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DC] Kingdom Come 天國降臨/Mark Waid(編劇)、Alex Ross(作畫)

More about Kingdom Come

  我原先不是很適應ALEX ROSS的畫風,但在這本裡他的表現真的很棒。但就「超人類與人類共處」的主題來說,我覺得還是M家的表現感覺比較深入一點;就「英雄世代的傾覆與重整」這個概念來說,我會比較喜歡Watchman。看完之後會反射性的想到神曲。事實上這也是這本最有趣的地方,用了類似但丁跟維吉爾的方式來講述故事。

  故事的開始,讓牧師去探望將死的老友沙人。接著帶出整個故事背景。在此世界中,小丑於十年前殺了星球日報的所有員工,超蝙都來不及救人,只能逮人。新英雄Magog因憤恨而殺了小丑,但超人認為應該讓小丑接受法律的審判,不能任意殺人,所以還是抓了Magog送審。但結果民意與審判都判Magog無罪。失去一切,價值觀也被否定的超人隱居。新英雄們改從Magog式的價值觀,但此一價值觀逐漸失控,導致超人類打架、人類遭殃的局面。舊英雄要不隱居,要不就是在各自的地盤默默耕耘。沙人臨死前告訴牧師他所看見的異像。開始時牧師不相信,但沙人死後他也開始看到了。此時出現幽魂,說牧師是新世界的見證人,帶著他穿梭在各個時點間,見證「天國降臨」前的時刻。

煩惱派名偵探比較像人:一的悲劇/法月綸太郎

  第一次對法月綸太郎這個名字有印象,純粹是因為名字太怪的關係(法月......法悅境嗎法悅?)。後來讀了〈都市傳說拼圖〉,開始對這個作家有了好奇心、希望看到他的其他作品(啊、一部分當然也是因為這位老兄挺有名的)。但是當我看完《去問人頭吧》,老實說除了佩服他可以這麼鉅細靡遺的架構出一個故事,也很想問他的人頭說「裡面那一段又臭又長的從頭開始的論證是怎麼一回事啊?」之後再聽到法月綸太郎這個名字,坦白說抱著一種很複雜的情緒。畢竟這可是寫出〈都市傳說拼圖〉和《去問人頭吧》這樣兩部我個人心中有著南轅北轍評價的作品啊......。

  《一的悲劇》上有提到,這一本小說即是鳥飼否宇《昆蟲偵探》中〈蜂的悲劇〉之原型。雖然老早知道這兩件作品之間不一定會有什麼樣的關係,但基於〈蜂的悲劇〉是在整本《昆蟲偵探》個人評價比較高的一篇,我對於《一的悲劇》基本上還是期待壓過悲觀的。

越喜歡的作品越不能多說 反正喜歡的心情只能用吼叫聲來表達啦:鐵鼠之檻/京極夏彥

Photobucket

  首先是關於讀音的問題。

  怎麼說呢?看到這本書的剎那,我心裡直接念出來的是「鐵鼠之檻(ㄐ一ㄢˋ)」,倒也沒有別的想法。直到聚餐的時候,寵物兄問我,「檻」這個字怎麼念?我說念「ㄐ一ㄢˋ」,寵物兄說,可是「門檻」是念「ㄎㄢˇ」啊?

  那時我突然迷惘了。只是期期艾艾的回答,我想是ㄐ一ㄢˋ,毫無理由的認定著。唯一可以想到的例子,竟是《紅樓夢》裡面妙玉的鐵檻寺。我還記得那界裡界外的比喻,但想想,好像也沒有什麼讀音貼在上面要我去念「ㄐ一ㄢˋ」。

幻想運河/有栖川有栖



  在讀完這本之前,我對有栖川長篇的評價往往比短篇要低很多,《魔鏡》就不用說了,比知識論的課本還要枯燥。《瑞典館之謎》老實說有點大失所望,不過那可能是因為我對他的期待太高。《46號密室》我蠻喜歡的,不過那是因為裡面的密室大全實在太有趣了。如果說《虹果村的密室之謎》與《密室》是幾本長篇中排名二三號的喜歡,那我最喜歡的一號作品,當然非《幻想運河》所屬。

不會笑的數學家/森博嗣



  斷斷續續的,終於在捷運上看完這本書。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沒有一口氣讀完,而是分為幾小段來閱讀的關係,這本並沒有像前兩本一般給我一種被撼動的感覺,反而覺得相當難以閱讀。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