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貓頭鷹

I think we are in rats' alley / Where the dead men lost their bones.

食夢者的玻璃書/高登˙達奎斯

Photobucket

  讀《食夢者的玻璃書》,是一趟緩慢、反覆、屢停屢走,卻從未真正拋下的旅程。

  剛開始看《食夢者的玻璃書》時,我遇到一陣透明的障礙,也就是繆小姐。她的性格不能算不討喜,但我得老實承認,一開始我真覺得那是個老小姐,是個姑媽的角色,而不是冒險犯難的女主角。繆小姐遭到退婚後一整個性格大變,成了非常激進、衝動、瞻前不顧後的代表--至少,依照前面的敘述,我實在難以想像那樣一個角色會如此衝動的闖進一個陌生的聚會。

  但反正人的潛力無窮,我也有早上醒來對昨天晚上的言行後悔不已的經驗(喂),繆小姐的衝動並非那麼難以想像。但接著卡住我的是那趟冒險犯難的旅程。就這樣我擱了它好一陣子,直到噗友們一個接一個的討論,喚醒了我的好奇心,於是挑了個懶洋洋的日子又打開了小說。

時間軸/威爾森

  搜尋著自家網誌,查找上一回接觸威爾森是什麼時候來著,然後不無驚訝的發現已經過了兩年。巧的是,這回讀《時間軸》的日期,與上回讀《時間迴旋》的日期差距不大,約莫都是在暑熱的夏季。這是否代表了每當此時,我就有一種接觸異世界的衝動,我不得而知。而儘管買這本書的人是我,但先讀的卻是我妹。她還書時我問她感想,她頓了一頓說,這不太像續集,而像是一本小說。我想,或許沒有什麼比這兩句話更能讚美一部延續著先前設定的作品了。於是我打開它,然後閱讀。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