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蛇年短感:球體之蛇、完美的蛇頸龍之日

 photo e1c88ed4-7236-47a5-af6e-fceea7793173.jpg  photo 1364883943-330997795.jpg

  最近讀了這兩本書。我對我的腦波會挑選類似的書籍感到絕望。

  簡單的來說,就是這兩本書的核心議題其實都在討論「真實是什麼」,然而由於手法的優劣,導致了我對兩本書有大不相同的評價。首先,《完美的蛇頸龍之日》儘管陷入一個傳統的哲學問題(即「何謂真實」),但由於其近未來的科幻背景確實地提供了技術性的支撐,使得本書的敘述顯得可信,此一問題的討論也就顯得較有意義。相對來說,《球體之蛇》一書,則完全無視於專業的火警鑑識,而讓我讀來有種「不尋求專業意見,自己在那邊糾結到死怪誰。都給你說就好啦。」的感覺。起火點在哪裡?燃燒的範圍如何?這種與意識形態無涉,只要求助於專門科技即可解決的問題,不去做,反倒是刻意去忽視現實科技、想要去談「事實的歧異性」的作品,我實在是沒有好感,更別提去體會裡面羅生門式的氣氛了。

  撇除科技背景。光就推理性來討論的話,《蛇頸龍》也大勝《球體之蛇》。原因很簡單,《球體之蛇》只有眾角色(以自己想像力為出發點)的證詞,幾乎沒有以事實來推論的空間。《蛇頸龍》則不然,從主角的遭遇,讀者可明顯推斷出中段所揭露的真相。坦白說,以推理小說的觀點,我想要不是道尾秀介曾經寫過幾本貨真價實的推理小說,《球體之蛇》能不能被稱為推理小說,實在仍有相當的討論空間。

新宿鮫/大澤在昌

  不管看了幾次,《新宿鮫》依然是很棒的小說。

  本來想將舊譯本找出來與新譯本做個對照,但房間太亂,找不到舊版,只好作罷,只能就印象說一下。我覺得舊譯本的翻譯較為激情,而新版的則多了一點點疏離的感覺。不過這也有可能是因為我第一次看這本書時整個人萌的亂七八糟,這次看時因為已經知道劇情了,所以會有部份心思放在其他地方上,導致疏離的印象。

  我不想重述劇情,所以簡短帶過:這本小說是講述新宿刑警鮫島追查一改造槍枝的嫌犯的經過。

謎樣的雙眼

  

三十五年了,我置身在廢紙堆中,這是我的love story



  看完《謎樣的雙眼》,從影廳出來的那瞬間,我腦袋裡想到的就是這句話,一直一直盤旋不去。但或許是太久沒看赫拉巴爾,句子都記不清楚了(天啊囧),我擅自記成「二十五年了,這是我的love story。」,還得意洋洋的講給一起去看電影的同伴聽,媽啊現在想起來真不是普通的恥(掩面)。

  無論如何,被我修改(呃,或許應該說強姦?)過的句子,確實簡單的講完了這一個長長的故事。翻開《過於喧囂的孤獨》,開頭的幾句話即便是男主角脫口而出,我也絲毫不感到意外。


你抓不住我:鹿男、鴨川荷爾摩/萬城目學

  《鹿男》跟《鴨川荷爾摩》比較起來,我比較喜歡《鴨川》。我想應該是因為《鹿男》老是讓我有種神經衰弱的感覺吧。裡面的主角真是我完全無法共感或是給予一點點同情心的角色。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想它的確可以算是一本成功的小說。冒險過程平淡無奇,社團發揮實力的過程媲美熱血日劇(唔,我是不知道實際上的日劇拍成什麼樣子啦),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會有什麼結果,一點緊張感或是什麼什麼感都沒有。

動物怪譚/漢娜˙亭蒂(Hannah Tinti)

Photobucket

  我很喜歡這本書的封面,簡單而搶眼。遠遠看以為是眼睛的,拿起書才發現那是張打開了的嘴,牙齒尖尖的,裡頭一片厚舌。

  雖然這本書的名字叫做《動物怪譚》,但其實並不是以動物為主角做些奇怪的事情什麼的,它依舊是寫人的小說,那封面上大大的動物,或許作為總稱較有助於理解--會動的東西,包括人。

血之罪/安諾德˙英卓達尚(Arnaldur Indridason)

一。淵源

  這是我第三度閱讀這個文本了。第一次是金馬影展時播映的《冰島犯罪現場》,那時我為片中陰冷沈鬱的色調所迷。探長外帶羊頭,回家吃得唏囌作響。或許由於文化震撼的關係,那一幕一直印在我的腦海裡。探長的女兒在戲裡,也是很亮眼的存在。她吸毒嗑藥,搞得自己的生活一團亂。父女兩個似乎毫不相干,但卻又在奇異的地方牽動著親情。無論是否被記憶美化,我都覺得這是一部值得一看的好片,我非常喜歡。

  那年金馬看的另外一部冰島片是《非一般兒童電影》。很巧的,這兩部片的主題都圍繞在親情上。英卓達尚另一本已經中譯的小說《墓地的沉默》,其梗概更是與家庭息息相關,探長的女兒艾華玲在這本小說中也有吃重的場景--相較之下,兒子似乎就沒有那麼受重視了(笑)。

  第二次是在簡體書店偶然看到中國翻譯了英卓達尚的原著小說,譯名為《污血之玷》。第三次就是這回了,皇冠引進英卓達尚,很巧的也選擇了「血」作為書名的意象--雖然說,我其實比較喜歡沒那麼露骨的原名Mýrin,或是電影的名字Jar city,但管他呢,能見到這本書的繁體中譯版,對我來說真的是難以想像的一件好事啊!(淚)

怒月/海萊因

  之前某日翻開《怒月》,原本只是想要看個一兩章輕鬆一下,沒想到就這樣看完了整本,直到天光。

  還沒開始讀之前,我以為這是本獨立教戰手冊,但看完之後覺得並非如此--或者說,並非僅僅如此。這本小說總體的口吻帶著點疏離感,對話充滿了機趣,整體的節奏並不拖泥帶水,因而總的來說,閱讀的感覺頗為愉快。雖然在小說裡讀的到革命的艱困,但那些艱困本身彷彿自有樂趣。《怒月》像是一本回憶錄,且是一本成功者的回憶錄。過程中的不安、困難與徬徨註定了只是插曲,最終將迎來勝利的合唱--那是我讀這本書時所感受到的。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