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怒月/海萊因

  之前某日翻開《怒月》,原本只是想要看個一兩章輕鬆一下,沒想到就這樣看完了整本,直到天光。

  還沒開始讀之前,我以為這是本獨立教戰手冊,但看完之後覺得並非如此--或者說,並非僅僅如此。這本小說總體的口吻帶著點疏離感,對話充滿了機趣,整體的節奏並不拖泥帶水,因而總的來說,閱讀的感覺頗為愉快。雖然在小說裡讀的到革命的艱困,但那些艱困本身彷彿自有樂趣。《怒月》像是一本回憶錄,且是一本成功者的回憶錄。過程中的不安、困難與徬徨註定了只是插曲,最終將迎來勝利的合唱--那是我讀這本書時所感受到的。

謀殺之心/P.D.詹姆絲

  先前讀了詹姆絲的《掩上她的臉》,一下子便愛上了書中的戴許警探。他像是沒那麼憂鬱(或者說,比較會處理情緒)的亞當斯柏格探長。戴許寫詩,從小說中因此可聞嗅到那麼些強烈的感受性。然而詩卻也是一種經過理性計算的文學產物(艾倫坡自承,他寫詩時,每一節皆經過理性的安排),因而那些感受性在小說中雖是無所不在,但卻並非瀰漫在情節與情節之的隙縫之中。理性--或者與之難以分離的冷漠--才是小說中的基調。

三色之家/陳舜臣

Photobucket

  之前讀陳舜臣的時候,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好像進不太去那個世界,所以也就是匆匆瀏覽,然後便讓它擱在架子上長灰塵。而後,每每在逛二手書店時看到遠流這個系列的蹤跡,想收卻又礙於不怎麼有動力看,因而也只是三三兩兩的買著,沒什麼非得要集全的雄心壯志。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