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華萊士人魚/岩井俊二

※感謝新經典文化提供試讀

  在繁體中譯本出版以前,我就耳聞過此書。

  原因,當然是岩井俊二。《情書》中柏原崇從白色窗簾裡出現(或是沒入)的鏡頭那麼美,而那句「お元気ですか」成了當時我們最愛的流行語。

  這片居然要二十年了,再過兩年到2015年的時候。


  提到二十年,《華萊士人魚》則是出版於1997年的作品,換言之,也是將近二十年以前的小說了。雖然如此,但現在讀起來卻神奇地不會格格不入,相反地,它依然有著頗為獨特的魅力。

[DC] Kingdom Come 天國降臨/Mark Waid(編劇)、Alex Ross(作畫)

More about Kingdom Come

  我原先不是很適應ALEX ROSS的畫風,但在這本裡他的表現真的很棒。但就「超人類與人類共處」的主題來說,我覺得還是M家的表現感覺比較深入一點;就「英雄世代的傾覆與重整」這個概念來說,我會比較喜歡Watchman。看完之後會反射性的想到神曲。事實上這也是這本最有趣的地方,用了類似但丁跟維吉爾的方式來講述故事。

  故事的開始,讓牧師去探望將死的老友沙人。接著帶出整個故事背景。在此世界中,小丑於十年前殺了星球日報的所有員工,超蝙都來不及救人,只能逮人。新英雄Magog因憤恨而殺了小丑,但超人認為應該讓小丑接受法律的審判,不能任意殺人,所以還是抓了Magog送審。但結果民意與審判都判Magog無罪。失去一切,價值觀也被否定的超人隱居。新英雄們改從Magog式的價值觀,但此一價值觀逐漸失控,導致超人類打架、人類遭殃的局面。舊英雄要不隱居,要不就是在各自的地盤默默耕耘。沙人臨死前告訴牧師他所看見的異像。開始時牧師不相信,但沙人死後他也開始看到了。此時出現幽魂,說牧師是新世界的見證人,帶著他穿梭在各個時點間,見證「天國降臨」前的時刻。

書探的法則/約翰˙鄧寧

Photobucket

  之前才讀了《愛書狂賊》,不久又迎來了書裡有提到的《書探的法則》,連著兩本都是與舊書有關的犯罪故事,這機運也挺有趣的。和朋友討論著,小e提到了愛德華˙紐頓的《藏書之愛》,我說,啊我有那本呢,只是一直放著沒翻。拜此兩本書之賜,我也終於提起勁來朝那大塊頭進攻,不知何時才能啃完有如電話簿般的愛書人紀錄。

  但與《藏書之愛》是本蒐藏家的散文札記不同,也與《愛書狂賊》是本報導文學不同,《書探之死》可是切切實實的推理小說--儘管作者的書前序讀來其實頗有《藏》與《愛》的風味,那些買書賣書的叨叨絮絮、價格浮動間的得意與失意、在喜好與買賣間的掙扎等等。但當鄧寧將克里夫˙詹威介紹給我們的時候,那些低語就後退的成了背景音,成了一種氣味,讓人迷戀卻又難以抓尋。

龐克基德的冒瀆/山口雅也

  《龐克基德的冒瀆》這本小說,是以童謠謀殺為主題的小說。所謂的童謠謀殺,指的是小說中出現兇手依照歌謠/童謠的敘述,進行模仿殺人的行動。共收錄四個中篇,分別是〈「狼吞虎嚥、吃吃喝喝」殺人事件〉、〈河馬不會忘記〉、〈扭曲的犯罪〉和〈龐克雷鬼謀殺案〉,另外也收錄了一篇山口雅也的論文,〈為何殺死知更鳥?--鵝媽媽童謠推理小說的感傷考察〉。這五篇組合起來,成了異常美味的佳餚,如同解說中所說的,「這次解開案情的推理更加嚴謹、厚實,所以能同時滿足喜歡新鮮感的推理小說迷和偏好傳統風格的本格偵探小說愛好者。」實際上,這本小說也比較貼近我一開始所認識的山口雅也。儘管山口雅也引進的時間實在是很晚,但在認識他的三年之後,臺灣就出了《活屍之死》、五年之後就出了《龐克基德的冒瀆》,對我來說,也算是件很幸運的事情吧。

Batman: The Long Halloween / Jeph Loeb, Tim Sale

Photobucket

  之前提過最近迷上了Superman/Batman的同人文。按照慣例,接著就是逐步的向原作進攻。在朋友的推坑&美漫版的爬文之後,我選了"The Long Halloween"作為第一本batman的入門。主要原因是聽基哥說了「這是目前為止我看過最精采的推理漫畫。」,讓我興趣大增。加上看了幾篇介紹文也都一致推薦,於是便下單了(之後博客來才開始圖像祭啊什麼的,讓我扼腕不已)

  拿到書後分了兩次看。原先想分三次的,但第二次再翻時,不知不覺就把整本看完了。這本的魅力的確不容小覷。拿到書時,首先是訝於它的質感。全彩、約莫四百多頁的規模,以價錢上來說確實非常划算。再加上它用的是不會反光的紙,翻開來又有股紙味(我很喜歡),於是拿到時整個是愛不釋手。

新宿鮫/大澤在昌

  不管看了幾次,《新宿鮫》依然是很棒的小說。

  本來想將舊譯本找出來與新譯本做個對照,但房間太亂,找不到舊版,只好作罷,只能就印象說一下。我覺得舊譯本的翻譯較為激情,而新版的則多了一點點疏離的感覺。不過這也有可能是因為我第一次看這本書時整個人萌的亂七八糟,這次看時因為已經知道劇情了,所以會有部份心思放在其他地方上,導致疏離的印象。

  我不想重述劇情,所以簡短帶過:這本小說是講述新宿刑警鮫島追查一改造槍枝的嫌犯的經過。

羽衣傳說的回憶/島田莊司

  本書是久違的吉敷竹史系列,並且(一貫地)與前妻通子糾纏不清(笑)。實際上,何止糾纏不清,這本書根本就是兩人羈絆黑線的慘烈成果。故事從閒逛的吉敷竹史偶然晃到一間藝廊,看到了一件細膩的雕金作品,聯想起前妻通子。又因為那件作品上沒有寫上作者人名,好奇之下開始追查的吉敷竹史,憑藉著刑警的本事,查到了參展者的單位,前去打聽的結果,負責人的人生果然是與吉敷夫妻曾有交會--曾是通子愛去的咖啡店的店主,但因為與老公離婚,而走上自立之路。

  接著,吉敷便在工作的餘暇間尋找通子的所在。他回憶起與通子從認識、交往、結婚到離婚的過程,短短幾年的生活卻讓他在十年之後依舊戀戀不忘。到底有什麼因素在?儘管清楚的交代了兩人的相處生活,但終究吉敷沒有說得很明白,島田也是。但我要不敬的懷疑是不是島田根本不會寫啊......看到通子剛認識吉敷時的表現,我只覺得這女人頭殼壞去,而吉敷竹史根本就是....瞎了吧,是瞎了對吧?!難怪宮部美幸會想把吉敷竹史佔為己有....(呃我沒記錯吧?)←完全記錯了(囧)。

  接著就是穿插在回憶與辦案之間的愉快故事(誤)。某公寓的流鶯被殺了,發現屍體的人自首說自己是兇手。這本該是個毫無疑點的案子。妓女與邊緣人的搭檔,在刑警看來應該是司空見慣的搭檔組合,無論是活的,或是死的。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