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羽衣傳說的回憶/島田莊司

  本書是久違的吉敷竹史系列,並且(一貫地)與前妻通子糾纏不清(笑)。實際上,何止糾纏不清,這本書根本就是兩人羈絆黑線的慘烈成果。故事從閒逛的吉敷竹史偶然晃到一間藝廊,看到了一件細膩的雕金作品,聯想起前妻通子。又因為那件作品上沒有寫上作者人名,好奇之下開始追查的吉敷竹史,憑藉著刑警的本事,查到了參展者的單位,前去打聽的結果,負責人的人生果然是與吉敷夫妻曾有交會--曾是通子愛去的咖啡店的店主,但因為與老公離婚,而走上自立之路。

  接著,吉敷便在工作的餘暇間尋找通子的所在。他回憶起與通子從認識、交往、結婚到離婚的過程,短短幾年的生活卻讓他在十年之後依舊戀戀不忘。到底有什麼因素在?儘管清楚的交代了兩人的相處生活,但終究吉敷沒有說得很明白,島田也是。但我要不敬的懷疑是不是島田根本不會寫啊......看到通子剛認識吉敷時的表現,我只覺得這女人頭殼壞去,而吉敷竹史根本就是....瞎了吧,是瞎了對吧?!難怪宮部美幸會想把吉敷竹史佔為己有....(呃我沒記錯吧?)←完全記錯了(囧)。

  接著就是穿插在回憶與辦案之間的愉快故事(誤)。某公寓的流鶯被殺了,發現屍體的人自首說自己是兇手。這本該是個毫無疑點的案子。妓女與邊緣人的搭檔,在刑警看來應該是司空見慣的搭檔組合,無論是活的,或是死的。

冰天雪地/真保裕一

  看到偵探小說版有人貼了best中的best20,裡面有真保裕一的WHITE OUT,大驚之下把雖然買了但是一直冰著的冰天雪地拿出來讀,讀著,中間煮了麵來吃。

  《冰天雪地》蠻刺激的,而且一邊看一邊覺得好冷,很適合夏天(喂)。最前面描寫山難部份不知怎的一直有既視感,感覺起來不曉得在哪本小說裡看過的感覺。

  故事從兩個發電所職員在風雪中前去搶救兩個山難者的事件開始說起,大雪中,其中一名職員因此遇難了。於是剩下來的另一位職員活在悔恨中,而殉難者的未婚妻則沉浸在悲傷中。我不得不說,未婚妻的這個設定真的是太催淚了,讓人想到好幾個真實事件。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