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異人們的館/折原一

  可以大大方方的把敘述性詭計五個字亮出來,不用猜謎般的交換諸如此類的對話:
  「就是那個詭計啊。」
  「哪個詭計?」
  「就是那個不能說的詭計嘛。」
  這真是太好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異人們的館》封面的感想。

老人與長椅/近藤史惠(兼及《冰凍之島》)

  要不是看到作者的名字,我恐怕不會把封面如此溫馨的作品帶回家,更遑論找一天慢慢的看完它了。近藤史惠,一個熟悉但沒想過會再看到她其他作品的名字,她上一本在台灣的譯作應是《冰凍之島》,該書為第四屆鮎川哲也獎得獎作品。讀完《老人與長椅》後我又重讀了一次《冰凍之島》,然而最讓我意外的,第一是該屆參賽者中有著西澤保彥這個名字,第二則貫井德郎的《慟哭》是角逐該屆得獎者的最後四強之一。如今,西澤保彥在台灣已經有著相當知名度,而貫井的小說也陸續出版了三、四冊......不知道未來若有機會再重讀那一篇評審後記,我又會後知後覺的發現幾個名字呢?

  扯的有些遠了。《老人與長椅》是一部走日常之謎風格的中篇連作集。敘事者七瀨久里子從職業學校畢業後,就在附近的複合式餐廳打工。久里子家裏還有一個重考生弟弟阿信,家中的氣氛因為這對姐弟的不務正業而有些詭譎:久里子的焦躁、阿信的沉默,還有父母小心翼翼的包容。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