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亡靈的頌歌/派翠克.鄧恩

Photobucket

  最早是在灰鷹那邊看到關於這本書的消息,那時固然是引頸期盼,但新書實在太多,於是隨著時間過去,對它的印象也逐漸的淡薄了起來。又過了一段時間,卻看到《亡靈的頌歌》舉辦試讀活動,大略的讀了介紹後便報名了。但沒想到中間一波三折,書寄到後,不知道被迷糊的我塞到哪個架子上,要看時找都找不到,還以為是沒寄到。最後在出版社人員小璧的寬限與的慷慨出借下,終於得以讀到小說,真的非常感謝。

  故事的大要是考古學家伊嵐.包爾接到通知,說靠近古蹟保護地的地方挖出屍體,貌似古屍,請她來鑑定。接著牽扯進越來越多事物:金錢糾紛、地權轉移、地區開發......最後發展出另外兩起謀殺。憑著一股衝動,伊嵐.包爾開始追查起這一切發生的原因。

  《亡靈的頌歌》在我讀起來是很有趣的一本小說。我不以為它有很濃厚的哥德風味,儘管它的確使用了一些哥德要素,如大房子、密道、怪死。不過就像牛肉跟蔬菜的組合可能是芥蘭炒牛肉,也有可能是馬鈴薯燉牛肉一樣,要煮出什麼樣的菜,還是看作者的功力如何。作為一本驚悚小說,《亡靈的頌歌》基本上沒有嚇到我,但是作為一本小說,《亡靈的頌歌》卻也吸住了我的眼球--當我發現實在太晚了,沒辦法一口氣看完時,覺得有些遺憾。

墓地的沉默/阿諾德˙英德里達松(Arnaldur Indridason)

  《墓地的沉默》是《污血之玷》的續集,系列偵探依舊是挨倫澤,而主題依舊是家庭。《墓》的開頭,寫了屍體是如何被發現的(一個小女孩在哥哥的七歲派對中啃著哥哥從路邊撿到的骨頭,而身旁來找弟弟的醫科學生驚悚的發現那是人的骨頭),接著筆鋒一轉,開始關注起格里默一家人的生活、家庭暴力,與美軍進駐後他們生活的改變。

  寫到了這裡,想必沒有人認為這兩條線沒有關係。他們的確有關,然而被殺害的是誰?這個答案卻遲遲的懸在半空中。阿諾德很簡單的延遲了關於屍體的一切情報。畢竟,一具被埋在凍土裡五十年之久的屍體,的確是需要考古學家細心的好好挖一挖.......嗎?老實說讓人有點囧。

  但阿諾德有著他過人的敘事技巧。他一層層的剝開了格里默一家人的生活情況,檢視隱匿其中的暴力,表現以及因子。細膩的刻劃出家暴在每一個成員身上發出的影響。與此同時,「現在」的家暴也作為插曲,在挨倫澤尋找女兒時赤裸的呈現出來。最終,讀者將進入探長的思緒,想著他過去的所有決定是正確又或大錯特錯。

  我想,阿諾德之所以令人難忘,或許在於他挖掘的並非表層的社會現象,而是更深刻的直指核心的家庭關係,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聯與影響。但他並不將之化約為社會或是個人所該承擔的,他只是描繪出那些變因,以及他們作用於個性不同的人的身上,將成就什麼樣的結果,將成就什麼樣的人。

  不曉得有沒有機會再看到他的第三本書呢。但無論如何,我腦海中已經浮出了這本書變成一部電影後可能出現的運鏡了。




原名Grafarþögn,出版於2001年,2003年獲北歐玻璃鑰匙獎;2005年獲得金匕首獎;2006年獲巴瑞獎(Barry Award)

俄羅斯幽靈軍艦事件/島田莊司

  《俄羅斯幽靈軍艦事件》是一個格局宏大,但篇幅短小的佳作。它有著相當福爾摩斯式的開頭--兩個閒坐在公寓中的男子,接到一封信件,講述一個不可思議的故事:一個住在日本的老人要求孫女寫信給大明星松崎玲王奈,請她幫忙找到美國的一名老婦人,告訴她一個訊息。然而這封信並未順利的抵達玲王奈的手上,而是隔了很久的時間。等她收到時,與這封信相關的人物都已經去世了(看到這裡時,忍不住覺得這信好像應該改成詛咒信才是。)然而,信中所敘述的要求仍舊挑起了玲王奈的好奇心,於是她將信件寄給御手洗,而百無聊賴的偵探們於是按照信裡的敘述,一腳踏進了二十世紀初那個變動不安的世界。

  島田接著從一棟西式旅館,開始敘述起二十世紀初的日本。而拜近年來的日劇與漫畫所賜,我對於幕府到維新的歷史有了多一些的瞭解,因而看到那陣容精美的出使團時忍不住想要吹個口哨。好個西天取經。簡略的交代了一下這段歷史後,接著就進入了怪談的層次:在風景優美但交通仍舊不發達的內陸湖,下著雨的夜晚,被稱為「賽之河原」(日本一種特殊的靈界河岸)的地方,出現了一艘俄羅斯軍艦。沒有人看到它如何出現又如何消失,但真的有人走進去過確認船的真偽,也有照片為證。這中間的悖論使得眾人議論紛紛,將之視為不可解的怪談。

沒有米諾陶爾的迷宮就沒有德修斯:迷宮/恩田陸

Photobucket

  《迷宮》一開始寫了幾段小故事,關於一個軍隊、一對夫妻還有兩個男孩如何進入「迷宮」,以及如何出來又如何出不來。這些部份老實說有些瑣碎,讓我卡卡的不太能進入故事裡面。而「人類不該存在的場所」這樣的暱稱又太坦然的呈現出禁忌的氣氛,於是少了那種傳說的模糊美。

  真正的故事,是從一行具備了現代化器材的工作者來到這個謎之地點才開始的。主角是個萬事屋一類的人物,與出資者是同學。其他的同伴則有精明幹練的當地高官之子一名、與精明幹練的美國軍隊人士一名。他們的目的打從一開始似乎便詭譎:要主角找出迷宮吞噬人的規律。僅僅是規律即可,理由啊原因啊結果啊這類的東西完全不需要。換個角度想想,這就好比連續殺人事件只要求偵探找出被判定為連續的原因,而不猜測犯人的形貌與逮捕一樣,總令人覺得哪個地方不對勁。

另版封神:美國眾神/尼爾˙蓋曼

Photobucket

  我無法說,我讀懂了這本書,或者可以從其中拆解出什麼有意義的。我看到的只是一些光、一些片段,一些在尼爾˙蓋曼其他小說中似乎反覆出現的主題。蜘蛛,譬如說。讀著《美國眾神》,想著這與《蜘蛛男孩》(或者翻成《南西之子》)是那麼的相似,連場景似乎都足以合而為一。而《蜘蛛男孩》則貌似美國化了的《棕櫚酒鬼和他在死人鎮的死酒保》,更都市更俏皮更頑劣更世故,但少了那種打從心底讓人想要相信的特質。

本文內容會提及情節與結局,請閱讀者自行斟酌。

仙人掌旅館/江國香織

2018610333393b.jpg


  之前買了一本送給朋友,自己卻總是等著。今天恰好看到,懷念於那種淡淡抒情的感覺,便買了下來。

仙人掌旅館/江國香織




  不否認剛開始會翻它,是出於書名和作者。

  作者是江國香織,我蠻喜歡的一位日本女作家。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