊忍不住發噱。像是〈把血液找出來!〉的這一篇,老實說我是一邊看一邊笑的。儘管結局(正常情況下)好像挺悲慘的,但是一邊看一邊就覺得有一種《銀魂》的惡搞趣味。裡面登場的人啊,包括快死掉的大叔自己,都吐嘈吐得很歡樂嘛。就連「主自醫師」這種愛玩弄諧音笑話(是諧音笑話沒錯吧)的風格都一模一樣。

  我真的非常喜歡這篇。俐落的惡搞了「董事長家族」的老梗,卻也同時讓案件以及詭計成立。雖然是很老梗的詭計(以及一看到根本就會說「你在想什麼啊」的特殊設定),但用在這裡反而恰到好處的彰顯出惡搞的力道,那樣的諷刺不僅讓人會心一笑,根本就是徹底的拍桌子大笑了嘛!與空知猩猩不太一樣的點,大概只有最後不是(非常)溫馨的收場了吧。哎呀。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