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白馬山莊殺人事件/東野圭吾

  儘管我不太喜歡兩千年後的東野圭吾(誰叫他老是熱愛讓角色們在情感這方面進行極限運動),但曾經我也是,呃,半個(?)1/3個(?)東野迷(噢至少是看到他的書會讓我小開心一下的那種迷)。所以對於如今跟他走到這個地步,我心內也是覺得無限的遺憾(夠了你)。幸好這回讀的《白馬山莊殺人事件》是1986年的老作品,那時的東野還沒發現人心竟然如此的複雜而執著,因此對於個性單純思想純潔的我來說,是個親切的玩伴--就這麼說吧,我喜歡這本書。

跟蹤雷普利/派翠西亞˙海史密斯

  如果你期待一本懸疑而緊湊的小說,那麼放下《跟蹤雷普利》吧,那裡面的雷普利和我印象中的有好些出入,簡直就是個好爸爸好兄弟了。但那並不是說《跟蹤雷普利》不好看,相反地,我發現我好喜歡這本書。

  最近陷入了一點倦怠,很少書能夠引起我的興趣。朋友告訴我那是寫完論文的暫時狀態,不要擔心,很快就會過去。我希望那是真的。然而處在這樣的狀態也並非沒有好處,至少我可以確定看得完的書都不錯。

  《跟蹤雷普利》是這些書之一。整本書的氣氛簡直可以稱得上寧靜,只除了有些小漩渦在水面下盤旋著,那個部份隱隱著牽動著我的憂心(以致於我犯了讀這類書的大忌,我翻到最後先看了結局)。

  故事是這樣的:(退休的)雷普利和妻子住在法國鄉間,一天他碰到了一個美國男孩。男孩顯然知道他是誰。而雷普利自然不可能不去打探這個可疑美國男孩的目的。他發現男孩實際上是最近死亡的富豪之子,因那樁事故而離家出走。接著,就如書背上所言,雷普利「搖身一變成為慷慨又富同情心的保護人」,一切宛如順水推舟,那麼簡易。他倆對彼此的試探簡直就是小兒科等級的,連繞著對方轉圈圈都談不上。對我而言,這本小說的謎團毋寧在此:是什麼讓雷普利與法蘭克如此輕易地相信彼此?雷普利的妻子,赫綠思,甚至曾問他「他(法蘭克)好像在擔心什麼,而且他也很愛慕你,他是同性戀嗎?」在我讀來,他們之間有種若即若離的張力,那或許可以稱得上愛、仰慕或憐惜,帶著一點類似父親與兒子的關係,更多的卻是一種過或不及的迷離張力。那樣的氣氛瀰漫在其中,延續了雷普利系列中一貫曖昧的同志情誼,非常有趣。

  另一個我很喜歡的地方,是在於海史密斯對雷普利心境的描寫上。海史密斯在這方面的功力毋庸置疑。不提到情節的話我就只能這樣做結了。anyway,這是本好小說,非常值得一讀--其實就我個人的感覺,不將他當系列套書來閱讀也無妨。



鹽的代價/派翠西亞˙海史密斯
這是海史密斯的另外一本小說,寫女同性戀的故事,對於關係的描寫也非常地棒。



警告:「繼續閱讀」中將會提到小說內容與重要劇情。我個人是覺得無妨,因為這本書實際上也沒什麼謎團待解,而我很難在不引用那些句子的時候記下我的一些感受。但要是介意的話就未讀勿入囉。


布魯斯特的心臟/東野圭吾



  東野圭吾現在可以排上讓我頭痛的作家排行榜前幾名了。從一出譯本就看,到出了譯本不看,到現在好像每一本都要看過才能決定到底喜不喜歡,真是個麻煩的人啊。

  幸好,《布魯斯特的心臟》是在我的好球帶內,也就是說,東野沒有在這本小說裡夾帶了太多硬梆梆的血淚控訴、太多以小說教化大眾的意圖,或是試圖把某類型的情感擴大到極大化,而是好好的講了一個推理故事,某種夾雜著倒敘版的。

  更有意思的是這故事還是個出了差錯的故事。末永拓也(欸我知道他應該長得像藤木直人或是堺雅人,但看到末永這個姓,我第一個想到的卻是小日向文世.....)的女伴康子告訴他自己懷孕了,可能是他的種,藉此要脅末永「負責」。雖然末永明知對方上床的男性不只他一人,但一想到萬一是他的種,那麼自己辛辛苦苦累積到現在的地位、即將與公司下任社長女兒星子結婚的可能性就要飛走了,末永便痛苦不已。一個念頭浮現出來:殺人。

讀思婷(下)

  接續前回的〈讀思婷(上)〉,這次的開頭將從〈最後一課〉與〈一貼靈〉開始。而在哪裡結束呢?我想試著一起談談思婷的另外一本書,《販母案》。

  〈最後一課〉在今日看來,是相當接近遊戲「海龜湯」的一篇作品。故事本身進行的輕快,而如同小說中的敘事者作家思婷一般,讀者自然而然的被吸引了進去。或者開始跟隨著小說的節奏一起猜著未知謎底的謎,或者目不轉睛的看著劉嘉與崔柱國兩人一來一往的攻防戰。這一場戰爭,隨著教授不斷的將賭注加碼,火藥味於是越發濃厚,而你一言我一句的針鋒相對,則適時的擔當起引導思辨/翻轉的功用。而每加入一個新的情報,整體局勢便大幅的翻轉,也是閱讀本篇小說的樂趣所在。

讀思婷(上)

  我是按照時間順序讀思婷的作品。因而,〈神探〉也是我讀到的第一篇。同時也是讓我驚艷的一篇。

  它大大地超乎我預期之外,竟是一篇推理中挾著高度喜劇諷刺性的小說。那讓我幾乎傻了。

  故事敘述一名解放軍的軍需處長老古,因為上級一聲令下「把位子空出來給年輕人!」的人事調動,而被外派到其他地方當差。幸好,他們還可以挑去的地方,老古於是挑了朋友多的天津。
天津的朋友沒讓他失望,排了個公安局長給他,下面的二把手岑永樂包攬破案率,老古可安心當個□局長……..本來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但岑永樂開刀住院了。而屍體這時候翩翩/偏偏出現了。老古身為局長,不得不主持大局。但他當了半輩子的軍需處長,對破案這檔事一竅不通。

  他該怎麼辦?

史蒂芬˙金的故事專賣機/史蒂芬˙金

Photobucket

  史蒂芬金在這本小說集中說,重要的不是說故事的人,而是故事。然而我卻覺得說故事的人是誰,可是至關緊要的一回事。我相信大多數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重覆別人說過的笑話或者作過的蠢事,事情明明很好笑,但聽眾卻是因為不笑有失禮貌,所以拉了一下嘴角。

一婊再婊:銀河便車指南;宇宙盡頭的餐廳;生命、宇宙及萬事萬物/道格拉斯˙亞當斯

  第一次看《銀河便車指南》時,我笑到不能自己,覺得這本書實在太婊太讚,太應該整系列買下來(如果它後續也是這麼婊這麼讚)然後擺在廁所裡面天天看(這是個毛巾與指南唯一可能在地球上和平共存的地方,我是這樣認為的。)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