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亂鴉之島/有栖川有栖

  本書是火村副教授與有栖川愛麗絲甜蜜的週休小島渡假之旅(毆飛)。故事的開頭蠻囧的,火有二人是因為把「鳥」看成「烏」,誤打誤撞的登上了「鳥島」旁邊的「烏島」。而就這麼巧,沒有人願意來接他們回本土,鳥島上說好要去住宿的旅店,家人又突然發生緊急事故(我說,該不會發現招待的是名偵(瘟)探(神),所以臨時烙跑吧XD),所以兩人只好在烏島上待了下來(我們就不要去追究為什麼旅店主人明明知道旁邊有座寫起來特像的島,居然不註明一下,也不要去管為什麼這兩人成行前不先打個電話跟主人聊聊天,就會發現鳥島(とりしま)與烏島(からすじま)唸起來根本不一樣。)

  幸好,烏島上除了烏鴉外,剛好也有人在。平時只有管理員夫婦的地方,在這個週末,由於別墅主人海老原與他愉快的崇拜者們的到來,加上火村與有栖川的闖入,可真是熱鬧極了。

墓地的沉默/阿諾德˙英德里達松(Arnaldur Indridason)

  《墓地的沉默》是《污血之玷》的續集,系列偵探依舊是挨倫澤,而主題依舊是家庭。《墓》的開頭,寫了屍體是如何被發現的(一個小女孩在哥哥的七歲派對中啃著哥哥從路邊撿到的骨頭,而身旁來找弟弟的醫科學生驚悚的發現那是人的骨頭),接著筆鋒一轉,開始關注起格里默一家人的生活、家庭暴力,與美軍進駐後他們生活的改變。

  寫到了這裡,想必沒有人認為這兩條線沒有關係。他們的確有關,然而被殺害的是誰?這個答案卻遲遲的懸在半空中。阿諾德很簡單的延遲了關於屍體的一切情報。畢竟,一具被埋在凍土裡五十年之久的屍體,的確是需要考古學家細心的好好挖一挖.......嗎?老實說讓人有點囧。

  但阿諾德有著他過人的敘事技巧。他一層層的剝開了格里默一家人的生活情況,檢視隱匿其中的暴力,表現以及因子。細膩的刻劃出家暴在每一個成員身上發出的影響。與此同時,「現在」的家暴也作為插曲,在挨倫澤尋找女兒時赤裸的呈現出來。最終,讀者將進入探長的思緒,想著他過去的所有決定是正確又或大錯特錯。

  我想,阿諾德之所以令人難忘,或許在於他挖掘的並非表層的社會現象,而是更深刻的直指核心的家庭關係,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聯與影響。但他並不將之化約為社會或是個人所該承擔的,他只是描繪出那些變因,以及他們作用於個性不同的人的身上,將成就什麼樣的結果,將成就什麼樣的人。

  不曉得有沒有機會再看到他的第三本書呢。但無論如何,我腦海中已經浮出了這本書變成一部電影後可能出現的運鏡了。




原名Grafarþögn,出版於2001年,2003年獲北歐玻璃鑰匙獎;2005年獲得金匕首獎;2006年獲巴瑞獎(Barry Award)

污血之玷/阿諾德˙英德里達松(Arnaldur Indridason)

  金馬影展曾經放過的《冰島犯罪現場》就是由這部小說改編而成的。它的原名Mýrin,意為沼澤,一語雙關的揭示了冰島的地形特徵、犯罪現場的玄機,以及背後那陰慘的人性糾葛。我非常非常喜歡這部片子,但完全沒想到事隔不過兩年,就可以讀到作者Arnaldur Indriðason的兩本陸譯小說:本書和稍晚的《墓地的沉默》。

弓區之謎/冉威爾

  另譯《弓區大謎案》。據信是首部中/長篇密室推理小說。故事本身其實構思的不錯,但是隨著書頁越來越薄,讀者的緊張感越來越濃厚,但這個緊張感,很可惜的並不是針對故事本身,而毋寧是「要結局了可是怎麼還沒看到像是結局的東西」那樣的慌張感。真是一個很微妙的感覺。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