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轉轉/藤田宜永

  昨天晚上拿起來,不知不覺就看完了的小說。相較於封面的鮮艷色彩,《轉轉》所呈現的卻是灰暗的社會背景:主人公年紀輕輕,卻已經遇到兩個破碎家庭:親生的母親拋棄他、親生父親將他送給別人收養;收養他的家庭也處於社會的邊緣,到後來,養父入獄,養母逃亡。他於是無依無靠的生活在都會之中,然後跟地下錢莊借了錢,還不出來。躲債,又被找出來。這時候,彷彿魔法進來插了一腳般,原先以為的討債人卻搖身一變成了神仙教父,說出:只要陪我在東京旅遊,就給你一百萬,那樣的魔法話語。而雖知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但為債所苦的竹村文哉卻也顧不得那麼多。

羽衣傳說的回憶/島田莊司

  本書是久違的吉敷竹史系列,並且(一貫地)與前妻通子糾纏不清(笑)。實際上,何止糾纏不清,這本書根本就是兩人羈絆黑線的慘烈成果。故事從閒逛的吉敷竹史偶然晃到一間藝廊,看到了一件細膩的雕金作品,聯想起前妻通子。又因為那件作品上沒有寫上作者人名,好奇之下開始追查的吉敷竹史,憑藉著刑警的本事,查到了參展者的單位,前去打聽的結果,負責人的人生果然是與吉敷夫妻曾有交會--曾是通子愛去的咖啡店的店主,但因為與老公離婚,而走上自立之路。

  接著,吉敷便在工作的餘暇間尋找通子的所在。他回憶起與通子從認識、交往、結婚到離婚的過程,短短幾年的生活卻讓他在十年之後依舊戀戀不忘。到底有什麼因素在?儘管清楚的交代了兩人的相處生活,但終究吉敷沒有說得很明白,島田也是。但我要不敬的懷疑是不是島田根本不會寫啊......看到通子剛認識吉敷時的表現,我只覺得這女人頭殼壞去,而吉敷竹史根本就是....瞎了吧,是瞎了對吧?!難怪宮部美幸會想把吉敷竹史佔為己有....(呃我沒記錯吧?)←完全記錯了(囧)。

  接著就是穿插在回憶與辦案之間的愉快故事(誤)。某公寓的流鶯被殺了,發現屍體的人自首說自己是兇手。這本該是個毫無疑點的案子。妓女與邊緣人的搭檔,在刑警看來應該是司空見慣的搭檔組合,無論是活的,或是死的。

埃及豔后之夢/恩田陸

  要不是看到書末三浦紫苑的文章,我還真無法把《迷宮》中的那個惠彌跟《埃及豔后之夢》裡面的這個惠彌給勾連起來。想來是《迷宮》中的神原惠彌即便奇異,其顏色卻也讓更加奇異的背景--那座巨大的迷宮--給掩蓋了起來。放到一般的背景,這傢伙馬上讓人眼睛一亮。很舒坦自在的個性,很鬼靈精怪的回應,總是讓人心情跟著愉悅起來。

消失於虛無道中/內田康夫

  很難說是什麼促使我翻開了這本書。或許是由於書衣上那一段作者描繪這個故事的圖像,也或者是這個非常有氛圍的書名。內田康夫,生於1934年,1980年寫出的《死者的木靈》是他的出道作。其作品大半被歸類為「旅情推理」,顧名思義,小說中的偵探基本上是一邊(介紹)觀光一邊辦案。內田康夫有一個系列偵探,偵探的名字叫做淺見光彥,他有一個刑事局長哥哥,所以本身雖然是個沒什麼權也沒什麼錢的自由作家,還是可以憑著裙帶關係發揮一下名偵探的腦袋,順便使喚一下警察。而這樣的寫作,也因為兼顧了(打擊)犯罪的刺激與觀光介紹的悠閒,而廣受大眾、改編漫畫與電視劇的歡迎。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