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據說,我曾經是人類(Animal's people)/ 英德拉˙哈辛(Indra Sinha)

 photo 38d1de15-675a-4e81-b6c9-b8074c1876d5.jpg

「如果地上真有天堂,這裡就是,這裡就是,這裡就是!」

--《據說,我曾經是人類》英德拉˙辛哈(Indra Sinha)



  吃晚餐前去逛了一下很久沒去的二手書店,在架上找到這本書,在某種神祕的驅力之下買了下來。吃完晚飯後,突然想念某家的咖啡,就帶著它去裡面坐了一陣子。

  然後,我的眼睛就離不開它了。就這樣我坐在椅子上三個小時。再抬起頭時,原本滿座的咖啡店,只剩下我與另一個在電腦前聚精會神的男孩。

蛇年短感:球體之蛇、完美的蛇頸龍之日

 photo e1c88ed4-7236-47a5-af6e-fceea7793173.jpg  photo 1364883943-330997795.jpg

  最近讀了這兩本書。我對我的腦波會挑選類似的書籍感到絕望。

  簡單的來說,就是這兩本書的核心議題其實都在討論「真實是什麼」,然而由於手法的優劣,導致了我對兩本書有大不相同的評價。首先,《完美的蛇頸龍之日》儘管陷入一個傳統的哲學問題(即「何謂真實」),但由於其近未來的科幻背景確實地提供了技術性的支撐,使得本書的敘述顯得可信,此一問題的討論也就顯得較有意義。相對來說,《球體之蛇》一書,則完全無視於專業的火警鑑識,而讓我讀來有種「不尋求專業意見,自己在那邊糾結到死怪誰。都給你說就好啦。」的感覺。起火點在哪裡?燃燒的範圍如何?這種與意識形態無涉,只要求助於專門科技即可解決的問題,不去做,反倒是刻意去忽視現實科技、想要去談「事實的歧異性」的作品,我實在是沒有好感,更別提去體會裡面羅生門式的氣氛了。

  撇除科技背景。光就推理性來討論的話,《蛇頸龍》也大勝《球體之蛇》。原因很簡單,《球體之蛇》只有眾角色(以自己想像力為出發點)的證詞,幾乎沒有以事實來推論的空間。《蛇頸龍》則不然,從主角的遭遇,讀者可明顯推斷出中段所揭露的真相。坦白說,以推理小說的觀點,我想要不是道尾秀介曾經寫過幾本貨真價實的推理小說,《球體之蛇》能不能被稱為推理小說,實在仍有相當的討論空間。

人造花之蜜/連城三紀彥

  在還沒拿到書之前,我一直覺得這會是像《一朵桔梗花》那樣輕盈迷人的作品,可能和書名的意象依舊與花相關這點有關,也可能就是我對連城的印象停留在那個時期,從未改變過。但這書名,從某個層面上來說,確實也和中譯為《一朵桔梗花》的短篇集子有一個模糊對位的趣味:相較於《桔梗》的短篇,《人造花之蜜》是個長篇;相較於《桔梗》有種讀來似乎重點是描寫人性,而非解謎甚或犯罪,《人造花》的重點卻在於巧妙而出色的心理詭計--儘管心理詭計的施行也和人性有關,但重點始終在於如何「玩弄」,亦即,如何製造、設計出這樣的詭計,以及它如何被實行。雖是出於翻譯上的無意,但《桔梗》與《人造花》之間的對比,確實讓我感受到某種天然/人工的機巧。


L'Artisan:Fleur de Liane(杉雨藤香)

調香師:Bertrand Duchaufour
前調:海水、綠色氣息
中調:萬壽菊、晚香玉、木蘭花
後調:木質、橡苔
香調來源:fragrantica


要往哪裡去?淺談林志儒《牆之魘》




  《牆之魘》是2007年第38屆印度國際影展最佳影片金孔雀獎影展,故事改編自真人實事。不過改到這個程度,應該說只有概念上借用了該事件的背景吧。故事講述一個左派青年阿義娶了妻子阿貞,之後阿貞發現阿義在牆中偷藏了一個日本左派青年木村先生,而阿義因為這個左派背景,也常常遭到特務騷擾。夫妻倆人就這樣一起和木村生活在一起。阿義對木村的崇敬,讓阿貞也對牆後的木村感到好奇。開始學唱國際歌,幫他剪頭髮,幫他洗澡,最後跟他睡覺。發現這件事的阿義什麼也沒說,本著他對木村的崇敬,就這樣把妻子獻出去好像也無所謂。一直等待阿義來控訴他不貞的阿貞,因為等不到那個控訴,就這樣默然的生活在這詭異的情境之中。

簡評《矮靈祭殺人事件》/陳嘉振(內含詭計謎底,請慎入)

Photobucket

作者:陳嘉振
出版:2009年
出版社:超邁文化



  在看完《設計殺人》之後,我從書櫃上把《矮靈祭殺人事件》拿了下來,趁空檔時把它讀完。我曾聽過很多人對它各式各樣的意見,不能不說因此也抱著一定的好奇。不過俗話說得好,人是懶散的動物(忘了是我的哪位師執輩說過的話,但我覺得這真是至理名言)總之我就一路拖到了現在。

  就結論來說,我覺得《矮靈祭》算是「四平」。情節進展順暢,詭計雖稱不上細膩,但頗為到位,場景架構與取材可見作者的用心與堅持。但要到「八穩」則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故事以家族內的風暴作為主線,添以(當地、該族或該家族內的)傳說,是很典型的偵探小說架構。故事設計了兩個密室,以及一個身份謎題,誠如作者所說,喜歡此等風格的讀者應該會躍躍欲試吧?但可惜的是,料雖精彩,作者駕馭它們的功力卻顯然需要更上一層樓。以這樣的配料,炒作出來的菜色卻出乎意料的清淡,我覺得這是相當可惜的一點。杜鵑窩人在本書的推薦序後說本書「相當於控球部份的說故事能力,也就相對地在衰退失控中。......也就是本書的故事演進讓讀者看的有點累,不容易聚焦於作品的情節內容。」這個說法我大致上同意,但卻不覺得讀的「有點累」,毋寧該說本書的故事其實有點太過單薄了。這個家族人口不少,應該可以搞得很複雜,但就我個人感覺卻恰恰相反。這些角色,他們除了自身的困擾外,似乎就沒有多餘的人際關係或愛憎情仇存在。往好處想,是作者很能掌握短時間內讓讀者認識角色的方式,但也因此,小說人物作為誘餌的可信度就大大的下降了。

  其他還有一些我個人的感想,因為牽涉到謎底與結局等,所以先按下不表,有興趣的讀者請按「繼續閱讀」,在此,我想先將結論提出來。就結論來說,我覺得《矮靈祭》算是「四平」。情節進展順暢,詭計雖稱不上細膩,但頗為到位,場景架構與取材可見用心。但要到「八穩」則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作者陳嘉振的第三部出版作品《設計殺人》獲選為第二屆皇冠島田獎的入圍作,未來想必會交出更讓人期待的作品吧。


(以下會洩漏主要詭計謎底,俗稱爆雷,請確定後再點開)

第206塊骨頭/凱絲˙萊克斯

  其實我對女法醫類型的小說有點興致缺缺,對我來說,他們在影劇上的表現似乎要比紙本來的好上許多。因為影像分散了注意力,合理的讓那些專有名詞從腦袋裡流倘而過,卻又不會有「啊慘了我不懂所以在放空呢」的焦慮出現。加上我是從史卡佩塔開始接觸這類型的。剛開始新奇有趣,且不乏佳作,到後來就疲乏了,幾乎有點想問有哪一本女法醫類型的小說裡面沒有寫到法醫被攻擊的?我記得我對某本史卡佩塔發脾氣的理由就是這個。總是有兇手要殺法醫。這些人智商是有多低啊,難道不明白死了一個法醫還有千千萬萬個法醫。另外加上那些混亂的情史。種種的因素讓我對這類型實在沒什麼動力吃下去。不過基於本人的大嬸性格,我還是手滑的報了這本(掩面)。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