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Batman: The Long Halloween / Jeph Loeb, Tim Sale

Photobucket

  之前提過最近迷上了Superman/Batman的同人文。按照慣例,接著就是逐步的向原作進攻。在朋友的推坑&美漫版的爬文之後,我選了"The Long Halloween"作為第一本batman的入門。主要原因是聽基哥說了「這是目前為止我看過最精采的推理漫畫。」,讓我興趣大增。加上看了幾篇介紹文也都一致推薦,於是便下單了(之後博客來才開始圖像祭啊什麼的,讓我扼腕不已)

  拿到書後分了兩次看。原先想分三次的,但第二次再翻時,不知不覺就把整本看完了。這本的魅力的確不容小覷。拿到書時,首先是訝於它的質感。全彩、約莫四百多頁的規模,以價錢上來說確實非常划算。再加上它用的是不會反光的紙,翻開來又有股紙味(我很喜歡),於是拿到時整個是愛不釋手。

流淚的終究是你:偶遇/勒.克萊喬

  《偶遇》(Hasard suivi de Angoli Mala)這一篇小說,怎麼樣也不像是擁有一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作為作者的小說。它太淡,甚至可以說太通俗。那是一個女孩子在家庭破碎後,隨著母親到另一個地方成長,卻在偶然下遇見了一個亦父亦情人的過氣男星,兩人之間發展出淡淡的、說不清是憐惜、是補償或是慾望的情愫的小說。它不像帕慕克那樣充滿了異國的香味、堅實土地的氣息、古老國度的故事以及精密編織過後的圖像。它輕飄飄的,卻也不是昆德拉式或卡爾維諾式的輕盈。這樣的輕,乍感之下像極了架子上那一排粉紅皮小說中哪些本的設定。

  但它或許確實深刻。不僅僅是那樣曖昧迷離的氣氛,而更在於這樣的一整場老梗被寫的如此細膩而真實。短短一個中篇,寫出了娜西瑪成長過程中的壓抑與逃離,默格的複雜,甚至是薛西福的稚嫩,娜迪亞的傷痛。人物為彼此塑出一些個立體的面向,在揭露的故事底下,讀者得以驚鴻一瞥地閃見他們各自的感受。那些感受如此熟稔,竟像是我們自身站在鏡前窺視著一個別樣的前生。我們或許不曾流浪於海,不曾經歷驚心動魄的冒險,然而即便如此,我們仍然偶爾會覺得疼痛郁烈,偶爾會覺得無上幸福。

一觸即發/李查德

  還記得《地獄藍調》嗎與《至死方休》嗎?傑克˙李奇又回來了。這次他現身於一個小島嶼,做的是挖掘游泳池的工作。這分工作讓他精神飽滿、體力攀升到一個新的高點--以一個即將四十的男人來說,是好的太過分的那種高點。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