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食夢者的玻璃書/高登˙達奎斯

Photobucket

  讀《食夢者的玻璃書》,是一趟緩慢、反覆、屢停屢走,卻從未真正拋下的旅程。

  剛開始看《食夢者的玻璃書》時,我遇到一陣透明的障礙,也就是繆小姐。她的性格不能算不討喜,但我得老實承認,一開始我真覺得那是個老小姐,是個姑媽的角色,而不是冒險犯難的女主角。繆小姐遭到退婚後一整個性格大變,成了非常激進、衝動、瞻前不顧後的代表--至少,依照前面的敘述,我實在難以想像那樣一個角色會如此衝動的闖進一個陌生的聚會。

  但反正人的潛力無窮,我也有早上醒來對昨天晚上的言行後悔不已的經驗(喂),繆小姐的衝動並非那麼難以想像。但接著卡住我的是那趟冒險犯難的旅程。就這樣我擱了它好一陣子,直到噗友們一個接一個的討論,喚醒了我的好奇心,於是挑了個懶洋洋的日子又打開了小說。

鋼穴/艾西莫夫

  很久以前讀完基地三部曲時,便翹首盼著《鋼穴》新譯本的出版,而今天終於一鼓作氣的讀完這本「機器人首部曲」。讀完之後迷迷糊糊的進入昏迷狀態,那時腦中似乎出現了很多異質的圖像:從未見過的大地景觀、社會結構與心理思想,或許偶爾再加上一些些《銀翼殺手》的畫面圖像。

  而寫到這裡,我突然覺得,從某方面來說,菲力普˙狄克的《銀翼殺手》就像是後現代主義版的《鋼穴》。不過這是題外話了。

  《鋼穴》的情節大致如下:

紐約市C5級刑警貝萊專門追查兇殺案,這次死者卻是治外領地「太空城」的精神領袖!若不能即時破案,將演變成極度敏感的政治事件,然而嫌疑最重的反太空城激進組織,正一步步接近他與他的家人……這還不夠,太空城派出一位與他搭檔的刑警丹尼爾,英俊強壯,頭腦清晰,一切無可挑剔,卻是貝萊最痛恨的——機器人!(摘錄自博客來簡介)

  

  艾西莫夫在小說中透過「居住於城市中的地球人不可能克服恐懼心態穿入荒野進入空曠地帶的外星領土」這一個預設的心理背景來製造出一個準密室、一個不可能犯罪。然而,如同他在《我,機器人》中所玩弄的戲法一般,這個背景等同於「機器人三大法則」,是絕對不可能被違反的--然而,在某些特殊的條件與情景之下,人(或者機器人)就是有辦法在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做」了不應該發生的事情。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讀者問道。而艾西莫夫則不慌不忙的編織出一個個可能的解答,等到讀者確信這是有道理的推論之後,慢條斯理的戳破它們。最後,主角在經歷了各式邏輯挫敗之後,終於找到正確的那一個目標。簡單的來說,就是鑽漏洞。

  貝萊與丹尼爾負責找出那個漏洞。我負責鼓掌叫好。而那些人與機器人與人之間的命題等等的就恕我不再多言了。

  然而儘管我如此喜歡艾西莫夫的小說,對於《鋼穴》中所描寫的人類心理,卻仍舊有難以掩飾的疑惑。下文將提及《鋼穴》謀殺案的兇手與動機,未讀誤入者概不負責。

tricksters:魔學詭術士1/久住四季

  過年時去拜訪一位熱愛輕小說的好友,她為我介紹了許多本不錯的輕小說,其中這一本《魔學詭術士》是非常有意思的作品。作者久住四季,生於1982年--跟我年紀差不多,真叫人嫉妒啊。

  《tricksters 魔學詭術士》是久住四季的出道作,雖然沒有獲得電擊大賞,但依然得以出版,可見也受到了一定的肯定。本作的背景設定為大學,或許也和這是作者的第一本小說脫不了關係。

  《Tricksters》的背景為半架空,加入的元素為「魔法」這樣一個傳統的元素。然而久住並不想走純奇幻系的路子,而是別出心裁的將魔法去宗教化後再系統化地轉變為「魔學」這樣的一個科系,並將之納入於大學的教育體系之中。主角天乃原周即是這個學系的新生,在報到的那一天戲劇性的遇見「創世之六」的魔法師˙佐杏冴奈。之後,魔學系首屆的迎新大會上,突然出現了不祥的殺人預告。而就在眾人逐漸淡忘此事時,殺人事件如同預告一般展開--

  整本書看下來,我最喜歡的是關於魔學的設定。可以看得出來作者在這方面花了很多心思去架構出一個可行的結構,使得諸如「魔學和魔術有何不同」與「為何魔術師可以施展魔術,而魔學者不行」一類的問題也都有良好的解答。這樣的架構令我想起同樣是半架空的奇幻小說《英倫魔法師》。一樣是在魔法衰頹的年代、一樣是具有魔學研究的機構,也一樣是仍有著幾個碩果僅存的魔法師。或許如此,使得《Tricksters》一書中將魔學結社奧茲設在英國的關係吧?當然,這完全是我亂猜的。有可能是因為《哈利˙波特》,也有可能是因為牛頓,或者只是一時的心血來潮。除此之外,久住也大量的運用了誕於英國的經典名探:福爾摩斯系列的元素。如小說中出現的殺人課三傑的三位警官:須津黎人(すど れいと)、暮具總(くれぐ そう)與久遠成美(くどう なるみ)之名都取自於福爾摩斯系列的三位警官:李士崔(Lestrade)、葛里格森(Gregson)和麥當勞(MacDonald)。再從小說人物與作者本身的筆名來看,不難發現久住非常非常非常喜歡玩排列組合的遊戲。不過這對於讀者來說,應該也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了吧。

  而《Tricksters》的內容又怎麼樣呢?不同於閱讀之前的預料,整本書竟然只以一個案件作為基底,讓我期待了好久的□魔法連續殺人場面完全落了個大空。話說回來,其實光只一個案子也夠嗆了,畢竟其中還塞入了一些不尋常的設定,無論是讀者或作者,在掌握全貌時都得歷經一番特別的想像。作者更在小說中宣告使用了七種手法,以遵循推理小說的某種傳統來「挑戰」讀者。而彷彿嫌七個手法還不夠華麗一般,又使出了三重破案與案外案這樣常使得讀者倒抽一口氣的手法--我說啊,久住四季你把這些全部用完了沒有關係嗎?下一本要怎麼辦啊?--像是這樣的想法還會忍不住浮上水面呢。(不過人家日本都出到第六集了,我這應該是白擔心吧哈哈。)而讓我最喜歡的一點,就是設定與謎底有所關聯。雖然說--包括了案外案--有些關聯的連結過於薄弱、舉證過於牽強,而且(在我的感覺裡面)有犯規。但大致上是好好的遵守著寫出來的東西就要用上去的原則,也沒有隨便破壞小說中所制定的原則。啊啊,我就老實招了吧,我非常喜歡(漂亮地)鑽漏洞的作品。

  在閱讀的過程中,除了關注推理與設定的部份外,新與舊/個人主義與英雄主義的對比也鮮明的讓我覺得有趣:大魔王的目的其實相當「傳統」,他所使用的表達方式也相當傳統的激昂。然而以玩樂與個人為重的魔法師對這些目標根本不屑一顧,最終打敗了魔王。這樣「顛覆」在今日已然頗為「制式」。然而,看著這樣的雙方,卻覺得無論是這一方或那一方都太過典型的我,到底還有什麼是可以眼睛一亮的呢?

  整體說來我頗為喜歡這本小說。扣掉一些常被提及的缺點如人物刻劃不夠立體、互動僵化,有些解釋過於牽強附會。《Tricksters》仍算得上是一本認真而有趣的輕/推理小說。

以下有簡短的對於《Tricksters》謎底之一的想法。未讀勿入。

藍/約格.凱斯納 (Jorg Kastner)

  故事是這樣的:

  一段發生在十七世紀荷蘭黃金時期的懸疑故事,歷史場景安插在大畫家林布蘭的時代。故事從一個詛咒、兩件命案開始,兩名體面的阿姆斯特丹市民涉案,血腥駭人的命案現場,引起城內莫大騷動。
  兩件命案都與一幅油畫有關,這幅看來平凡無奇的家族肖像畫,風格像是出自林布蘭,但畫面上強烈的藍色,並非林布蘭特慣用的顏色。被逐出師門的年輕畫家蘇霍夫,為了證實朋友的清白,再度投入大師林布蘭門下,並搬進畫室居住,企圖勘查其中的秘密。
  故事曲折離奇,令人難以掩卷,從翻開書頁所描述的歷史詛咒事件,到林布蘭晚年的生活,作者運用豐富的想像力,帶著讀者遨遊林布蘭的藝術世界。(摘自九歌文學網)



(我得說這簡介寫的真好,完全概括了整本小說的情節,節省很多時間。)

雪夜客棧殺人事件/春風歌仔戲團

Photobucket

  我啊,非常非常喜歡這齣戲,也非常非常喜歡春風這個團--當看完這齣戲之後,我想我應該會變成某種戲迷吧。

  上一回去看了春風的威尼斯雙胞案,非常喜歡搖滾與傳統樂隊拼場的感覺(並且狠狠的被小生電到),但是對於劇本的處理不太滿意。這一回則是早就從盈慈與小官那邊聽說要改編東方快車,於是好奇之下就跟了栞的團一起看戲去。

  到了國家戲劇院,才發現原來是在底下的實驗劇場,也解開了某tu問我怎麼沒有座位號碼的疑惑。實驗劇場的場地和去年臺大鹿鳴館頗為相似,不過椅子不會掉下去。雖說如此,看來間隔對於一些男性來說好像還是太小了,坐在我和某tu後面的兩個男子整場戲一直不停的踢著椅子,三不五時還發表評論揣測劇情,這是比較難過的部份。以下,是看完戲後一些簡單的感想,僅分述如下: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