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裸陽/艾西莫夫

  我覺得這本書最大的謎,首先是這個這麼進步的Solaria連個體外受精自動生成胚胎都還作不出來。(話說回來,就算做的出來,這件謀殺也一樣會發生就是了。)其次,這個星球的領導者大概都是白痴(唔,話說回來,很多領導者都。)

鋼穴/艾西莫夫

  很久以前讀完基地三部曲時,便翹首盼著《鋼穴》新譯本的出版,而今天終於一鼓作氣的讀完這本「機器人首部曲」。讀完之後迷迷糊糊的進入昏迷狀態,那時腦中似乎出現了很多異質的圖像:從未見過的大地景觀、社會結構與心理思想,或許偶爾再加上一些些《銀翼殺手》的畫面圖像。

  而寫到這裡,我突然覺得,從某方面來說,菲力普˙狄克的《銀翼殺手》就像是後現代主義版的《鋼穴》。不過這是題外話了。

  《鋼穴》的情節大致如下:

紐約市C5級刑警貝萊專門追查兇殺案,這次死者卻是治外領地「太空城」的精神領袖!若不能即時破案,將演變成極度敏感的政治事件,然而嫌疑最重的反太空城激進組織,正一步步接近他與他的家人……這還不夠,太空城派出一位與他搭檔的刑警丹尼爾,英俊強壯,頭腦清晰,一切無可挑剔,卻是貝萊最痛恨的——機器人!(摘錄自博客來簡介)

  

  艾西莫夫在小說中透過「居住於城市中的地球人不可能克服恐懼心態穿入荒野進入空曠地帶的外星領土」這一個預設的心理背景來製造出一個準密室、一個不可能犯罪。然而,如同他在《我,機器人》中所玩弄的戲法一般,這個背景等同於「機器人三大法則」,是絕對不可能被違反的--然而,在某些特殊的條件與情景之下,人(或者機器人)就是有辦法在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做」了不應該發生的事情。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讀者問道。而艾西莫夫則不慌不忙的編織出一個個可能的解答,等到讀者確信這是有道理的推論之後,慢條斯理的戳破它們。最後,主角在經歷了各式邏輯挫敗之後,終於找到正確的那一個目標。簡單的來說,就是鑽漏洞。

  貝萊與丹尼爾負責找出那個漏洞。我負責鼓掌叫好。而那些人與機器人與人之間的命題等等的就恕我不再多言了。

  然而儘管我如此喜歡艾西莫夫的小說,對於《鋼穴》中所描寫的人類心理,卻仍舊有難以掩飾的疑惑。下文將提及《鋼穴》謀殺案的兇手與動機,未讀誤入者概不負責。

「雜種」與「混血」:吾乃雜種/寵物先生

  《吾乃雜種》收錄〈吾乃雜種〉、〈特斯拉之死〉兩篇,屬於短篇連作性質的作品。

  《吾乃雜種》這個書名乍聽之下相當驚人,但在看完同名短篇後會發現這是有所本的,靈感來自於艾西莫夫《我,機器人》--雖然文言化了點。兩個短篇皆以人造人(小機)迴蘇、戾與管理人杜馬這三人為主角,寫出他們所遭遇的事件。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