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簡評《矮靈祭殺人事件》/陳嘉振(內含詭計謎底,請慎入)

Photobucket

作者:陳嘉振
出版:2009年
出版社:超邁文化



  在看完《設計殺人》之後,我從書櫃上把《矮靈祭殺人事件》拿了下來,趁空檔時把它讀完。我曾聽過很多人對它各式各樣的意見,不能不說因此也抱著一定的好奇。不過俗話說得好,人是懶散的動物(忘了是我的哪位師執輩說過的話,但我覺得這真是至理名言)總之我就一路拖到了現在。

  就結論來說,我覺得《矮靈祭》算是「四平」。情節進展順暢,詭計雖稱不上細膩,但頗為到位,場景架構與取材可見作者的用心與堅持。但要到「八穩」則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故事以家族內的風暴作為主線,添以(當地、該族或該家族內的)傳說,是很典型的偵探小說架構。故事設計了兩個密室,以及一個身份謎題,誠如作者所說,喜歡此等風格的讀者應該會躍躍欲試吧?但可惜的是,料雖精彩,作者駕馭它們的功力卻顯然需要更上一層樓。以這樣的配料,炒作出來的菜色卻出乎意料的清淡,我覺得這是相當可惜的一點。杜鵑窩人在本書的推薦序後說本書「相當於控球部份的說故事能力,也就相對地在衰退失控中。......也就是本書的故事演進讓讀者看的有點累,不容易聚焦於作品的情節內容。」這個說法我大致上同意,但卻不覺得讀的「有點累」,毋寧該說本書的故事其實有點太過單薄了。這個家族人口不少,應該可以搞得很複雜,但就我個人感覺卻恰恰相反。這些角色,他們除了自身的困擾外,似乎就沒有多餘的人際關係或愛憎情仇存在。往好處想,是作者很能掌握短時間內讓讀者認識角色的方式,但也因此,小說人物作為誘餌的可信度就大大的下降了。

  其他還有一些我個人的感想,因為牽涉到謎底與結局等,所以先按下不表,有興趣的讀者請按「繼續閱讀」,在此,我想先將結論提出來。就結論來說,我覺得《矮靈祭》算是「四平」。情節進展順暢,詭計雖稱不上細膩,但頗為到位,場景架構與取材可見用心。但要到「八穩」則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作者陳嘉振的第三部出版作品《設計殺人》獲選為第二屆皇冠島田獎的入圍作,未來想必會交出更讓人期待的作品吧。


(以下會洩漏主要詭計謎底,俗稱爆雷,請確定後再點開)

龐克基德的冒瀆/山口雅也

  《龐克基德的冒瀆》這本小說,是以童謠謀殺為主題的小說。所謂的童謠謀殺,指的是小說中出現兇手依照歌謠/童謠的敘述,進行模仿殺人的行動。共收錄四個中篇,分別是〈「狼吞虎嚥、吃吃喝喝」殺人事件〉、〈河馬不會忘記〉、〈扭曲的犯罪〉和〈龐克雷鬼謀殺案〉,另外也收錄了一篇山口雅也的論文,〈為何殺死知更鳥?--鵝媽媽童謠推理小說的感傷考察〉。這五篇組合起來,成了異常美味的佳餚,如同解說中所說的,「這次解開案情的推理更加嚴謹、厚實,所以能同時滿足喜歡新鮮感的推理小說迷和偏好傳統風格的本格偵探小說愛好者。」實際上,這本小說也比較貼近我一開始所認識的山口雅也。儘管山口雅也引進的時間實在是很晚,但在認識他的三年之後,臺灣就出了《活屍之死》、五年之後就出了《龐克基德的冒瀆》,對我來說,也算是件很幸運的事情吧。

弓區之謎/冉威爾

  另譯《弓區大謎案》。據信是首部中/長篇密室推理小說。故事本身其實構思的不錯,但是隨著書頁越來越薄,讀者的緊張感越來越濃厚,但這個緊張感,很可惜的並不是針對故事本身,而毋寧是「要結局了可是怎麼還沒看到像是結局的東西」那樣的慌張感。真是一個很微妙的感覺。

青銅神燈的詛咒/約翰‧狄克森‧卡爾

  不管卡爾是不是故意要讓H.M慢慢的轉化成一個丑角,這樣亦莊亦邪、有點瘋癲但神智比所有人都清明的裝模作樣還真是狠狠的打到了我的點啊。故事則非常有趣,以小說來說很成功,牽引著讀者的心智......我看,還是從頭開始吧。

  《青銅神燈的詛咒》講述的故事是這樣的:一個有錢的貴族考古學家在古埃及挖到了一個大祭司的墳墓。同時間他的隊友(或者說,僱工)因蠍螫而死亡。這引起了一陣關於「埃及詛咒」的竊竊私語。考古學家的女兒海倫,在這個時間點預備回到英國,隨身帶著一樣墓中的寶物「青銅神燈」,卻在火車站時被一名預言家預言她永遠無法帶著她的青銅神燈進她的房間,她將會「灰飛煙滅,彷彿從來不曾在世界上出現過」。

  而在一個打雷的下午,海倫與兩位忠誠的朋友一同到達了莊園。充滿哥德風味的莊園是首任公爵夫人出於對哥德小說的愛好而請丈夫興建的。在那些陰森的常春藤與細窄高聳的尖塔之上,是一片陰沉的天空,海倫披上雨衣,在兩名朋友的目送之下先行進了大廳。廳內則是接到通知、匆匆趕來的管家與僕役長在等待--然後她就這麼消失了,「灰飛煙滅,彷彿從來不曾在世界上出現過。」

浴室的安魂曲:密室的安魂曲/岸田琉璃子

  剛開始拿到這本書時,我正好落在一個什麼也都不想看的時間點。密室、屍體、殺人、邏輯、社會、公義這些元素,像是閃著柚紅深紅色澤的魚卵,那麼可口--只是它擺到了厭食者的桌前。

  會拿起來讀,一方面是因為逐漸從那樣的狀態中走出來,另一方面或許是受到今天飯島愛死亡的新聞所影響吧。從圖書館回到研究室吃飯的時候,突然瞥見的那個討論串,消息從謠傳轉為確實,死亡原因與時點仍眾口紛紜,但總之,飯島愛死了,死在公寓的一個浴室裡,因為臭味而被鄰居報警發現。

  一邊看著這一條新聞,一邊我陷入了一種難以言喻的震驚之中。雖然確切的來說,我並不真的認識飯島愛,她來過臺灣的那段時間,也不覺得她非常討喜,然而她上了男女糾察隊,而我看了男女糾察隊。於是逐漸的知道了她。坦白說我很喜歡她在男女糾上面的「演出」。一想到這裡,某一種日常好像就被破壞了一般。

  這樣的死也不同於張國榮或是張雨生。他們的死亡是一個瞬間,甚至是一個逐步轉播的進程。他們的死那麼立即。而飯島愛的死,則是昏暗的豪華公寓裡的一絲臭味,指引著他人撬開房門。張國榮和張雨生在我腦海中永遠是宣傳照上的那個樣子,生命的樣子。然而飯島愛卻擁有著兩張臉:想像中的開始腐敗的遺容,以及印象中綺年玉貌的她。

  當然,耶誕夜也加深了那樣衝突的感受。

  或許如此,深夜回到家後我想著要找一本小說來看。眼光掃到了岸田琉璃子的《密室的安魂曲》,指尖翻過頁面,意識進入故事之中,而等我讀完整本書,儘管讀到了一個充滿悲傷的故事,然而竟覺得有什麼隨著閱讀這一個故事而被安撫鎮定了下來。安魂,安撫靈魂。然而--我可是個活人啊。

  以下的讀後感有大量的劇透與爆雷。未讀本書者請勿點閱(愛踩雷的就來吧。)

煩惱派名偵探比較像人:一的悲劇/法月綸太郎

  第一次對法月綸太郎這個名字有印象,純粹是因為名字太怪的關係(法月......法悅境嗎法悅?)。後來讀了〈都市傳說拼圖〉,開始對這個作家有了好奇心、希望看到他的其他作品(啊、一部分當然也是因為這位老兄挺有名的)。但是當我看完《去問人頭吧》,老實說除了佩服他可以這麼鉅細靡遺的架構出一個故事,也很想問他的人頭說「裡面那一段又臭又長的從頭開始的論證是怎麼一回事啊?」之後再聽到法月綸太郎這個名字,坦白說抱著一種很複雜的情緒。畢竟這可是寫出〈都市傳說拼圖〉和《去問人頭吧》這樣兩部我個人心中有著南轅北轍評價的作品啊......。

  《一的悲劇》上有提到,這一本小說即是鳥飼否宇《昆蟲偵探》中〈蜂的悲劇〉之原型。雖然老早知道這兩件作品之間不一定會有什麼樣的關係,但基於〈蜂的悲劇〉是在整本《昆蟲偵探》個人評價比較高的一篇,我對於《一的悲劇》基本上還是期待壓過悲觀的。

越喜歡的作品越不能多說 反正喜歡的心情只能用吼叫聲來表達啦:鐵鼠之檻/京極夏彥

Photobucket

  首先是關於讀音的問題。

  怎麼說呢?看到這本書的剎那,我心裡直接念出來的是「鐵鼠之檻(ㄐ一ㄢˋ)」,倒也沒有別的想法。直到聚餐的時候,寵物兄問我,「檻」這個字怎麼念?我說念「ㄐ一ㄢˋ」,寵物兄說,可是「門檻」是念「ㄎㄢˇ」啊?

  那時我突然迷惘了。只是期期艾艾的回答,我想是ㄐ一ㄢˋ,毫無理由的認定著。唯一可以想到的例子,竟是《紅樓夢》裡面妙玉的鐵檻寺。我還記得那界裡界外的比喻,但想想,好像也沒有什麼讀音貼在上面要我去念「ㄐ一ㄢˋ」。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